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黃河安瀾的守護者:那些年搶過的險情

2016-08-14 08:45:05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濟南8月14日電(記者魏聖曜、葉婧)1988年率先搶護濟南長清桃園黃河,1996年第一時間守住濟南“北大門”濼口黃河,2003年緊急馳援菏澤黃河搶險,2012年星夜支援內蒙古磴口黃河搶險……
幾場大雨過後,站在黃河下游城市山東濟南的濼口險工4號堤壩上,濟南黃河河務局專業機動搶險隊的老隊員們感慨頗多:自1988年成立後,29年來他們參與緊急搶險20多次,積攢下守護黃河安瀾的許多經驗,他們期盼著將經驗傳給更多年輕人。
作為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險在哪兒?
58歲的前任搶險隊隊長、“老顧問”趙長河說,黃河泥沙俱下、河勢遊蕩,有橫河、斜河、滾河等多種潛在危險,一年又有春汛、伏汛、秋汛、淩汛等不同汛期,尤其是濟南河段,河床比市區地面要高出四五米,“二級懸河”嚴重威脅沿黃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據趙長河介紹,2003年10月上旬,山東菏澤黃河就遭遇了一場歷時長、洪量大的秋汛,多處堤防、險工、控導工程等出現較大險情和重大險情,其中堤防有滲水,險工、控導工程有根石走失。
“這是隊員們印象中最艱難的一次搶險。”搶險隊現任隊長陳茂軍說,險情最重的東明縣部分河段什么車都不通,連日來的降雨導致堤壩上淤積了厚厚的泥沙,隊員們運送物料,要徒步10餘公里才到達出險河段。
趙長河對此也是記憶猶新。他說,當時秋雨大、天氣冷,陣風超過10級,道路泥濘不堪。“幾乎睜不開眼、邁不動腿,拄著棍子的手磨出很多水泡。”說到動情處他手腳並用,努力再現當時的步履維艱。
這次搶險動用大量石塊、土方、柳木等防汛物料,最終消除了險情。搶險隊員們為守護兩岸數萬名村民的安危作出重要貢獻。
每年7月下旬、8月上旬,是中國北方伏秋防汛關鍵期。國家防總在8月3日表示,超強厄爾尼諾影響眼下仍在持續,拉尼娜現象已經形成發展,全國正處於防汛最關鍵時期。
副隊長黃鍵指著堤壩下的柳石枕等物料說,進入7月後,從捆拋柳石枕到編制鋼絲籠,隊員們經常頂著近40℃的高溫桑拿天氣展開應急演練;還加強了對搶險機械設備的維護保養,確保一旦出現險情能及時調運物料。
如果險情發生時沒有充足的防汛物料怎麼辦?搶險隊員們就遇到過類似險情。
2012年8月伏秋大汛,黃河上游一處河段發生滾河險情,洪水直衝灘地,威脅堤壩安全。搶險隊接到黃河防總命令後,歇人不歇車、晝夜馳援近2000公里,第二天就抵達遇險河段。
由於這一河段林木資源匱乏,當地水利部門打算從外地運輸木材作為搶險物料,第一時間製作柳石枕護住大堤,但趙長河和搶險隊員們卻提出了不同的方案。
“這既浪費時間又效果不好,如同遠水解不了近火,不如就地取材。”趙長河誠懇建議,採用當地就有的防水型土工織物,首先為出險壩段隔斷水源,防止險情擴大,以盡可能多地爭取寶貴時間,再來補牢堤壩。
隊員們吃住在河邊,依照這個方案搶護堤壩,連續奮戰13天,最終有效控制了險情。這一河段也經受住了2012年黃河最大洪峰的考驗。當地水利等部門不僅對搶險隊員們豎起大拇指,還贈送了“鼎力援助除險情,同舟共濟抗洪峰”的牌匾。
在趙長河、黃鍵等經歷過重大險情的首批搶險隊員們看來,與其他河流相比,黃河搶險存在特殊性,不能拘泥於固有套路,適時適地運用各種搶險方法,才能掌握搶險制勝的主動權。
從最初成立時隊員平均年齡40多歲、沒有太高的文化水準,到如今平均34歲、三成以上有本科學歷,老隊員們說,這些變化看在眼裏、喜在心上。
“多植樹來料充足,三星五子不能忘,九連環要記牢,雞爪子裏有奧妙……”迎著黃河上吹來的陣陣熱風,趙長河不自覺地念誦起獨門搶險口訣。他笑著說,那些年搶過的險情,都凝練成形象的口訣,自己會不遺餘力傳承下去,守護黃河安瀾的重任正在傳遞給年輕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