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國際 » 中東 » 正文

拉夫桑賈尼去世震動伊朗政壇

2017-01-09 22:08:3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記者胡若愚)伊朗前總統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8日病逝,享年82歲。 

拉夫桑賈尼是伊朗政壇常青樹,其政治立場從保守趨向改革,從強硬轉為溫和,最高領袖大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稱他為“戰友”,現任總統哈桑·魯哈尼是他的“門徒”。他在伊朗政壇影響很深,能夠在不同政治力量中發揮某種調和與制衡作用。 

有分析指出,伊朗今年5月將選舉總統,拉夫桑賈尼去世對溫和保守派及改革派陣營是不小的打擊。鑒於唐納德·特朗普即將就任美國總統,美伊關係恐再添變數。 

影響力堪比哈梅內伊 

伊朗官方媒體報道,拉夫桑賈尼因心臟病突發,經醫生全力搶救無效,8日下午在首都德黑蘭一家醫院去世。伊朗政府宣布全國哀悼三天,遺體定於10日下葬,當天全國放假,以送別“為實現伊斯蘭革命目標而一生不懈鬥爭”的拉夫桑賈尼。 

“我失去了一位與我共事了59年的戰友”,哈梅內伊說,這讓他感到“難以承受”。在這段漫長的時期內,他們偶爾有不同的意見、對事情有不同的解釋,“一些歹人試圖利用我們之間的觀點分歧”,但從未影響兩人的深厚友誼和感情。 

得知拉夫桑賈尼突發心臟病入院,魯哈尼趕到病床邊。伊朗媒體報道,這名現任總統是流着淚離開醫院的。拉夫桑賈尼去世後,魯哈尼在微博客網站“推特”上稱讚他是伊朗伊斯蘭革命和伊朗政治的“偉人”,是“抵抗和堅韌的象徵”。 

拉夫桑賈尼的遺體當天晚些時候被移放至德黑蘭北部賈馬蘭清真寺。流傳在社交網站上的照片顯示,外交部長賈瓦德·扎里夫、改革派力挺的前總統穆罕默德·哈塔米啜泣着出現在賈馬蘭清真寺。 

拉夫桑賈尼出身教士家庭,年輕時就追隨伊朗伊斯蘭革命領袖、最高領袖大阿亞圖拉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因參加反抗巴列維國王的學生運動而多次入獄。他是霍梅尼的左膀右臂之一,也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締造者之一,曾兩次擔任議會議長,兩次擔任總統。在長期研究伊朗的廈門大學中東研究中心主任范鴻達看來,拉夫桑賈尼和哈梅內伊並列霍梅尼去世後伊朗最具影響力的政治人物。 

改革派失去支柱人物

霍梅尼1989年去世後,作為伊朗武裝部隊代總司令的拉夫桑賈尼支持時任總統哈梅內伊繼任最高領袖,他稍後出任總統,直至1997年卸任。在哈梅內伊支持下,拉夫桑賈尼利用兩伊戰爭結束後的喘息之機,開展戰後重建,謹慎實施經濟改革,修補伊朗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伊朗的國際環境有了明顯改觀。

然而,拉夫桑賈尼擔任總統時對政治敵人並不“溫和”,批評者指認他應為無數不同政見者在伊朗國內和歐洲遭暗殺承擔責任。許多伊朗人、尤其是年輕人不滿拉夫桑賈尼以權謀私,讓自己的家人成為富豪。在他執政後期,與哈梅內伊在內政外交上的分歧明顯,伊朗媒體不斷曝光其家族腐敗醜聞,加之通貨膨脹嚴重,與美國、歐洲國家改善關係的努力未見效果,拉夫桑賈尼的總統任期高開低走,爭議不小。 

在連續擔任兩屆總統後,拉夫桑賈尼為哈塔米接替他出了大力。後者執政8年期間,與哈梅內伊關係緊張,拉夫桑賈尼則以務實姿態遊走於兩人之間。2005年,他尋求再次參選總統,卻輸給了強硬保守派代表人物馬哈茂德·艾哈邁迪—內賈德。作為少壯派的後者頗受哈梅內伊青睞,不把拉夫桑賈尼等“老革命”放在眼裡,還把拉夫桑賈尼的兒子和女兒送進了監獄。拉夫桑賈尼雖然在2007年至2011年擔任伊朗專家會議主席,政治地位卻大不如前。 

