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古巴进入后卡斯特罗时代 新领导人要“向前看”

2018-04-19 14:0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可能很多人都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位将满58岁的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于当地时间4月18日被新一届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选举为国务委员会主席,正式成为劳尔·卡斯特罗的继承人。

根据古巴宪法,国务委员会主席为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武装力量总司令,兼国家最高行政机关部长会议主席。

这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选举:从此,古巴政坛的一把手将不再姓卡斯特罗,也代表着1950年代古巴革命后出生的新一代正式接管政坛。

迪亚斯-卡内尔来自古巴维亚-克拉拉地区(Villa Clara),曾任该地区共产党第一书记。而后,他一路晋升,于2003年任维亚-克拉拉所在的奥尔金省级党委第一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2009年任高等教育部长,2013年任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一直是劳尔·卡斯特罗手下的一名“爱将”。

在担任党内重要职位期间,他一直保持低调,和劳尔·卡斯特罗口径统一。例如在去年的一个视频中,迪亚斯-卡内尔痛斥人权组织和一些外国大使试图“颠覆国家政权”,这和劳尔·卡斯特罗的用词如出一辙。

此次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迪亚斯-卡内尔也明确表态将延续卡斯特罗的方针政策,坚决拥护共产党的统治以及中央计划经济的执行。针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016年访问古巴、推进双边关系改善的行为,迪亚斯-卡内尔则评价为“一种别出心裁的摧毁革命的途径”。

然而,或许正是因为卡斯特罗时代留下的包袱,令迪亚斯-卡内尔面临诸多挑战,尤其是在经济改革和外交领域。劳尔·卡斯特罗在任期间对古巴进行了一系列市场经济改革,但成效并不显著。

《外交政策》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劳尔·卡斯特罗在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因病逐渐走下政坛后,一步步加大了经济改革的力度,允许人民在政府计划经济范围之外开展商业活动,发展第三产业。如今,40%的古巴人在私有经济领域工作。

古巴目前经济的窘境在于劳尔·卡斯特罗的改革不够彻底。他并未改变官僚体系中既得利益者的成见,而这些人意图减缓改革的步伐。他所倡导的外资引进并未达到预期目标,教育和医疗体系改革也因政府资金投入不足而放缓。劳尔·卡斯特罗本人曾在2010年承认:古巴经济正在衰退。

“我们可能会发现,维护革命果实的最好办法就是从实质上改变这个国家,”前古巴外交官卡洛斯·阿尔苏加雷说道。迪亚斯-卡内尔本人也在2012年做出过表态。他在一次对教育界的讲话中指出,“转变”是必不可少的。“向后看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向前看,并时刻准备着,”他说。

此外,许多资深的古巴政治界高层人士仍对苏联解体给古巴造成的经济打击心有戚戚,并对市场经济持怀疑态度。这对迪亚斯-卡内尔继续进行经济体制改革无疑是一项巨大的阻力。

同时,迪亚斯-卡内尔要面对的还有强势的对岸邻居:美国。

特朗普上台后,对古巴的政策可谓是180度大转弯。奥巴马卸任前刚刚建立起的通航、通商开放政策在短短10个月后就被推翻,两国的贸易和外交关系又进入了僵持状态。如何处理对美关系,将会是迪亚斯-卡内尔的第二大挑战。

此外,尽管劳尔·卡斯特罗退居二线,他和他的家族仍会对古巴政治发挥不可忽视的影响。

卸任古巴元首后,87岁的劳尔·卡斯特罗仍将担任古巴共产党第一书记直到2021年,也将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他的儿子亚里亨德罗(Alejandro)是内政部一位重要人物,掌管公共安全机构。而劳尔·卡斯特罗的前女婿,路易斯·阿尔贝托·罗德里格斯,则是古巴最大国有军火商Gaesa的老板。

“新领导人将掌握日常工作的权力,”劳尔·卡斯特罗的传记作者,哈尔·克莱帕克(Hal Klepak)说,“但如果出现面对美国、外交政策或经济的重大问题,劳尔将保有最终决定权。”

在国外媒体热切关注此次选举的同时,古巴国内似乎是另一番景象。

“新领导人什么都不会改变,所以这对我不重要,”27岁的Maria Victoria Esteves在买面包的路上耸了耸肩说,“我觉得一切都会如旧。”

30岁的建筑工人Yadiel Sintra还不知道他的祖国要选举元首了。“我跟你聊了才发现(要有新主席了)!”他对《卫报》记者说。

大体来说,古巴国内不认为迪亚斯-卡内尔会带来翻天覆地的转变,他更像一个延续者的形象,古巴政治分析师、共产党员Rafael Hernandez总结说。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