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行走中國)“四鐵匠”賣鐮記

2016-06-12 15:24:39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濟南6月12日電(記者王陽 潘林青)在這個火熱的麥收季節,“四鐵匠”呂玉祥50多年練就的好手藝卻沒了用武之地——他打出的鐮刀越來越難賣了。
呂玉祥今年68歲,家裏人自爺爺那輩起就是鐵匠。憑藉著一手好手藝,他們家在山東省汶上縣義橋鎮遠近聞名。由於父親排行老四,村民們都叫他家“四鐵匠”。自從接過父親鐵錘那天起,呂玉祥也繼承了這個響噹噹的“家族名號”。
每天一大早,“四鐵匠”都會在自家門口搭起紅爐,架起風箱,鐵燒紅熱,輕錘急打。50多年的重復勞動讓肌肉已經形成記憶,半個小時就鑄成一把上好的明鋼鐮刀。
不過,在“四鐵匠”看來,這樣的好手藝越來越不值得誇耀了。“時代變了,再快的鐮刀也沒了用武之地。”看著遠處麥田中一排排正在作業的小麥聯合收割機,“四鐵匠”一聲嘆息。
閒暇時,“四鐵匠”經常回憶起往日的“好光景”。1965年,他剛滿17歲,跟隨父輩進入鎮上機械廠鐵具車間學習手藝。那時有句話,“開了藥鋪打了鐵,什么生意都不熱”,在尚未進入機械化的農業社會,鐵匠是個高收入職業。
從掄大錘的學徒,到敲小錘的師傅,“四鐵匠”用了十多年。到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他已經拿到了當時本地少有的“高薪”——每月28塊錢工資、40多斤糧票、6兩油票。
“鐵匠既是體力活,也是技術活,待遇比一般工作好得多,可是個人見人羨的好活。”回憶起當年,“四鐵匠”至今滿臉幸福。
打鐮刀可不是隨便一名鐵匠都能幹得好的。沒有好手藝,鐵包不住鋼,打出來也是廢品。因為打出的鐮刀鋒利耐用,很多生產隊都點名要買“四鐵匠”的鐮刀,他只好每天加班加點打鐮刀。即便這樣,鐮刀還是供不應求。
1986年,鎮機械廠解散後,“四鐵匠”和老伴開起了鐵匠舖,逢集還會外出擺攤。那時候,“四鐵匠”鐮刀仍然是整個集市上的搶手貨。
“八九十年代,賣鐮刀根本不用愁。一入春,就有鄉親們來買鐮刀了,農忙時鐵匠舖前經常擠滿了人。”“四鐵匠”的老伴任祥雲回憶道。
為了保證鄉親們能用上好鐮,每年夏收前兩三個月,“四鐵匠”和老伴就開始備制鐮刀。那些年,每天一大早從鐵匠舖傳出的“叮叮噹當”的打鐵聲,成了村裏孩子們的起床鬧鐘。這樣一錘一錘打出的上好鐮刀,光夏收前後就要賣出去兩三千把。
可惜,好光景並沒有持續下來。“四鐵匠”清晰地記得,鐮刀生意“由盛轉衰”的轉捩點是在1993年。那一年,汶上縣一些種糧大戶用上了“一邊倒”手扶收割機和“小12”拖拉機,村裏買鐮刀的人開始少了。
也是在那一年,看著家族生意日漸冷清,“四鐵匠”的兒子呂海軍結完婚後沒有選擇接班,而是遠走外鄉打工。慢慢地,“四鐵匠”發現,集市上修鐮的多了,買鐮的少了,以往全年的打鐮活兒變成了季節性的營生。
近年來,“四鐵匠”感受到的賣鐮難越來越嚴重。“眼看地裏麥子都泛黃了,買鐮刀的人也沒登門。出去擺攤,不到十點鐘就收生意了。”任祥雲說。
義橋大集上,經營“供銷社老鐵貨鋪”的高福賢承銷“四鐵匠”的鐵具已經十幾年了。在他眼裏,不僅是賣鐮難了,收秸稈的四腳叉、曬小麥的耙子、翻地的鐵锨、種玉米的镢頭也難賣了。“從前買鐵具人擠人、都要排隊,現在有時十幾天也見不著一個人。”高福賢說。
“四鐵匠”賣鐮難的背後,是近年來中國農業機械化的快速發展。今年,山東小麥機收率將保持在98%以上,在汶上縣今年的夏收中,共投入收割機、拖拉機、播種機和澆灌機械約4萬台套。這意味著只有極少數農民在一些地頭溝邊收麥時還會用到鐮刀。
在山東不少地方,鐮刀已經進入了縣鄉的民俗館、博物館,成為當地農耕史的標識。汶上縣則把涵蓋當地鐵匠技藝的“紅爐鐵匠舖”列為縣級非遺項目。
過去十幾年,村裏的鐵匠舖子一家接一家關門歇業。
“日子越過越好了,實在不行,鐵匠舖關了就關了吧,沒必要一直抱著‘老黃歷’過活。”呂玉祥抽了一口自己卷的土煙,手背上佈滿火星積年累月留下的傷疤。
站在紅爐邊50多年,他幾乎沒穿過沒有破洞的衣裳。而不願接班的兒子呂海軍現在靠打工每天能掙200多元,這相當於呂玉祥目前一週的收入。
如今,“四鐵匠”呂玉祥成了義西村最後一個鐵匠。(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