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聚焦G20)中外交流史上的杭州印記:詩哲西來,在這裡領悟中國

2016-08-23 21:01:19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杭州8月23日電(記者馮源)“山站在那兒,高入雲中,水在他的腳下,隨風波蕩,好像請求他似的,但是他高傲的不動。”這是1924年4月,印度大詩人泰戈爾遊覽西湖時即興寫下的詩作,隨即在一場演講上,由陪同的徐志摩翻譯給杭州的聽眾們。
在演講中,泰戈爾表示,中印兩大民族間有不可分離的愛,希望兩國人民能繼續友好交往。而在參觀靈隱寺時,看到佛教石窟造像,詩翁更是深有感觸地說:“印度文化有很多到中國了,如同中國幾個大師到印度去。中印兩國人民更應該共同努力,去找出一條中印交通的運河。”
在泰戈爾之前,有多位西方哲人訪問過杭州。1919年4月30日,美國著名哲學家、教育家約翰·杜威乘船從日本抵達上海,5月5日來到杭州,遊覽了四五天。1920年6月10日至15日,他再次來到杭州。
杜威兩度訪杭,先後進行了八場演講。在演講中,杜威強調:“西方人應當把東方人的怡淡安詳的態度收取些去,東方人卻應當把西方人的創造精神、科學精神吸收些來,這才能達到兼而有之的目的。”他希望中國的教育家們要注重學生的遊戲運動,手的活動和對天然物象的觀察和實驗,這樣才能造就“發動的性質”。
比杜威稍晚來華的還有另外一位大思想家,那就是英國的羅素。1920年10月12日,他攜女友抵達上海。在《羅素自傳》中,讀者可以發現,這位哲人也曾在杭州盤桓:“我們的中國朋友帶我們去杭州兩天,遊覽了西湖。頭一天我們環湖而遊,第二天則是坐在靠背椅上被抬著遊覽的。西湖美不勝收,那是一種富有古老文明的美,甚至超過意大利的美。”
事實上,無論是杜威和羅素,還是泰戈爾,都對於中國當時的國際處境表示同情,其中或許也不排除西湖人文山水的加分。
杜威感嘆道:“如果所有的力量都因忌憚日本而加以縱容,那麼中國如何能避得開命運強加給她的劫數呢。”羅素則用他兼具數理邏輯和歷史哲學的頭腦分析認為:“因此,中國人一定要自強自立,千萬不能依靠外國人發善心……有了(不入侵異族)這個附加條件,我認為愛國主義精神是中國復興所必不可少的。”
在“七七事變”之後,泰戈爾安慰他的學生魏風江說:“我堅信中國是不會被征服的。日本侵略軍愈兇殘,潰卻的日子也就愈早。中國終於會得到獨立和自由。”魏風江的老家就在杭州市蕭山區。
“20世紀上半葉有多位思想家來過杭州,這有著深刻的文化背景。杭州是浙江的省會,而在中國的近現代歷史上,浙江是率先向西方學習的一個省份。”擔任《天城遺珍——杭州對外文化交流史跡》主筆的浙江大學歷史系教授方新德告訴記者,浙江是較早出現近代工廠的中國省份,而最早的商辦鐵路也出現在浙江。
“浙江人不抗拒西方文化,而是採取‘以我為主,為我所用’的態度。特別是辛亥革命以後,杭州的交通旅遊基礎設施建設吸收了西方的先進經驗,旅遊接待能力大為增強。同時杭州離上海很近,因此成為許多外國人訪問中國的必經之地。”方新德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