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體育觀察)毒跑道是如何進入學校的?——新華社五問“毒跑道”之二

2016-06-13 15:56:07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6月13日電 題:毒跑道是如何進入學校的?——新華社五問“毒跑道”之二
新華社記者
劣質產品是如何進入學校的呢?這往往和招標環節脫離不了關係。
“塑膠跑道現在的價格比十幾年前還低,怎麼會合理?現在,80、90%是廢料做的。”談到這些,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董事長趙文海十分感慨。
然而,目前的學校塑膠場地建設招標環節,往往標準就是“低價”。
為改善校園體育設施滯後局面,近年來各地加大校園操場的建設力度,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重慶某區一位教育部門幹部介紹,當地有120多所中小學校,40多所各級校園足球特色學校,除了近幾年新建的十幾所學校有標準場地外,其他學校的場地都需要改擴建。不算徵地成本,一個配備有看臺等附屬設施的標準塑膠操場每平方米的成本約600元。近幾年,當地每年在學校運動場地改擴建的投入數千萬元,資金壓力很大。
較少的投入加上招標唯低價是取,嚴重影響校園操場的工程品質。
記者採訪的多個相關人士在談到聚氨酯跑道問題時,都提到目前市場價格過低的問題。
據介紹,性能好又安全環保的塑膠跑道價格應該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實際上的招標價格少於150元的比比皆是。《聚氨酯塑膠場地揮發性有害物風險監測分析報告》顯示,甚至部分政府出臺的“指導價”也只有180元/平方米。
同時,招投標中,評標體系明顯傾向於大型建築工程企業,使專長於體育設施製造和施工的中小企業處於明顯劣勢。現實中往往是大型企業中標後,才轉包給中間人或製造商,形成層層轉包。多次轉包,導致原本就不合理的項目經費落到施工方手中更是大打折扣,最後只能通過偷工減料或使用劣質原料來保證利潤。
廣州同欣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化學博士陳晨表示,採購機構對塑膠跑道的成本、有害物質等不夠了解,缺乏專業知識,也沒有深入諮詢,對工程商、原材料廠商沒有資質的要求,市場也缺乏有效監管,導致惡性的低價競爭。
趙文海談到不少學校採用最低價中標的問題時表示,因為這樣最簡單,領導不用負責任。“工程公司為了找活,先中標再說,結果賺不了錢,只好不斷降低成本,加各種垃圾材料”。
他解釋說,使用量最大的聚氨酯膠水(優質的)一萬多塊錢一噸,但為了降成本有人會加石粉,石粉才一百多塊錢一噸。石粉無害,但加多了會導致硬度太大,而塑膠跑道需要有彈性,那麼就要加塑化劑,塑化劑中短鏈氯化石蠟是最便宜的,但也是氣味、毒性最大的。又為了提高強度,可能就會加交聯劑MOCA(莫卡)。鋪設的時候,還要加黑色顆粒,加了顆粒後會太稠不好鋪設,就需要加溶劑,除了苯類的溶劑,實際還有其他有機物。
全國體育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施設備分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劉海鵬去年也談到,許多小型作坊往往沒有資質和技術,沒有品質保障體系和安全生產管理措施,也沒有產品檢驗檢測手段,製造成本很低。
這種低端、有缺陷的產品有著無可比擬的價格優勢,在一切靠價格說話的招標之後,有全套管理制度和認證系統、有研發能力和檢測手段的企業產品反而面臨被取而代之的窘境。
一位生產人造草坪的廠商表示,由於市場混亂,監管不力,招投標把關不嚴,這種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在相關行業裏十分典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