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美国式微,中国和欧盟在非洲投资营商的优势在哪?

2018-04-20 09:4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随着非洲经济的发展,全球大国在非洲的投资争夺和贸易博弈也在日趋激烈。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高级国际顾问施奈德曼(Witney Schneidman)和美国国务院前官员魏格特(Joel Wiegert)4月16日在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撰文,分析了中国、美国和欧盟在非洲的投资和贸易现状。

文章称,尽管有关中国在非洲的故事越来越为人们所熟知,但其复杂性不应被夸大。随着中国国内增长在上个世纪末开始起飞,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和创造就业的压力迫使中国寻找海外市场。而大宗商品资源充沛、基建发展需求迫切的非洲恰好愿与中国合作。

文章说,中国在非洲的角色是为超过3000个关键的基建项目提供融资。2000-2014年间,中国向非洲政府和国有实体提供了860多亿美元的商业贷款,平均每年约达60亿美元。2015年,在第六届中非合作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商业贷款,如果完全实现,这将使年贷款规模增加至200亿美元。

因此,中国已经变成非洲最大的债权人,占撒哈拉以南非洲总债务存量的14%。比如,中国在对肯尼亚政府的贷款规模要比第二大债权国法国大六倍。

虽然中国对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水平相对较低,仅占2015年流入该地区外国投资的5%稍多,但过去20年里,双向贸易却增长了40倍,目前已经超过2000亿美元。最近,中国私营领域对非洲投资有上升趋势,与此同时,虽然增幅相对有限,但国有投资也在继续增长。

麦肯锡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有超过1万家中资企业在非洲运营,其中三分之一参与制造业。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的加图索(Jean-Pierre Gattuso)指出,这些企业大部分是小微企业。麦肯锡的报告还指出,中国在非投资对当地就业创造、技能发展和新科技转移的贡献越来越大。

虽然殖民历史仍困扰着欧洲人,但就在非洲营商而言,语言、对当地的了解和历史联系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过去10年间,基于互惠原则,欧盟努力与非洲转换为合作伙伴的关系。非洲-欧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启动,以及2007年欧盟27国与非洲54国召开的第一届峰会似乎预示着双方关系的重启。欧盟与非洲的双向贸易额目前已经超过3000亿美元。在2017年于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举行的第五届欧盟-非洲峰会上,欧盟承诺到2020年动员超过540亿美元用于对非洲的“可持续”投资。

欧盟正通过自由贸易协定网络或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s,简称EPAs)加强其在非洲的商业地位,目前,欧盟已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40个国家达成协议或正在进行谈判。EPAs为欧洲企业提供进入该地区市场的优惠,并将由此在20年内放宽对80%的进口的限制。不过,达成EPAs并非没有挑战,比如,尼日利亚认为EPA破坏了其工业化战略,而英国脱欧则削弱了欧盟作为一个共同市场进行谈判的能力。

2000年以来,美国和非洲的商业关系都是建立在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之上(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简称AGOA),该法案是一项非互惠贸易协定,约40个国家的6400种产品可以免关税进入美国市场。

AGOA帮助在非洲大陆直接和间接地创造了100多万个就业机会。但是,只有相对较少的国家,主要是南非、莱索托、肯尼亚、毛里求斯和埃塞俄比亚利用AGOA向美国出口了大量的非石油产品。与此同时,由于欧盟坚定的自由贸易战略,以及中国在贸易和商业贷款领域的激增,美国因此需要制定新的在非商业战略。

事实上,美国在非洲的商业活动正在减少。在过去五年中,美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出口平均达到190亿美元。 双向贸易已经从2008年的1000亿美元的高位下降到2017年的390亿美元,这主要是由于美国的能源实现了自给自足。

文章指出,有鉴于全球经济的最新变化,尤其是考虑到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政府实施的“美国优先”政策,非洲的三大贸易伙伴——中国、欧盟、美国在该地区的贸易和投资趋势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