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特写:紫禁城内外的文博互动

2015-10-15 05:10:02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北京10月14日电(记者程云杰 白旭)十几位以“80后”为主力的年轻人正冲锋在数字故宫的最前沿,透过对故宫博物院微博、微信、系列APP的创意开发以及石渠宝笈等网上特展的设计製作,使昔日的皇家禁地、595岁的紫禁城更加紧密地融入普通中国人的生活。
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副主任苏怡回忆说,10多年前,故宫博物院的网站刚推出来时,点击量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观众看就看了,“后面究竟是什么人看,有什么想法,我们很难直接接触到。但是随着网络新媒体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文博爱好者浮出水面,聚合在一起。他们与故宫彼此发现,密切互动,我们常有高手在民间之感”。

(小标题)与大众互动,让博物馆融入生活
最让苏怡难忘的是9月底的一天,北大考古文博专业、去年新加入资料信息部的张林在雨后无意间看到寿康门前的积水中红墙、金瓦、绿琉璃映出了别样的世界。他迅速折回办公室取出相机拍了一组照片,并以“紫禁城岁时”系列《九月·镜天》为题在官方微博中发出,很快,转发就超过5000次。
“真美,这才是紫禁城该有的样子”“要不要辣么美,单反,10月去拍”“中秋已过,镜明月圆,有机会同遊故宫”……网友们纷纷留言,评论达760条,点讚近4000个。
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新媒体业务负责人于壮说,在製作“紫禁城岁时”系列时,他们的初衷是感到很多人一提起博物馆就是要获得知识,却恰恰忽略了故宫的艺术性。
“紫禁城的固有色系比较明快,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美景,这个系列有很多网友跟帖,就是因为文物建筑本身就散发出很强大的魅力。我们希望通过镜头,让人们看到故宫每时每刻最自然的美。”于壮说。
“从故宫到故宫博物院,是故宫人90年不懈努力的目标,现在我们希望能通过数字产品吸引更多观众,把故宫真正当作博物院来看待,希望他们一进大门就能认识到自己面对着一个博物馆、一处文化遗产,除了展厅里的文物藏品,每座古建筑包括它的彩画、装修细节、屋子里的陈设,比如垂帘听政的帘子、溥仪下令锯掉的门槛都是藏品,它们真实记录了我们的文化和历史信息。”她说。
长久以来,人们对皇宫的认知总是遵循着一个套路,从三皇五帝、宫殿遗址一路慢慢讲起,但现实是大部分进入故宫的观众时间非常有限,更希望直奔主题。
在这种背景下,资料信息部这些以考古文博和美术设计为主要专长的年轻人用了大量精力进行跨界学习,探索对历史和文化全新的讲述方式,有时还要像监控新闻一样监控舆论热点,像广告公司一样设计选题和角度,用及时、新鲜的方式拓展公众对故宫藏品的认知。
涂色书《秘密花园》畅销中国时,于壮拿出了同事们早年勾绘的故宫建筑彩画设计图,製作了一个微博“点染紫禁城”填色互动专题活动,短短几天转发就超过6000次。故宫博物院因此趁热打铁,专门发起了《点染紫禁城》系列图书的策划。据悉,该图书不日将与读者见面。
除了跟踪热点,资料信息部的新媒体团队也致力于用数字作品来解密紫禁城里的生活常识与风俗,比如以“有图有真相”的形式在微博上解密太和门金水桥栏杆柱头上的小洞原来是古代的报警装置——“石别拉”,又在端午节发佈“端阳故事”,用故宫藏画赏析的方式来还原旧日端午的习俗,都引发了网友的热情关注。
于壮说:“故宫其实已经有大量的出版物,我们也不断采集文物古籍资料,这些丰富的成果足以支撑我们的内容。我们的愿望是能不断地把更多内容拿出来,以极简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只要经常刷刷我们的微信、微博、APP,哪怕每天打开一下,就三五秒的功夫点个讚或者收藏下来,博物馆就会慢慢地融入他们的生活。”

(小标题)与民间高手互动,让专业更专业
故宫博物院有藏品超过180万件。与这么多藏品打交道,故宫博物院的职工从入门第一天起,除了常常庆倖能在这么美的环境里办公外,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必须要对古建文物具有敬畏心。
目前的工作,除了日常维护官方网站、配合院里活动及时更新微信、微博,重点在于策划开发大量的线上项目,包括APP、虚拟展厅、全新英文官网和青少年网站,以及配合相应的大影像浏览器等后台技术的研发,还要关注国际博物馆数字化的最新技术和趋势。
虽然火爆的石渠宝笈展第一期已经落幕,但这个团队设计的虚拟展厅依然在开放。“我们为观众打造永不落幕的网上展厅。”于壮说。在製作这个虚拟展时,创作团队抢在布展刚刚结束,尚未开放参观的环境下抓紧拍摄了全景展厅,为观众呈现出沉浸式的实景,并在藏品上添加了超出线下的更多资料,包括视频解读、社交功能、评论转发分享等功能。
记者了解到,一些观众先看了虚拟展厅,对藏品书画中的人物关系都很了解,然后再到现场去看实物,就感觉收获颇丰。有时候,也有用户对网上虚拟展厅提出各种意见,比如有的藏品在特写镜头下显得很大,而现场实物一看却很小,有的藏品因为拍摄时的光线与参观时的光线不同,或者用户移动端的屏幕色彩不一样,最后呈现出的效果也会不一样。
“博物馆是物证机构,参观者到这裡来一定要获得存在感,而书画类藏品对真实感要求又很高。一些观众比较犀利,毫不客气地给我们留言提批评,我们这个团队会在第一时间收到,也会不断去反思,不断改进。石渠宝笈的网上展览上线并不是结束,我们几乎每天都有技术或者体验上的调整。”于壮说。
在石渠宝笈虚拟展推出后,团队成员还会到展厅去实地查看,对比虚拟展和真实展品的不同,反思数据采集或加工时的光照是不是需要调整,他们也聚在一起讨论是不是在虚拟展厅里增加一个卡尺,用户只要用鼠标一滑,就能找到尺度的参照物。
苏怡说,博物馆与观众之间的这种互动是非常宝贵的。就像网友螺旋真理所说,国家实施博物馆免费开放政策近10年,一批文博爱好者因此成长起来,养成了去博物馆的习惯,再加上新媒体的契机,才使今天的良性互动成为可能。
“现在流行的是微博、微信,未来还会有新的东西出现,我们要不断去适配。但不管怎样,我们的根在故宫,要在新型媒体上传递和传达故宫的表情,呈现故宫博物院应有的面貌,这是最让我们兴奋的。”于壮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