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新疆60年·行走中國)麥蓋提——新疆特色現代文化的一個樣本

2015-09-29 22:43:16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喀什9月29日電 題:麥蓋提——新疆特色現代文化的一個樣本
新華社記者 任沁沁 李曉玲 強力靜
65歲的買買提·克熱木,一早就開始創作。不到正午,他已經完成了當天的第一個作品《叼羊比賽》。“叼羊”是新疆的一種傳統項目,在金秋節日舉行,慶賀當年牧業豐收,預祝來年牧業增產。
“摔跤見力氣,叼羊見勇氣。這是一項勇敢者的運動。”買買提·克熱木用熱烈的色調和歡快的表情詮釋喜迎新疆60年大慶的心情。他的畫筆下,大地是嫩黃色的,樹葉是橙色的,馬是五顏六色的。
幾天前,當地農民畫家剛為自治區60周歲生日獻上一份禮物,他們經過3個月“筆耕不輟”,用手中畫筆,勾勒五彩的線條,詮釋了家鄉巨變。
塔裏木盆地西部的麥蓋提縣,離喀什市175公里。19世紀末,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從這裡開始塔裏木盆地探險之旅,“麥蓋提”也因此被載入國外的百科全書之中。
“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不到麥蓋提,枉到喀什”,這裡是刀郎文化的發祥地。
“刀郎”是維吾爾語音譯,意為“集中”“成堆地聚在一起”。歷史上,生活在本地的土著與外來的蒙古族遊牧民相互融合後形成了“刀郎人”族群,其性格豪爽、曠達,身上還有祖先的遊牧氣息。刀郎文化作為維吾爾文化的一個分支,以民間形式存在著。
農民畫是刀郎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起源於十九世紀末。當時的人們用簡單畫畫的方式紀實敘事,成為最初的農民畫。新中國成立後,更多刀郎人用沾滿泥巴的雙手拿起畫筆,展示自我、歌頌生活。
安居富民房、養老保險、廉租房、天然氣入戶、文化惠民等身邊新鮮事,被畫在紙上,惟妙惟肖地反映了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後,這裡發生的新變化。
“告別了土坯房,搬進了小別墅,柏油路通到每個村,交通工具也從毛驢駱駝變成小轎車了。”農民畫家艾爾肯·色依提說,在創作中,這些真實的改變都被記錄到畫裏了。
經過專業培訓,麥蓋提縣刀郎農民畫骨幹畫家有400餘人,而比較成熟的農民畫家更多達2000餘人。
如果說刀郎農民畫是刀郎文化最富有浪漫色彩的延伸和發展,那麼刀郎樂舞則是刀郎文化的精髓。
“要體驗刀郎文化,最好的方式是去體驗刀郎木卡姆和刀郎麥西熱甫。”在麥蓋提縣經信委工作的“80後”趙子坤說。這位來自河南濮陽的年輕人,是鄭州大學國際貿易專業畢業的研究生,5年前參加援疆項目來到麥蓋提,愛上這裡並從此紮根。對於麥蓋提文化,他瞭如指掌。
“維吾爾族藝術的精髓可以在麥蓋提找到源頭。”趙子坤說。在麥蓋提有這樣一句話:麥蓋提人會走路便會跳刀郎麥西萊甫,會說話便會吟唱刀郎木卡姆。
“刀郎麥西萊甫”,維吾爾語意為“集會”“聚會”,是維吾爾族人民的民間娛樂活動,樂舞。由一位藝人唱序曲,樂隊奏樂,一對對青年男女翩翩起舞,隨著樂曲的變化,舞者仿佛在展開一場緊張有序的狩獵活動。
“由於舞蹈動作激烈,一些體弱的人中途退場,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舞王。”趙子坤說。
有9個套曲的“刀郎木卡姆”,則由“卡龍”琴、“熱瓦甫”、手鼓和“薩巴依”等樂器伴奏,配合“麥西來甫”創作內容豐富的民歌。
出生於1940年的麥蓋提縣孿生兄弟艾山·亞亞和玉素因·亞亞,是聞名全國乃至世界的刀郎藝人。
在家族熏陶和拜師學藝中,他倆不僅保留了傳統刀郎木卡姆、刀郎麥西萊甫的特色和韻味,還把創新技法和節奏融入其中。
