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巴勒斯坦“决绝”反击,中东和平最后的赌注?

2020-05-27 14:49:03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今年2月,特朗普版本的中东和平协议“中东和平新计划”(也称“世纪协议”)甫一面世就遭到了来自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特朗普声称该计划为巴以双方提供“双赢”的机会,三个月后巴勒斯坦方面对美国“决绝”反击,彻底对特朗普所谓中东和平的“美好愿景”说不。

当地时间5月19日深夜,在与巴勒斯坦各派别举行紧急会议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宣布,巴勒斯坦从即日起停止履行与以色列以及美国签署的所有协议,以及基于这些协议的所有义务,包括安全义务。

巴勒斯坦的“决绝”反击来得有些悲壮,这是否是阿巴斯在为中东和平下最后的赌注?事实上巴勒斯坦正面临1990年代签订《奥斯陆协议》以来最为困窘和残酷的局面。《奥斯陆协议》签订时对巴勒斯坦颇为有利的内外环境也一去不复返了。

从外部环境来说,巴以矛盾已经不再是中东地区的核心议题。冷战期间,多次中东战争都围绕阿以乃至巴以矛盾展开,同时也被刻上了大国争霸的烙印,以约旦河西岸为核心的区域成为美苏在中东利益对峙的前沿。随着冷战结束,国际社会的进步力量和以拉宾、佩雷斯为代表的以色列有识之士逐渐促使巴以双方围绕以“土地换和平”等方案展开,并最终签订《奥斯陆协议》取得积极成果。

然而,随着“9•11”事件、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美伊矛盾升级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展开,中东问题越发碎片化,阿拉伯世界在2010年后分崩离析,叙利亚深陷内战不能自拔,伊朗遭受美国制裁实力削弱,埃及逐渐内卷化后在中东影响力大不如前。巴勒斯坦背后坚定的盟友不断减少,在大部分阿拉伯国家“向美看齐”后,它无法争取更多国际支持。

从内部来说,在阿拉法特之后,巴勒斯坦尚没有一个领袖级政治人物能够整合各派力量一致对外。阿巴斯虽然在阿拉法特逝世后领导巴勒斯坦16年,但巴勒斯坦仍然派系林立,特别是2006年哈马斯在巴勒斯坦立法委选举中击败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双方爆发严重冲突,哈马斯夺取加沙地带控制权并统治至今,造成了事实上内部分裂,加之美国以色列不断进行内外分化,严重削弱巴勒斯坦力量和形象。

因此,美国出台所谓的“中东和平新计划”也是看准了巴勒斯坦力量孱弱、阿拉伯世界分崩离析的现实。这份计划在美以眼中或许从来就没考虑过巴勒斯坦是否需要认同,重要的是当前是比二战以来任何时期都能更多地攫取利益的大好时机。按照这份协议,以色列将在耶路撒冷地位、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获得现实利益,不断蚕食巴勒斯坦的建国梦想,而巴勒斯坦获得的只是一张巨额经济援助的空头支票。

历史一再证明没有两国方案、土地换和平为基础的巴以协议都注定着短命、血腥和死亡,但这一切相对巨大利益的诱惑却又太微不足道了。无论是利益私相授受还是以炮舰政策为代表的霸权横行,都是缺少力量制衡的中东地区的真实写照。巴勒斯坦的“决绝”反击或许早在美以的各种预案之内,以色列是否真的担心约旦河西岸出现安全真空?哈马斯、杰哈德的火箭弹是否能真的让美国以色列让步?经历了两次“巴勒斯坦大起义”的以色列应该知道答案是什么。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