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今年的两会,是见证中美“攻守之势异”的关键时刻

2020-05-23 12:41:11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五月下旬,近3000名代表齐聚首都北京,参加因新冠疫情而被推迟的两会。他们有的来自上海、四川,还有的来自西藏和内蒙古。为了今年的两会能在5月份顺利召开,中国政府尽了最大的努力,做好了一切准备。这些代表们将会在飘扬的五星红旗和解放军仪仗队的注视下走过天安门广场,坐在美轮美奂的人民大会堂内共商国是。人民大会堂这个名字是毛泽东命名和力主修建的,是新中国诞生的重要建筑标识。

20多年以来,人民代表大会一直在三月初召开。无论对中国人民,还是对全世界来说,两会都是一个窗口,可以展现省一级的党政机关是如何和党中央保持政令高度一致的。考虑到新冠状病毒疫情这个大背景,今年的两会显得尤为重要。

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两会召开日定在5月22日的时候,这也是在向外界传达这样一种信号: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在中国彻底结束了。

过去几个星期,北京依然保持着相当严苛的高标准防疫手段,以防百密一疏再次让疫情形势出现反弹。海外的访华者受欢迎度显著下降,按照规定,到5月中旬之前,驻京的163个使馆依然都不被允许接待访客,而且外地人员进京还要自我隔离三个星期。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这场声势浩大的疫情貌似会让这个国家整体退回到几年前,但现实告诉我们,这种担心并没有出现。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美国总统特朗普却依然受困于治国无力和抗疫无方。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权威数据,截止到5月5日,美国的感染人数超过120万人;几个月前中国曾是疫情的重灾区,目前感染人数大约只有84000人左右。

我们是否正在亲眼目睹一场全球权力交接的大格局?逐渐摆脱疫情困扰的中国继续在各个领域扩大其影响力,尤其在南海这片区域,中国申张主权的声音和决心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让美国感到不安。

《明镜》周刊拿到了德国国防部的一份机密文件,内有德国国防部长的陈述:“美国海军方面认为,中国海军会利用因新冠状病毒(哪怕整个过程是一个很短暂的间隙)造成的美军在西太平洋趴窝的权力真空大做文章。”这份文件还提到了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在美西战争海军服役期间,曾有过军舰士兵因为瘟疫而导致上千人被感染的经历。

这就是现实——中国成功地控制住了疫情,不仅在经济领域,而且在地缘政治领域展现出了超级大国的风采,这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个绝妙的嘲讽。因为特朗普在拉票宣战中向选民承诺过,他会让中国真正认清自身到底处在什么地位,他还把对华极不友好的鹰派经济策略家纳瓦罗纳入到自己幕僚团队中。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政治声调正在发生急剧变化。自从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秘密访华,中美两国关系逐渐正常化之后,历届美国总统都力图和中国建立一个积极的、富有成果的外交关系,然而特朗普却喜欢搞对抗。任职期间他不断加码要求美国企业从中国撤出,号召制造业回流美国,而且把惩罚性关税当成贸易战的重要杠杆之一。

路透社21日报道,美国将退出由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34个成员国组成的《开放天空条约》,这是特朗普政府再次提出退出“国际群”(视频截图)

但美国股市的一系列崩溃式的熔断让特朗普从迷梦中惊醒,让他不断反省对华的一系列边缘性政策。无论如何,疫情让中美之间敌意增强了几分,对抗式的火焰再次被点燃。华盛顿的共和党领袖们非常喜欢“甩锅”,给疫情防控不利的局面找替罪羊。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2月初,彼时美国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只有不到5例,共和党参议员汤姆•柯顿就阴谋论地认为病毒源于武汉的实验室,亲特朗普的各大媒体如福克斯电视台等等都对此类言论做了渲染性的报道,而且根据《纽约时报》的说法,美国很多情报机构也介入到了病毒起源追查的议程中。

当疫情在美国持续蔓延并呈扩大化趋势之时,特朗普把病毒污名化为“中国病毒”。在三月底的G7峰会闭幕式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是将其冠以“武汉病毒”的称谓,引发舆论大哗。4月27日,特朗普认为中国要对美国疫情负主要责任,信誓旦旦要控告中国,索要一笔巨额赔偿。

