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行走中國)不死的功勳礦區:三代哈薩克人見證“秘境”之變

2016-05-21 09:30:17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烏魯木齊5月21日電(記者張曉龍 熊聰茹)上世紀60年代,中國西北邊陲阿爾泰山下的可可托海,用豐富的稀有金屬資源,助力國家“兩彈一星”騰空;如今,在礦產資源漸漸枯竭後,當年的功勳礦區並未沉淪,而是以綠色“秘境”、國家5A級景區的姿態重新挺立於世。
它的身上,也承載著一代代人的光榮與夢想,其中包括哈薩克族礦工哈德爾一家三代。山川染綠、牧草青青的5月,記者走近可可托海,走進哈德爾家中,聆聽功勳礦區的不死傳奇。
“柴油哈德爾!”對84歲的原可可托海礦務局哈薩克族工人哈德爾來說,這個稱呼已經很久沒人喊起。退休快30年的他感嘆,“能叫出這外號的不是家已遷出可可托海,就是永遠地走了。”
1950年,18歲的哈德爾從阿勒泰市來到可可托海,加入剛剛成立的中蘇有色及稀有金屬股份公司阿山礦管處,那是可可托海礦區大開發的開始,也是他職業生涯的起點。
在三號礦脈手選礦石是哈德爾到礦區工作後的第一項任務。“60多年前,在三號礦脈一起採礦的工友超過1500人,綠柱石、海藍、石榴石……啥寶石沒見過!”
4年後,哈德爾被選拔為技術工人進行培養,好學的他從蘇聯專家那裏學來一套過硬的機修本領,專治柴油機各種疑難雜症,“柴油哈德爾”的名號傳遍5萬人的礦區。
上世紀中葉的可可托海有全疆罕見的飛機場、技術先進的礦區醫院、師資完備的技工學校,在此工作的人十分自豪。
更讓哈德爾驕傲的事發生在1964年,中國成功爆炸第一顆原子彈,“到那時我們才知道,當年從三號礦脈手選肩扛出來的礦石為祖國國防建設提供了珍貴的原料。”
1987年,哈德爾光榮退休,他沒回老家阿勒泰市,繼續留在可可托海,而礦區對各種礦石的採、選、冶煉工作一切如昨,沒人懷疑可可托海的明天。
“買斷工齡!”聽到這個消息,庫瑪什怔住了。那是2002年,40歲的他正擔任礦區電解鋁廠陽極工段副工段長——一份廠裏最苦的差事。
庫瑪什自小就有強烈的意願子承父業,像父親哈德爾一樣成為一名礦區工人,1982年,他如願以償。
“定編定崗時,老爺子是8級工,每月工資比普通工人多出快一半,各種榮譽、表彰數不過來。在我們兄妹三人心中,他就是偶像。”
然而,1995年,庫瑪什嗅到變革的氣息。“礦不多了,以前的鄰居、同事陸續離開可可托海。”
到2002年,可可托海的礦山因資源枯竭實施關停,留在礦區的職工和資產就地重組為新疆有色金屬工業集團稀有金屬有限責任公司(下文簡稱稀有公司),但重組無法讓每一個人都留下來。
“不甘心,但都是共產黨員,老爺子從沒給單位找過麻煩,我也不能找。”庫瑪什利索地辦完買斷手續,他在礦區的工齡定格在20年,比父親哈德爾少了近一半。
離開廠子,庫瑪什握住方向盤,跑起烏魯木齊-富蘊-可可托海的長途汽車,“駕駛一輛40座的大巴,對‘柴油哈德爾’的兒子來說並不難。”
庫瑪什有著哈薩克人樂觀、豁達的天性,而他也盼來了積極的變化。“這幾年坐車來可可托海的外地人明顯多了,他們穿著衝鋒衣,帶著大包小包……”
“發展旅遊!”對可可托海的未來,哈德爾的孫子、29歲的加那提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斷。
2009年,從部隊復員的加那提回到可可托海,在稀有公司選礦廠駕駛鏟車等重型機械。彼時,礦區的生產主要依靠選礦廠在幾百萬噸的尾礦裏“淘寶”。“和爺爺、爸爸那時沒法比,礦只能是越挖越少,這是自然規律。”
礦少了,但加那提驚喜地發現,一條通往東溝的路修好了,許多遊客通過這條路欣賞到可可托海神秘的自然景觀,“我們恍然大悟,這有的不僅僅是礦!”
2007年,當地政府引入社會資本,大力發掘可可托海生態資源的旅遊價值。曾如無名之璞的東溝,今已成國家5A級景區額爾齊斯大峽谷。
2013年,可可托海礦區被國家確定為獨立工礦區改造搬遷試點,礦區綜合治理工作開始啟動。3年間,生態治理、基礎設施、交通、公共服務設施等6大類34個項目相繼開工,累計完成投資逾13億元。
來自綜合治理工作牽頭單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環保廳的官員沈志說:“綜合治理工作將加速可可托海轉型,這座功勳礦區的未來屬於綠色。”
去年,可可托海景區迎客超160萬人次,加那提更加堅定自己的判斷,“礦總有採完的一天,但可可托海的山和水,只要保護好,就一直都在。”
“去搞旅遊?我當然想過!”為把家鄉建設好,加那提的心裏已經種下一個“綠色”的夢想。(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