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文化視點)劉若英談孤獨:在紛繁世界保有一片心靈凈土

2015-08-08 05:11:47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7日電 題:劉若英談孤獨:在紛繁世界保有一片心靈凈土
新華社記者 任沁沁
“很久沒有一個人飛,一個人回北京家。安靜的獨處卻一點也不陌生。”“奶茶”劉若英6日深夜在微博上寫道。
擁有2082萬名新浪微博粉絲的台灣歌手、演員劉若英,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公眾面前。7日下午,劉若英帶著她的第六本文字作品《我敢在你的懷裏孤獨》,在北京與媒體、讀者分享了她的“獨處”與“相處”心得。
此前劉若英花了一年的時間探討、反思自處與相處的道理,尋找在各種相處的關係中,如何保有自我。這一年的時間中,她的生命進入另一個階段——從為人妻,到為人母。
挺著大肚子,她行走在台北弄堂,訪問了八位好友,寫作了八篇深入對談文章,和一篇長自白。這些文字,與53幅精選攝影作品,一起收錄在這本新書裏。林夕為她量身定做的同名單曲《我敢在你懷裏孤獨》也同期發佈。
“我擔心這本書的出版會讓人覺得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她告訴新華社記者,每個人是獨特的個體,有獨立的思想,這樣的獨處習慣從小就養成了。
兩歲就開始擁有自己的房間,劉若英深信獨處裏自由的美好無可取代。她習慣一個人,隨時保持說走就走的狀態。
“譬如看書,兩人一起看很怪。我更喜歡自己去完成,看完再一起來分享。” 她覺得這樣的關係讓她覺得舒服。
劉若英所謂的孤獨,不是孤僻,不是孤單,“是一種自己跟自己相處的狀態,不是因為他人所致。”
由於習慣了獨處,使得結婚、生子這件對大部分人來說(也許)算是稀鬆平常的事,成為了她“生命中可能面臨的最大挑戰”。
結束單身,結婚生子。從一個人到三個人,從強悍的自處,到堅定的相處,她完成了矛盾兩極的圓融。
生活在變化,在看似矛盾的人生中,劉若英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和大家安然相處,同時自在獨處。“有新發現的人生,也有不適應的世界。”她慶倖自己,在更複雜的人生中,得以保持純凈如一的生命狀態。
“如果說有改變,那就是變得更有耐心了。”劉若英說。
熱愛獨處的初心依然在。她探索到了最理想的狀態——“在一起時像粘土,分開時像磁鐵”。“因為保有你,我感覺幸福,同時保有自己,所以能安心自由。”她很珍惜能跟愛人彼此保有這樣的自由。
這本書的書名來自英國心理學家唐納德· 溫尼科特的話,他認為完美的相處關係是“窩在愛人懷裏孤獨”。這是說,剛開始戀愛的情人總有說不完的話,但時間長了之後,總會走到無話可說的片刻,有些人碰到這種狀況就會感到緊張與不安全,但真正成熟美好的關係是——即使兩人暫時無話可說就靜靜地躺在對方的懷裏孤獨。
雖然享受孤獨,但劉若英也認為,陪伴是很重要的。“陪伴著”,不是每天兩個人坐在一起,而是心裏一直有對方在陪伴。
“每當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時候,大家都會用不同的方式告訴你,我們都還在,我們都還懂。”她說。所有的獨處都是建立在相處之中的。如果只跟自己獨處,那也會變得很孤僻。
網際網路正在改變人們的生活。在微信裏建個群就能開會談事;APP預約上門服務,在家裏就能美容美甲、汽車保養等。
社交網絡讓人們“天涯若比鄰”,卻也“比鄰若天涯”。同一桌吃飯的朋友,不一定告訴你他最喜歡哪一道菜,卻可能會在微信或臉書上“Po”出喜愛菜品的照片和感覺。
“或許網絡世界讓人們感到安全。”對此,劉若英這樣說道。她認為在目前快節奏的生活下,人們其實更加需要這樣一種精神上的自由。
劉若英在書中談到一種相處哲學——關於如何照顧好一個雞蛋。“不能握得太用力,否則它會破掉,不能太忽略它,否則它不小心就被摔破。”她說,和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像。
學會了獨處,才能去學習如何與人相處。“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是很重要的。自己幸福了,別人才會幸福。”劉若英坦言,從前自己並不擅長於他人相處,尤其是在一起居住生活,但她一直在學習。
來北京前,她給婆婆發了簡訊,說想吃婆婆親手做的紅糖燒餅。婆婆一口氣做了十個,讓她帶給宣傳團隊分享。明天,婆婆還會為她做三十個,讓她帶回台北。
“我跟婆婆之間的幸福感,在小小的燒餅中得到了建構。誰說婆媳關係不好處的?”她說,朋友親人之間相互麻煩的同時,也感到了彼此的被需要。
有了寶寶以後,劉若英坦誠“越來越難獨處了”,因為一有時間,就很想趕緊回家,不像以前,幾點鐘回家,或者是做什么,自己說了算。
“我沒有覺得哪種生活是更加圓滿,正是這些變化,豐富了我的一整個人生。”她說。
這部新作兩岸同步策劃、同步發行。大陸版預售當天劉若英書迷15分鐘就搶光1500本精裝簽名本。正式上市後,《我敢在你懷裏孤獨》迅速佔領網上書店噹噹、京東新書排行榜榜首。
劉若英的書迷們寫了一段話送給她,與《我敢在你懷裏孤獨》呼應:“與其說,我敢獨處,不如說我不敢又怎樣?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要慢慢漂,才有機會和別的島嶼碰到,連成大陸。一輩子都是一個孤島,就只好自己和自己相處了,就算不敢,也會被生活磨成我敢,不是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