2006年,玉素因·亞亞被文化部授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新疆維吾爾木卡姆藝術(刀郎木卡姆)代表性傳承人,哥哥艾山·亞亞也被自治區命名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刀郞麥西萊甫”和“刀郞木卡姆”的傳承人這些年應邀到法國、英國、日本、荷蘭、比利時等國家演出。它們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文化部列為世界級、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
“即便語言不通,音樂的無國界性讓各國觀眾對我們的表演鼓掌、歡呼。”去過法國、日本等地演出的玉素因·亞亞說。如今,他每天都到刀郎文化集大成之地“刀郎鄉里”為遊客表演木卡姆,傳播刀郎文化。
刀郎文化已成為新疆的一張文化名片。近些年,當地專門出臺了《麥蓋提縣保護、傳承、弘揚刀郎文化暫行規定》,建立健全了民間藝人保障激勵機制。
縣財政在國家、自治區補貼的基礎上人均年補助3000—5000元,通過為民間藝人辦理農轉非、享受低保、免除義務工、建造刀郎藝人之家等方式,促使刀郎文化傳承人和民間藝人進一步發揮“傳幫帶”作用,年人均培養徒弟3人以上。
縣職業中專和技工學校開設了刀郎農民畫製作專業班,全縣中小學校開設了以刀郎木卡姆、刀郎麥西萊甫、刀郎農民畫為內容的素質教育課,使刀郎文化後繼有人。
如果說白天的麥蓋提是端莊的文藝青年,晚上的她就變成時尚的潮女郎。
吃過晚飯,華燈初上,人們三五成群地走出家門,就像約定好了一樣,奔向同一個方向——麥蓋提文化廣場。
人們忘情地舞動雙臂,律動地跺腳,跳呀唱呀笑呀,熱汗留下來也不擦,只投入在無憂的樂舞中。人群不斷地加入,舞蹈隊伍不停擴大,直到整個廣場幾乎“站無虛席”。即便在東部發達城市,這樣歡騰的景象在日常也是少見的。
傳統的薩滿舞也被搬上廣場舞臺。薩滿舞是薩滿教巫師在祭祀、驅邪、祛病等活動中跳的舞蹈。古代維吾爾族人曾信仰過薩滿教,薩滿舞也因此在維吾爾族文化中一直流傳至今。
為了吸引年輕人參與,廣場還新增刀郎迪斯可和刀郎DJ。
從2012年以來,麥蓋提縣把刀郎文化融入到了廣場文化當中,從前平淡無奇的廣場舞轉變成年平均參與人數達40萬人次的盛大廣場活動。來跳舞的,有農民、公務員、中小學生。
7歲的小學生阿卜杜拉·買買提,以一元一個的價格賣完氣球後,就融入《小蘋果》的音樂中,和大人們一起扭動起來。
60歲的熱合曼大叔,是廣場保安。十多年如一日,他每天晚上9點半到第二天早上7點半,都在廣場執勤。“人們唱歌跳舞,我們維護治安,這是責任。”熱合曼說,他的女兒有時候也會來跳。
熱合曼的女兒是麥蓋提文工團的一名舞蹈演員,畢業於喀什藝術學院。“她常常下鄉慰問演出,還去北京演出過兩次。”熱合曼言談中透著驕傲。
他的老婆則是廣場的清潔員。“我們一家也算都在為文化事業做貢獻。”他笑道。
記者採訪的當晚,恰逢麥蓋提縣“品質月”文藝晚會在這裡演出。來自麥蓋提職業中學的舞蹈隊,由巴迪古麗老師帶隊,驚豔亮相,表演了歌舞節目《新疆吆喝》。
18歲的庫爾班江就是其中一名舞蹈演員。他從小就喜歡舞蹈,上中學後接受了專業訓練。
“除了文化課,學校每週都有三小時舞蹈培訓。”他說。
巴迪古麗老師是專業樂舞演員。不久前,她剛到北京演出刀郎木卡姆。此前她更多次帶隊參加央視青歌賽等比賽,金銀銅獎都獲得過。
她六歲的兒子在娘胎裏就跟著媽媽同臺演出,3歲起則自己登臺演出,已經是當地的小明星。
“兒子為刀郎文化而生,我相信他在未來生命中能傳承好刀郎文化。”巴迪古麗說。
第一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召開五年來,新疆以現代文化為引領,發展一體多元、融合開放、具有新疆特色的現代文化。
有著厚重歷史文化底蘊的麥蓋提,以傳統與現代、民族與潮流、傳承與創新交融的文化發展模式,為世界呈現了一個比較完整的新疆現代文化發展樣本。
和麥蓋提一樣的縣鄉,在新疆還有很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