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國際)專訪:非正義不會永遠持續下去——訪日本“女性戰爭與和平資料館”館長池田惠理子

2016-12-26 17:02:26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東京12月26日電專訪:非正義不會永遠持續下去——訪日本“女性戰爭與和平資料館”館長池田惠理子
新華社記者華義 嚴蕾 馬崢
“安倍晉三即將去美國夏威夷慰靈,為什么不去南京等亞洲各遭受戰爭傷害的地方慰靈?”“必須將安倍政府的問題一個一個地揭露……非正義不會永遠持續下去。”日本“女性戰爭與和平資料館”館長池田惠理子日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如是說。
“女性戰爭與和平資料館”坐落在東京新宿區一棟居民樓的二樓。這是日本唯一一家以日軍強徵“慰安婦”史料為主題的資料館。除入口處的照片墻上貼滿亞洲各國“慰安婦”受害者照片外,館內展品還詳細介紹了“慰安婦”制度的史料、受害者證言、日本士兵證言等資料。
池田曾在日本廣播協會(NHK)從事37年的電視節目製作工作。上世紀90年代後半葉,她參與製作了8部關於“慰安婦”問題的節目。2010年,池田退休後,便擔任這個資料館的館長,並一直在為“慰安婦”受害者收集相關資料。
池田告訴記者,資料館每年都會舉辦一個以不同國家地區“慰安婦”受害者為主題的特別展。今年的特別展主題是緬甸的“慰安婦”受害者,去年是印度尼西亞,之前還舉辦過中國、菲律賓等國家和地區的“慰安婦”主題展。除展出一些資料圖片和證人證言外,特別展期間還會放映資料片、舉行演講活動以及相關研討會。
池田說,“女性戰爭與和平資料館”的成立與她的前輩和朋友、前《朝日新聞》記者松井耶依分不開。為聲援亞洲各國的“慰安婦”受害者,松井耶依等人發起了名為“女性國際戰犯法庭”的民間組織。2000年,東京“女性國際戰犯法庭”判決昭和天皇、戰時日本政府和軍隊的眾多高官有罪,這是一次道義上的審判。2002年底,68歲的松井耶依患癌離世。2005年,按照她的遺願並以她生前收集的資料為基礎,“女性戰爭與和平資料館”成立。
池田說,這樣的資料館本應由日本政府來設立,但現在的政府是不會這樣做的。非但如此,政府對依靠民間力量成立的這一資料館是“欲除之而後快”。她說,安倍政府一直否認“慰安婦”是日本政府和日本軍隊強制徵召的,認為日本政府對此沒有責任。
池田說,他們曾對日本國內有關戰爭與和平主題的紀念館進行過調查,發現沒有一家國立紀念館提及“慰安婦”問題,一些公立、縣立、私立的紀念館也只稍有提及。右翼勢力認為,承認“慰安婦”問題和南京大屠殺是“自虐史觀”,在右翼勢力的壓力下,原本稍有提及“慰安婦”問題的紀念館也撤下了相關內容。“政府和地方自治體未能很好地收集保存相關資料,這非常令人遺憾。”
池田說,安倍政府在教育和報道方面有意壓制“慰安婦”問題。她說,以初中歷史教科書為例,1997年版的教科書中全都有“慰安婦”相關記述,但在右翼勢力的攻擊和政府施壓下,修訂教科書時有關“慰安婦”的表述被強制刪除了。到2012年,有關“慰安婦”問題的章節便從所有初中歷史教科書中消失了。
與此同時,媒體報道也受到來自日本政府的壓力。池田說,1995年至1996年間,她參與製作了8部關於“慰安婦”的節目,但此後NHK便再未製作此類題材的節目。
池田強調,教育和媒體兩方受到壓制後,日本國民便漸漸不再了解“慰安婦”問題。她說,亞洲和歐美的諸多海外媒體都前來採訪過這處資料館以及他們為“慰安婦”問題所作的努力,但在日本國內卻鮮有報道,很多人並不知道有這麼一家資料館。
這個資料館的存在也被右翼勢力視為眼中釘。池田說,今年10月,他們收到了一張爆炸威脅明信片,要求他們停止展示。雖然他們事後報警,但警方並未查出什么結果。此外,2008年曾有過數十名右翼團體人員前來騷擾,試圖強行闖入資料館,現在也經常接到右翼人士的騷擾電話和郵件。
池田說,安倍對“慰安婦”問題採取否認態度,因此整個日本社會都出現這種傾向,這體現了對歷史的無知。“安倍晉三即將去美國夏威夷慰靈,為什么不去亞洲各國‘慰安婦’受害的地方、南京等亞洲遭受戰爭傷害的地方慰靈?從世界其他國家角度來看,日本是一個擁有對歷史無知的首相的國家。”
池田說,安倍希望與侵略歷史做切割,強調面向未來,但這完全不可能。“由這樣的人來領導日本,真是令人無比羞愧。”
池田說,現在,必須將安倍政府的問題一個一個地揭露,對此我絕不會放棄。“只要堅持向下一代傳遞包括‘慰安婦’問題在內的真實歷史,人們總有一天會明白,非正義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