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全美骚乱的背后,种族歧视不是唯一矛盾

2020-06-02 15:44:59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席卷全美。当前,包括美国首都华盛顿在内,全美超过40座城市因示威中频现暴力行为实施宵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科学系主任达内尔·亨特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判断,一周以来的全美骚乱是自1968年以来最严重的骚乱。种族歧视固然是这场大骚乱中最突出的矛盾,但美国近年来日益严峻的政治极化问题也在这场风波中跃然台前。在当前美国政治中,“政治极化”日渐成为高频词汇。

围绕弗洛伊德事件,美国共和和民主两党爆发的“拉锯战”,再度映射出当前美国政治的极化。骚乱发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先是谴责隶属民主党的明尼苏达州长、明尼阿波利斯市长纵容暴徒,随后放话“抢劫开始,射击开始”威胁抗议群众。最后,特朗普扬言将“反法西斯行动(ANTIFA)”认定为恐怖组织,试图“甩锅”左翼了事。民主党总统选举候选人拜登则对特朗普表示“愤怒”并多次发推撑腰少数族裔,还于31日访问共和党执政的特拉华州慰问抗议者。当地时间6月1日一大早,特朗普在推特上将矛头对准拜登,称“瞌睡乔(拜登)的人(支持者)是如此激进的左派,他们正在努力将无政府主义者从监狱中解救出来”。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分析称,当前明尼苏达州已成为大选中最不稳定的摇摆州,两党都试图拿抗议示威做文章,从而谋求在该州的主动权。

由此可见,美国政客们最关心的不是如何平息事态、如何解决美国社会深层次的种族不平等问题,而是怎么吃“人血馒头”、如何从仇恨中渔利。

事实上,美国政客们近年来从仇恨中渔利的一系列操作将美国政治不断推向极化,从而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倪峰认为,自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政治不断向保守方向摆动,美国政治两极化问题日益突出,而疫情冲击使得美国社会固有的矛盾变得更加严峻。在右翼势力的压迫下,来自左翼与少数族裔的反弹也就更加强烈。

2018年8月,美国政治学者卡尔莫和梅森在美国政治科学协会年会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致命群众游击队》的论文,研究指出“党派认同感”是认可政治暴力的最重要因素,“随着身份认同的强化和冲突的加剧,人们开始认可暴力是有道理的”。

近年,出于政治动机的暴力性事件在美国频频发生。根据反诽谤联盟统计,2018年有50人遭到本地极端分子杀害,这是自1970年来第4高的年份,并且案件均与右翼极端主义运动相关。2019年8月,美国在短短1周之内发生了2起由右翼极端主义主导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导致30多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据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PLC)最新报告,在特朗普执政期,美国白人民族主义仇恨团体增加了55%。从这个角度来说,此次由左翼人士、少数族裔掀起的抗争,很大程度上是对近年美国右翼极端主义压迫的“回火”。

当前的美国国会难以达成超党派妥协,白宫则一度遭遇史上最长“停摆”,美国两党制已经深深陷入了“否决政治”陷阱。在政治极化之下,美国社会中的矛盾变得更加不可调和,也让政治立场相左的美国民众更加倾向于诉诸暴力。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