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體育)人物:我不想去販毒——“屋頂上的羽毛球手”伊戈爾

2016-08-14 09:34:49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裏約熱內盧8月13日電 人物:我不想去販毒——“屋頂上的羽毛球手”伊戈爾
新華社記者姬燁 王春燕
13日在裏約奧運會羽毛球賽場,伴著全場山呼海嘯的助威聲,來自裏約貧民窟的19歲男孩伊戈爾·科埃略終於夢想成真,成為巴西參加奧運會羽毛球男單比賽的第一人,實現了那個不敢奢求的奧運羽毛球夢。
在男單小組賽中,面對愛爾蘭選手埃文斯,伊戈爾雖然以8:21、21:19和8:21失利,但全場近7000名主場觀眾,特別是來自伊戈爾所在社區的孩子們,每當他得分時就會發出震耳的助威聲。此刻,勝負已不再重要。
(小標題)我不想去販毒
伊戈爾的家在裏約西北部的沙克裏尼亞貧民窟,雖然距離奧運賽場只有幾公里,但這一路走來十分不易。他們家非常窮,直到12歲,伊戈爾還睡在嬰兒床上。
“現如今,我兒時的夥伴們不是關在監獄,就是去販毒,或者死去了,”他說,“對於貧民窟裏的男孩來說,販毒是巨大誘惑,一些人甚至把它當做掙錢或提升地位的唯一方式,但我不想那樣。”
“我在電視裏看了2012年倫敦奧運會,那時候我15歲,也期望有朝一日可以代表國家參加奧運會,”他說。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在自己生長的這座城市,能穿著巴西的比賽服登上了奧運賽場。
回憶童年,伊戈爾還記得家旁邊黑幫交火,或者警察進來剿匪的時候,他們就不敢出家門。“那種感覺真的很恐懼,因為我們知道,就算待在房間裏也不安全,許多人會被流彈擊中,而且槍聲非常大,感覺就在我頭頂上開槍一樣,”他說。
伊戈爾還說,那時候自己總害怕去上學,因為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這讓他更加堅定不能加入黑幫,一定要通過另一種方式改變命運。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夥伴有的已幫人販毒,掙了不少錢。“我和其他男孩一樣,也想要手機、遊戲機,穿帥氣的衣服,這些以我們的家庭收入是無法實現的。”
伊戈爾的媽媽當時是超市收銀員,她的工資是全家唯一收入。“我父母連給我買一張床的錢都沒有,我小時候一直睡在嬰兒床,隨著個頭增長,他們把床的一邊拆掉,加個箱子,這樣我就能伸直腿了。”
(小標題)屋頂上的羽毛球
在“足球王國”巴西,沒有什么人知道羽毛球,更別提會打了。但正是這項運動,改變了伊戈爾的命運。
12歲時,他學校的一名老師從意大利觀看了羽毛球比賽,之後將一個羽毛球和兩個球拍帶回巴西。當聽到老師介紹這項運動時,伊戈爾迫不及待地想要嘗試一下,於是兩人就來到海灘,在沙灘排球場打起了羽毛球。
很快,伊戈爾就愛上了這項運動,但因街道上不安全,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屋頂上打。那時候,他父親在屋頂上架起球網,和他一起練球,他的朋友都不會打。“我覺得在打羽毛球時,就像來到另一個遠離貧民窟的地方。每天早起打球,從學校回來也打球,一直打到上床睡覺。”
伊戈爾還通過羽毛球比賽和教學視頻來自學。他還發現他的另一項技能——桑巴的節奏跟羽毛球很搭調。就著桑巴的節奏,伊戈爾在腳步移動方面進步神速。
(小標題)期待激勵更多人
在巴西羽壇,有天賦又努力的伊戈爾很快脫穎而出。15歲時,練了三年羽毛球的他已經可以參加巴西全國比賽。
2014年,伊戈爾的羽毛球生涯迎來了重大轉機,在一檔電視節目中,他獲得一筆約10萬元人民幣的資助,用於去丹麥練球和比賽三個月。等他學成歸來,他的世界排名提升了210位。
2015年,他受巴西奧委會邀請來到聖保羅州進行訓練,期間去了13個國家和地區比賽,世界排名升至第64,成為巴西頭號男單。終於,伊戈爾獲得了東道主唯一一個奧運羽毛球男單參賽名額。
“我還記得裏約2009年申奧成功時,爸爸轉身對我說,‘兒子,你要參賽啊!’他只是跟我開玩笑,因為那時候我才剛開始接觸羽毛球,”他說。
“現在裏約貧民窟裏的孩子有的還想成為毒販,但我來到奧運會,他們中的一些就會以我為榜樣。我要告訴他們,儘管非常艱難,但並不意味著你不能有夢想。”
現如今,伊戈爾的父親用這輩子所掙的錢在社區開辦了一家羽毛球學校,想要幫助更多的貧民窟孩子,希望有一種運動讓他們遠離槍支、毒品和酒精,然後改變他們的命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