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沙特核计划加速,只是为了核电?

2019-04-12 15:33:25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据报道,卫星图片显示,近日沙特首都利雅得郊区的一个建筑工地,正在迅速转变为沙特的核反应堆,进展超过外界预期。该消息披露以后,引发国际舆论的普遍担忧。 

沙特核计划或打破“黄金标准” 

其实这是沙特雄心勃勃的核能开发计划的一个缩影。早在2018年3月,沙特政府对外宣布规划建设的核电项目投标入围企业名单,并计划在未来25年的时间里上马总计16个核反应堆建设,总耗资规模接近800亿美元。 

沙特核能开发计划,不仅让外界普遍忧虑,也导致美国白宫与国会间关系愈发紧张,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甚至将此称为府院之间的“核战争”。

为了履行竞选期间关于振兴美国核工业的承诺、争夺沙特核能市场这块大蛋糕,特朗普政府支持西屋公司领衔的美国企业联合体与来自俄罗斯、中国、法国、韩国的同业对手展开激烈竞争。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不仅于2017年12月访问利雅得做沙特高层工作,还于2018年3月专程飞往伦敦,与当时正在英国访问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举行会晤。

近期,多家美国媒体爆料称,特朗普政府将放松对于核不扩散的管控条件为由,向沙特出口核技术“开绿灯”,以提高美企中标的成功率。《野兽日报》则披露,里克•佩里早在去年10月即签署授权文件,放行六家美国公司与沙特政府进行核谈判的“铁桥计划”。  

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  图/视觉中国

外界普遍担忧,美国政府的突破性安排极有可能彻底打破其在2009年与阿联酋通过签署《123协定》而确定的“黄金标准”,进而在中东地区打开核技术扩散的“潘多拉魔盒”。     

所谓“黄金标准”,指的是美国对外民用核合作伙伴,如需对美方直接提供的核燃料或由美方提供的反应堆产生的核燃料进行进一步浓缩或分离,必须事先征得美国政府的同意。    

根据绝大多数已签署的《123协定》条款,美国政府不会以国别作为判定标准,而是针对每个具体项目进行个案处理,判断是否同意合作伙伴进行铀浓缩活动等。   

而事实上,鉴于美方长期以来对核燃料循环技术的严格管控,除日本、欧洲原子能共同体、中国和印度以外,其他的《123协定》伙伴方均难以获准从事核燃料的浓缩或分离。    

从阿联酋的案例来看,“黄金标准”不仅具备法律约束力,还将覆盖范围由美方提供或美方反应堆产生的核燃料,扩大到该国自行获取的核燃料以及通过非美方反应堆所产生的核燃料。     

沙特核计划并没那么简单 

沙特作为一个拥有丰富油气资源的国家,为何执意发展核能?它又会否遵守美国的《123协定》划定的“黄金标准”呢?     

从经济角度来看,发展核电符合沙特的现实需要。虽然该国坐拥巨大的探明原油储量,但推动核电项目建设,一是能够确保不受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以固定成本发电,满足国内庞大用电需求;二是能够在油气资源储采比不断下滑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提高油气出口收入。此外,沙特还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拥有丰富铀储量的国家之一,具备广泛利用核能的基本条件。    

但从政治和安全角度来看,沙特的核计划似乎并不仅仅是核电那么简单。   

该国王室对于美国奥巴马政府及有关各方与伊朗在2015年达成的《伊核全面协议》始终持激烈批评态度,并曾警告美国政府,该协议中的“日落条款”等同于变相接受和支持伊朗建立起具备“工业规模”的铀浓缩能力。    

因为该协议仅是从条款上和操作技术上阻止伊朗生产武器级高浓缩铀,亦禁止其在未来15年内,留有可用于分离出武器级钚的任何反应堆乏燃料,但未永久性地遏止伊朗核计划。伊朗仍获准继续保有发展民用核能的权利,而最终结果是降低了伊朗未来进入核武俱乐部的门槛。   

为此,沙特一直通过非正式渠道向美方转达希望拥有与伊朗在《伊核全面协议》中的同等权利,即获准自主开展铀浓缩活动。   

在2018年3月访美期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接受哥伦比亚电视台专访并公开表示,“如伊朗拥核,则沙特也将尽快采取行动”。近期,他对巴基斯坦的高调访问,以及历史上两国在核武技术方面开展合作的传闻,再次引发外界对其追求核计划发展真实目的的怀疑与忧虑。   

同时,沙特方面的上述表态还意味着该国对遵守美国《123协定》的“黄金标准”持消极态度。

美国或对沙特核计划采取双重标准   

从历史上来看,美国国内一直有声音对沙特核计划的野心保持高度警惕。沙特领导联军在也门战场上制造大量平民伤亡以及卡舒吉事件等,更是激起了国会两党的强烈“反沙”情绪。今年2月19日,美国众议院称接获多名知情人举报,对白宫拟将敏感核技术转让给沙特过程中存在的任人唯亲、官员涉嫌贪腐等问题表示严重关切。   

参众两院随后均要求白宫在向沙特转让核技术必须符合《123协定》的“黄金标准”。具体包括:美国将不会向沙特出售浓缩铀和分离钚的任何技术及设备,亦将采取措施禁止任何其他国家向沙特提供该技术及设备;沙特必须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协议,允许联合国有关方面随时根据需要对该国的核计划进行检查等。3月28日,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前往国会参加听证会,接受两党议员关于沙特核计划的质询。     

对沙特核计划最终用途存疑的不仅仅是美国国会,在特朗普上台后与沙特不断走近的以色列亦低调地表达了自己的隐忧。近期,以色列媒体称,沙特在其境内沙漠地带拟建造的一家导弹生产厂的布局,与上世纪90年代巴基斯坦生产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工厂高度吻合。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同样对沙特核计划缺乏透明性表示了不满,总干事天野之弥在本月初就对外表示,沙特限制该机构检查人员在当地的正常行动,且并无计划遵守该机构关于国际核能合作的监管规则。在这种情况下,IAEA或不得不采取行动限制包括在建的首个核研究堆进展等。     

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政府不会允许沙特拥有核武器……永远不会赋予沙方用核武器威胁以色列和美国的能力。”但这指的是军用核能力,不会阻碍民用核能。    

从现实来看,特朗普政府极有可能在对待沙特核计划时采取截然不同的双重标准,不仅是允许沙特开发民用核能项目,还可能突破《123协定》设立的“黄金标准”,为沙特不需接受美国监管自行获取核燃料“松绑”。   

而一旦处理不当,沙特的核计划或演变为核问题,并进而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打开的下一个潘多拉魔盒。   

王诚(北京外国语大学扎耶德阿拉伯语与伊斯兰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新京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