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普京国情咨文聚焦国内议程 着眼未来政治安排

2020-01-19 16:30:09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1月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用70分钟向联邦会议发表第16次年度国情咨文,一方面聚焦国内社会经济问题,采取系列举措保障民生,安定民心;另一方面正式提出修宪一揽子方案,旨在着眼未来政治和权力安排。国情咨文发表后,俄政府内阁“为配合总统决定”全体辞职。普京旋即提名新总理人选,标志着“2024年问题”已正式浮出水面。

延续对社会经济问题的关注

2019年,总统的国情咨文重点关注了俄罗斯社会和经济发展以及国家项目的实施。与俄罗斯媒体早前预计的一样,今年普京仍然围绕国内议程展开,并未过多谈论国际政治。

普京开篇首先提及俄罗斯严峻的人口形势。他指出,“历史上看,俄罗斯的命运取决于我们有多少人。”由于上世纪90年代的低出生率,导致当前俄罗斯进入非常困难的人口统计时期,2019年总和生育率仅为1.5。

为应对挑战,普京提议建立长期的家庭支持政策,如提供日托、向有3-7岁孩子的低收入家庭每月发放社会补贴,增加一胎、二胎的母亲基金,为1-4年级小学生提供免费热餐等。随后,普京还谈及提升教育质量和教师待遇、打造医疗保健现代化体系、加强宏观经济可持续性,增加公民实际收入、刺激投资等一系列措施。

提出修宪一揽子方案

此次国情咨文中,普京用大段篇幅着重阐述了关于修宪的具体建议。他指出,一方面即使俄罗斯国情在1993年后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仍没有必要制定新宪法;另一方面,需挖掘1993年宪法的潜力,对其进行“一揽子”修订,具体包括:俄罗斯宪法应优先于国际法;官员、杜马代表和法官不得拥有外国公民身份以及在他国居留证;总统候选人必须在俄罗斯居住至少25年,且不得拥有外国公民身份;建立包括国家权力机构和地方自治机构的统一公共权力体系;在宪法中确定最低工资不能低于最低生活水平,退休金的定期指数化;加强国务委员会在宪法中的地位;扩大联邦会议在政府组阁时的权力,总统不仅应与国家杜马协商总理人选,且应获得杜马批准;总统应与联邦委员会协商后,任命强力部门负责人;联邦委员会有权罢免宪法法院和最高法院法官等。最后,普京再次强调修正案不影响宪法的根本原则,将经过社会的充分讨论和严格的批准程序,并经全民投票后再决定。

维稳和未来权力安排成为普京两大“心事”

普京执政之初曾说“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当前,俄罗斯已在普京治下走过20年历程,实现“由乱到治”。但俄罗斯经济“荷兰病”始终难祛,产业结构调整多为“纸上谈兵”,西方制裁和国际油价下跌更致其经济增长的内外动力缺失,近十年俄GDP年均增速不足2%,2019年前三季度更是屡创新低。

在此背景下,普京新“五月总统令”的实施进展不尽人意,俄居民实际收入连跌6年,2019年上半年贫困人口同比增加20万,距2024年贫困率减半(至6.6%)的目标愈发遥远。民众对生活水平恶化的忍耐力似已至极限,对政府的不满和失望不断积聚,“克里米亚共识”逐渐透支。2019年民调显示,4年来认为兼并克里米亚有利于俄罗斯的人数比例从67%下降至39%。去年底的最新民调则显示,48%的人对未来充满焦虑。

反对派则借机挑起事端,多次组织大规模抗议活动,俄群体性事件进入多发期。在新年伊始,普京通过国情咨文推出新举措,以改换内阁展示新气象,迎合民众期待变革的心理、排解其不满情绪,从而确保社会稳定是应有之义。

此外,伴随2024年日益迫近,未来权力过渡和政治安排也成为普京的一大“心事”。修宪议题自2018年年底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试探性提出后,普京在去年12月的大型记者会上也“蜻蜓点水”地提及,再到如今在国情咨文中详细铺开阐述,俄内阁火速辞职“配合”总统决定,说明普京关于修宪早有动议、研究和安排。

梅德韦杰夫表示,总统关于修宪的建议经讨论后将对权力平衡和行政、立法、司法领域都产生重大影响。可以肯定的是,普京的国情咨文将正式开启其关于未来政治与权力安排的“大棋局”,但这一过程注定难以一蹴而就,未来四年将会持续引发关注。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