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朝鲜愤怒之后,半岛或将迎来“多事之秋”

2020-06-22 11:57:02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2020年6月4日,朝鲜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就韩方“纵容脱北者散发反朝传单”表示强烈不满,随后朝方做出一系列敌对升级措施。6月16日,作为朝韩和解的标志性建筑开城联络办事处随着一声巨响瞬间化为废墟,紧张氛围再次笼罩半岛上空。

“脱北者”对朝散发传单行为同美韩保守势力的唆使与资助有密切关联。对朝鲜来讲,这一行为以颠覆朝鲜体制、丑化“最高尊严”为目的,是个零容忍问题。由于传单事件一直扰乱朝韩分界线安全与稳定,朝韩双方曾多次就此问题进行协商。2018年4月签署的《板门店宣言》上双方再次规定“在军事分界线一带停止包括扩音喊话、散布传单在内的一切敌对行为”。尽管如此,从2019年至今“脱北者”团体依然向朝鲜散发传单共13次。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朝鲜发怒韩国有多重原因

朝鲜表达强烈不满之后,韩方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做出相应表态,但朝鲜此时却主张“不隐瞒早想采取关键性措施,彻底消除南方种种挑衅”的事实。可见,传单事件尽管为朝鲜发泄不满提供契机,但这并不是朝鲜敌对措施升级的所有原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实际上朝鲜早已对韩国种种所为感到不满:

第一,在朝鲜看来,河内会谈失败,韩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18年朝韩关系转圜之后,韩方曾提出在朝美韩三方框架内解决半岛问题的构想,即“通过朝韩关系发展,以推动朝美对话”。此后,双方关系迅速发展,并签署种种宣言和协议。但原以为可以“斩断戈尔迪乌姆之结”的河内会谈上,特朗普却突然拂袖而去,着实让朝鲜感到猝不及防,丢尽脸面。会议失败之后,朝鲜开始对韩国消极冷淡,开城联络办事处随之变得形同虚设,逐渐失去原有的通道功能。

第二,朝鲜再次确认韩国在韩美同盟关系下的结构性缺陷。韩国是朝鲜突破国际制裁的主要对象国。朝韩关系和好之初,朝鲜主动与韩方接触,并以最高礼遇接待韩方领导人。文在寅总统甚至面对15万平壤市民进行演说,这在朝韩关系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换言之,朝鲜认为为了推动双边关系已做出了巨大的政治让步。然而,随着半岛问题进入深水区,面对美韩在对朝政策上的分歧,韩国却毫无“招架之力”,尤其在朝鲜感到最为迫切的经济合作问题上韩国一筹莫展、踌躇不前。

第三,相关军事承诺出现漏洞,朝鲜安全疑虑难以消除。2018年,双方旨在缓解半岛紧张氛围、消除战争危险,签署《履行板门店宣言军事领域协议书》。然而,韩国在收回战时指挥权名义下,以雄厚经济实力为基础,持续加强常规军事能力,让朝鲜日益感到战略上的被动。2019年4月韩国开始从美国引进F35A型战机,引起朝鲜强烈反弹,认为韩方“可能使朝鲜半岛局势意外地滑向紧张激化”,并于5月重启火箭试射活动。2020年5月6日韩国举行军演,朝鲜武力省回应称“此举再次惊醒我们时刻不要忘记敌人还是敌人的事实”,并预示了“一切都重回2018年北南首脑会谈以前的原点”的可能。

敲山震虎,朝鲜战略意图另有所指

韩国政府当初为了“主导”局面,在对朝问题上相当积极,但在朝美会谈受阻以及美国掣肘的情况下,未能展现出解决问题的主动性和灵活性,决策层也未能就履行有关承诺做好充分准备。“脱北者”散发传单行为对朝鲜是个零容忍问题,而该行为在韩国屡禁不止,某种意义上被表现为韩国在国内支持率攀高趋势下对朝政策紧迫性的下降。

当然,朝鲜要如此大动干戈,用极为激烈的言辞和行动来压制韩国,其根本目的并不局限在朝韩关系层面。应该说,背后有着更为重要的战略动机。2009年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时曾主张“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自己最清楚,而且对话方式另有蹊径”,朝鲜深知要摆脱困局美国仍然是个关键因素。2018年以来,朝鲜开展凌厉的外交攻势,但始终未能突破美国这一关。河内会谈失败之后,朝鲜继续进行试探性接触,并动员外务高管屡次呼吁“时间不多”,但特朗普没有积极回应朝鲜。对朝鲜来讲,特朗普所具有的政策不确定性,或许相比既往美国政府更有打破局面的可能。因此,尽管困难重重,朝鲜仍然为朝美对话预留了回旋的余地。不过,当下特朗普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与种族歧视抗议,处境十分困难,无暇顾朝,而且美国选情到底谁主沉浮,也尚难预料。因此,朝鲜要通过敲山震虎,想把美国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半岛问题上,并要做两手准备。一是要施压一直把半岛问题当作政绩且不希望半岛问题旁生枝节的特朗普,迫使其在谈判问题上做出实质性让步;二是促使让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就半岛问题做出表态,试探其对半岛问题的基本立场,为下一阶段战略部署做好准备。

平静已被打破,半岛进入新一轮博弈期

2018年以来半岛局势急遽转圜,上演了一系列和解与缓和的场景,但整体局势未能得到实质性变化。在严厉的国际制裁环境下,朝鲜处境也并不乐观。因此,朝鲜为打破局面的相关努力不会停止。问题在于炸毁一个办事处不足以触动美国敏感神经。朝鲜也认为炸毁联络办事处仅仅是“第一阶段的第一步”,韩国“将继续难受下去”。可见,金刚山旅游区、开城工业园区以及朝韩军事协议将成为朝鲜第一阶段采取的主要选项。

值得留意的是,在去年年底召开的第七届五中全会上朝鲜已经提出“即将目睹新的战略武器”、“要让美国付出代价”。而在今年5月召开的朝党中央军委会上,朝鲜再次强调“进一步巩固国家核战争遏制力,保持高度动员状态,运营战略武装力量的新的方针。”如若局势再次进入强硬对强硬节奏,敌意螺旋持续上升,提升“核战争遏制力”的相关活动就可能成为朝鲜第二阶段要采取的主要措施。2020年朝鲜即将迎来朝鲜劳动党建党75周年,而11月美国又要迎来新一届总统选举。朝鲜与美韩再次进入了展开新一轮博弈的“绝佳时机”。看来,朝鲜半岛又要开始漫长而难熬的夏天,迎来一个新的“多事之秋”。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