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守護花蕾的鮮花:中國女軍人幫助貧困失學兒童十四年

2016-10-05 16:40:23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10月5日電(記者黃碩 餘俊傑)五年級的時候,孫學青發現捐助自己上學的是一筆賣廢品的錢。
這個老師無意中透露的信息讓孫學青有些吃驚,她一度艱難地試圖把那群資助自己的“女兵姐姐”和家附近騎三輪車撿廢品的老大爺聯繫起來。
“那感覺實在有點不恰當。”
儘管孫學青覺得不可思議,但她的資助者——北京某部隊長途臺的女兵們——一直在通過賣廢品的方式資助像她這樣家境困難的女孩,至今已有十四年。
這項持續十四年的活動被稱為“春蕾行動”。先後有109名長途臺女兵參與其中,收集礦泉水瓶40多萬個、廢紙箱和舊報紙約4萬斤,捐款近10萬元,資助10個省區79名貧困女童。
一切的緣起,都要回溯到2003年的一次集體教育活動。
時任長途臺臺長、也是整個活動發起人之一的薛蘭回憶,當時長途臺開展了一次艱苦奮鬥教育,在展示貧困兒童失學輟學情況時,女兵們一下子被“希望工程”“大眼睛”女孩的照片觸動了。
“當時很多女兵主動說要捐錢幫幫這些孩子。”薛蘭回憶說,考慮到長途臺都是女兵,對於失學女童的境遇更加感同身受,她們很快選擇與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聯繫,向其專門捐助貧困地區失學女童繼續學業的“春蕾計劃”捐款。
不久之後,問題來了。儘管女兵們都抱著一片善意積極捐款,但由於每個人家庭條件不同,捐款數額逐漸出現了差異,甚至出現了相互攀比捐款的情況。
薛蘭和幾個幹部一合計,提出一個“自己動手,救助女童”的口號。
“我們想到生活中有很多廢棄的瓶子、紙箱,為什么不能收集這些廢品賣錢,用自己賺的錢資助女童呢?”
就這樣,會議室裏的空礦泉水瓶、辦公室裏的舊報紙、各個樓層的廢紙箱,都成了女兵們的目標,一摞摞一疊疊地被搬進了專門放置廢品的倉庫,然後賣給附近收廢品的師傅。
兒童少年基金會的“春蕾計劃”以三年為一個捐助期,包括小學高年級、初中、高中等不同階段。長途臺女兵們選擇捐助的是小學高年級的三年。每當賣廢品的錢攢夠了1200元的整數倍,就會被帶到基金會。1200元是資助一個失學女童高小三年生活所需的費用。
隨著女兵們收集廢品的身影不斷出現在各種場合,一些不同的聲音也逐漸響起。
“有些人在背地裏說,她們是不是在作秀?還有些人說,這種活動肯定做不長。”薛蘭說,面對旁人的質疑和不解,一些女兵自己也開始動搖。
為了堅定她們的信心,臺裏決定讓更多女兵參與捐款。
“去之前心裏是好奇,但最後是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的。”當女兵殷瑞文第一次去基金會捐款,看到那裏存放的貧困女童資料時,很多家庭的困難程度讓她吃了一驚。
“我看到有一家五口一年收入只有5000多塊的,覺得原來他們真的很需要我們捐的這筆錢。”
家境不錯的殷瑞文此前並不覺得每次的微薄捐款算得上什么,但看過了女孩們的情況,她突然意識到一筆筆親手換來的1200元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非凡。那次捐款也是令她“轉變最大的一次”。
女兵和受助女童們這種透過資料進行的“見面”,在2012年通過她們對河北省張家口市懷安縣的一次造訪成了真正的“面對面”。在那裏,女兵們第一次當面見到自己資助的當地15名女童,孫學青就是其中之一。
這次見面終於使孫學青解開了對“女兵姐姐們”的形象之惑。
為了感謝遠道而來的資助者,在除了土炕和幾件舊傢具幾乎別無他物的家中,孫學青的媽媽用大玻璃罐子沏了紅糖水,倒在幾個搪瓷杯子裏,作為特別招待她們的飲料。
幾年後回憶起來,當時帶隊的薛蘭還對這種質樸和貧窮印象深刻。
受到震撼的不只是薛蘭和女兵們,當走訪結束後,這些經歷被分享到長途臺所在部隊的思想教育活動上時,很多男兵也不禁默默流淚。
在女兵們多年的堅持下,周圍人的態度早已不是指點嘲諷,而是支持乃至參與。不少女兵和幹部的家屬、孩子平日裏都會注意收集廢舊瓶子,部隊裏其他單位有了舊報紙和紙箱等也會通知女兵們,甚至有些女兵退伍離開後也還在繼續著慈善捐助事業……
“女兵們的捐助不像很多部隊一樣利用津貼,而是通過收集變賣廢品,這種方式非常特別,現在也是唯一的。”在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秘書長助理胡文新看來,雖然長途臺女兵所捐助的錢款遠不算最多,但她們這種慈善與環保相結合的方式,以及女兵性別本身對於“春蕾計劃”的意義,都是獨特的。
由於性別歧視、貧困等綜合原因,很多地方女童仍無法獲得與男童平等的上學權利,這也是“春蕾計劃”發起的緣由。“女童是未來的母親,母親對孩子的影響是一生的,所以我們更需要重視。”胡文新說。
十四年的“春蕾計劃”,改變的不僅是像孫學青一樣的貧困女童的命運,同時也是女兵隊伍自身。儘管在十四年前發起活動時只是想教育女兵更加艱苦樸素,但薛蘭發現,她們所達成的目標已經不僅於此。
“對於女兵來說,‘春蕾計劃’已經成了一種氛圍、品牌和精神,我們真正做到了育人育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