民主党的反应也和共和党大同小异。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外交幕僚尼古拉斯·伯恩斯(Nicolas Burns)指责中国在疫情初期“缺乏管理透明度,让全世界都丧失了及时反应的机会”。

但无论如何,中国和美国不同,几个月来,全民一致开展了抗击病毒的战役。1月23日,中央政府做出一个极其严厉且很重要的决断——武汉封城,之后周边省份也随之跟进。当疫情形势最严峻的时刻,全中国差不多有8亿人被禁足在家,如果某一家庭成员出现了症状,他将会被马上转移到临时搭建的方舱医院,以免其他家人被感染。

毫无疑问中国抗疫已经取得了重大胜利,相形见绌的是,美国方面的确诊数和死亡数依然在连日攀升,并没有放缓的迹象。

美国因为疫情肆虐而最纠结的地区莫过于佐治亚州,上周该州的州长布里安·坎普(Brian Kemp) 发布了一条违背特朗普总统意愿的指令,允许州内某些行业陆续复工。州内第四大城市萨凡纳(Savannah)市中心有一家叫“The Barber Pole”的规模不大的理发店,复工初日便顾客盈门,两个顾客正在店内做头发,同时还有一个在门口接受了擦皮鞋的服务,另外还有四名顾客在店门外排队,不过依然还是有人没戴口罩;在市中心一家熟食店里,食客们也并没有按照要求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

截止到5月22日凌晨,美国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超过了157万,死亡人数超过了94000人

萨凡纳市的市长范·约翰逊(Van R. Johnson)的绝望之情完全写在了脸上:“如果州长、总统和市长三方对目前的疫情评估有三个版本,那么我们的普通市民就会觉得非常困惑,而且会吓到他们”,约翰逊恳求当地的商界大佬不要贸然复工,但如果他们连总统特朗普和州长坎普的话都当耳旁风,又怎么能指望他们能听命于一个市长呢?

中美之间的隔阂分歧从未有如此之大。4月8日,武汉在经历了11个星期的严格封城之后,历史性地宣布解封。但在解封之初,商家依然和顾客们保持着一定的社交距离,比如限制入店人数,或者在门口接待顾客,时尚精品时装店则会对每个顾客都进行体温测量,每个人都带着口罩,而且市民手机上装了疫情监测的app。

中国政府已经敏锐地观察到,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已经逐渐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美国的疫情危机只要一天没有减缓的迹象,中国就越能展现自身体制的优越性。三月份和四月份这两个月,中国往16个国家都派驻了医疗合作队,同时向超过125个国家和国际非政府组织援助了临床硬件设备。当时欧洲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一开始向欧洲内部和欧盟哀求援助,但却没想到中国富商马云援助了欧盟200万只防护口罩。

中国政府做的绝不仅限于慈善性的国际援助。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4月14日召见了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就中国驻法国外交官关于法国以及西方国家抗疫批评“医生和护士在眼睁睁看着患者死掉”的言论,提出不赞同立场。法国外交部长通过发布公报,公告召见中国大使,而且在这件事情之前,中国一位外交部发言人在社交网络上发声,怀疑“病毒的源头或许来自美国”。

在现实层面上,特朗普已经拿不出什么有效措施去反击中国,由于抗疫失误连连,华盛顿政府处于被新冠病毒击溃的状态。自从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垮台以来,美国一家独霸,失去足够地缘政治制衡的美国,自以为不可战胜,不断在中东和巴尔干地区实施军事行动,但在提升地缘政治影响力方面却收效甚微。而中国的崛起恰恰是美国“混合帝国”意识形态滥用导致的部分结果结果。

权威数据统计,自从2001年“911”事件以来,美国在中东和亚洲用兵,一共花费了5.9万亿美元,共有7000名美军在执行军事任务时丧生。而同期的中国正在努力发展经济,提升国民的生活水平,1980年,中国的人均GDP只有430美元,而今天这个数字是10000,在人类历史上还找不出先例,某国或者某一文明能像中国这个大国一样,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迸发出了如此巨大的创造力,实现了经济繁荣和巨额的财富增加。