漸漸地,拉夫桑賈尼與改革派越走越近。艾哈邁迪—內賈德2009年贏得選舉連任,引發大規模示威,拉夫桑賈尼給予聲援,譴責鎮壓。作為溫和保守派代表的魯哈尼2013年能夠當選總統,拉夫桑賈尼的鼎力站台起了關鍵作用。法新社評述,拉夫桑賈尼是伊朗改革派和溫和保守派支柱人物,他的離去對這兩大陣營而言是巨大損失。身居美國紐約的伊朗人權活動家哈迪·加埃米說,自2009年以來,拉夫桑賈尼成為改革派與溫和保守派力量的重心所在,現在,他們失去了他們的“教父”。 

加劇魯哈尼眼下困境 

目前正在伊朗訪問的范鴻達認為,拉夫桑賈尼近年來一直是伊朗強硬保守派最有力的制衡者,他的去世會給伊朗政壇帶來強烈衝擊,尤其是加劇溫和保守派眼下的困境。 

范鴻達告訴新華社記者,魯哈尼謀求在5月總統選舉中,但他的政策近段時間日益受到質疑和批評,拉夫桑賈尼去世對魯哈尼來說絕對是個打擊,對其支持者及其競爭對手的士氣則會產生不同的影響。按照美國《華盛頓郵報》的說法,分析人士將會觀察,拉夫桑賈尼去世是會讓溫和保守派和改革派化悲痛為力量,團結起來;還是會讓強硬保守派藉機鞏固權力,收復失地。 

拉夫桑賈尼去世時擔任伊朗確定國家利益委員會主席。這一機構負責協調伊朗伊斯蘭議會與伊朗憲法監護委員會的關係。他去世後,哈梅內伊將指定新的主席。 

不到一年期,拉夫桑賈尼還以最高票當選伊朗專家會議成員。這是選舉伊朗最高領袖的最高權力機構,主要職責是討論國家大事、監督領袖行為。根據伊朗憲法,專家會議可在領袖不稱職或失去領袖的必要條件時廢黜領袖。鑒於哈梅內伊年事已高。外界預計,這屆專家會議在今後8年任期內極有可能選出下一任最高領袖。 

《華盛頓郵報》報道,魯哈尼被視為哈梅內伊潛在的繼任者,然而,前提是拉夫桑賈尼能夠活到那個時候才能幫上忙。美國全國美籍伊朗人理事會主席特里塔·帕爾西認為,在失去拉夫桑賈尼的情況下,魯哈尼贏得這場權力鬥爭的機會變小了。 

美伊關係恐再添變數 

斯坦福大學伊朗研究項目主任阿巴斯·米拉尼直言,鑒於特朗普本月20日將宣誓就任新一任美國總統,拉夫桑賈尼走得恐怕不是時候。 

米拉尼說,在美伊關係面臨不穩定風險時,需要一種“理性、務實”的聲音來平衡,而拉夫桑賈尼就是這種聲音。失去這種聲音,特朗普團隊任何錯誤、誤判都更可能引發伊朗政府更不理性、更激進且更可能具有破壞力的反應。 

特朗普去年競選總統時多次抨擊伊朗核問題最終協議,稱這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協議;儘管他不會“撕毀”協議,但是會嚴格管理,確保伊朗不會有機可乘。 

伊朗核項目秘密啟動時,拉夫桑賈尼是決策者之一。在去年10月一次採訪中,他說,在1980年至1988年與伊拉克的兩伊戰爭讓伊朗開始考慮發展核武器。但是,他堅決支持魯哈尼與國際社會談判,以限制核項目換取放鬆制裁、提振伊朗經濟。上個月,拉夫桑賈尼還在呼籲國際投資者放心來伊朗投資。

范鴻達說,特朗普上台後勢必調整美國的中東政策,尤其是考慮到他對以色列的親熱態度,特朗普的中東政策與現任總統貝拉克·奧巴馬相比會有很大差異。以色列對伊朗的敵視態度也會影響特朗普政府的對伊朗政策。 

另一方面,拉夫桑賈尼去世削弱了伊朗國內主張與美國改善關係陣營的力量,可能被反對向美國示好的強硬派利用。不過,范鴻達認為,儘管如此,從伊朗方面整體看,與美國改善關係的大方向不會輕易改變。(新華社專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