1990-2020,中美两国每年GDP增长率和出口变化(深色线条代表美国,浅色线条代表中国)

同时,美国正在让出国际合作体系中的头把交椅。二战之后,正是在华盛顿方面的主导和努力下,牵手其他各国打造了联合国、北约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超大型的超越主权的国际合作组织,虽然这些国际组织消耗了美国相当多的财力,但它们的存在巩固了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地位。而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先是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撕毁伊核协议,尤其在最近更是威胁“断供”世卫组织。

德国驻联合国大使克里斯托弗·豪伊思根(Christoph Heusgen)认为,中国灵巧而熟练地迅速填补了美国各种“退群”之后造成的权力断代。以联合国主管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刘振民为例,每次轮到他发言时,他的开场白都是:“我在此代表中国和习近平主席发言。”

让我们回到2017年1月17日,就在特朗普刚刚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几个星期之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便率队参加了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与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就全球化的美好前景作了一番生动的演讲,并且表态坚定地站在全球化这一边;三天之后,特朗普在白宫的就职演说中却这么说:“从今天起,我们国家将受一个新愿景来指引。从今天起,只有美国第一——美国第一。每一项贸易、税收、移民、外交决策都将是为了让美国工人和美国家庭受益。”双方对全球化的态度有着鲜明的反差。

中国想再次把自身拉回到世界舞台应有的位置上。两千多年来,中国和古印度一直是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不过到19世纪,中华帝国没落了,被英帝国以鸦片战争的方式强行打开了大门,帝国臣民大量地染上了鸦片毒瘾,同时内部遭遇到了连绵不断的自然灾害和农民起义。1911年,将近300年的大清帝国走向了终点,随之而来的几十年是无休止的军阀混战和民不聊生,中国的国际地位持续走低,而且受到了邻国日本的野蛮侵略。

毛泽东建立了新中国,邓小平又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主持了改革开放,开启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规模的经济改革,这是一个巨变。

从军事角度看,中国仍然弱于美国。美国目前有10艘航空母舰,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只有2艘。但中国越来越善于将经济和军事结合起来向对手打组合拳。4月初,一艘中国巡逻海警船和一艘越南渔船发生了刮碰,随后西方外交官鼓励河内把这件事列入联合国安理会的讨论议程。但是,越南的经济发展高度和中国捆绑,所以越南政府宁愿息事宁人。

全球是否正面临着新一轮的系统性对决?对这个问题,特朗普身边的鹰派对这个看法一般持肯定态度。在美国高层政界有相当影响力的共和党人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最近有过这样一番言论:“如果不想让子孙们说中文并向北京叩首,那么我们最好在对华问题上达成全国性的共识。”金里奇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特朗普甚至任命了他的妻子卡莉斯塔•金里奇(Callista Gingrich)为美国驻梵蒂冈大使。

但历史仅仅是简单的重演吗?在亚洲范围内颇有声望的政策研究学者马凯硕在他的《中国赢了吗?》一书中论述:毫无疑问,中国希望重拾昔日的民族荣光。他还提到:“如果西方简单地把中国和当时的苏联进行类比,认为中国有苏联的那种‘帝国之志’,那就犯了大错了。” 马凯硕还精辟地指出:“40年来,中国没有和外界打过一场大战,而且30年来没有在周边地区射出过哪怕一粒子弹,这种现象绝非偶然。”在他看来,这是中国社会带有强烈的内生驱动性的重要证明。尽管有外国学者认为,中国在南海大力修建人工岛屿,所以不能低估北京的雄心。

“目前,我尚并不认为中国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共产党的治国优势,”苏珊·希克(Susan Shirk)说。她曾是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外交政策咨询师。她认为,美国之所以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所依靠的不单单是原子弹和美元,还有雄厚的软实力,比如对自由理念的推崇、美国大学的科研学术精神,以及白宫领导人的人格魅力,但很遗憾的是,相比前两项,目前白宫的主人显然把美国政坛的“克里斯马”人设抛弃的一干二净。然而,还有半年的时间,美国人民将决定是否有必要把他撤换下来。

(本文原载德国《明镜》周刊2020年第19期,略有删节)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