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脫口秀表演者——在中國開個“國際玩笑”

2017-01-17 21:28:02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1月17日電(記者袁全)“西江月”十幾年來日思夜想一件事:如何讓人發笑。想得他還不到35歲,頭髮就掉光了。
他不會什么高超的雜耍、絕活,也沒有怪異的舉止,更不裝傻扮醜。他逗人樂,全憑自己的一張嘴。與中國人熟悉的“單口相聲”不同,他表演的是“脫口秀”(Talk Show)。
“西江月”2010年創辦了北京最早的脫口秀俱樂部,和一群熱愛表演的朋友們週末在京城的小酒吧、咖啡館和劇場裏,一起調侃生活的酸甜苦辣。
時下中國城市裏悄然興起的脫口秀表演儘管還算小眾娛樂,在北京從業人數不過二、三十人,但“西江月”堅信這個從西方舶來的表演藝術,可以在節奏越來越快的中國受到歡迎,為在都市忙碌奔波的人們帶去歡樂。

(小標題)“心中有路”最重要
2016年最後一天,夜幕降臨,北京美術館後街一個不起眼的咖啡館裏,滿滿噹噹擠進來近百位觀眾,有拉著手的情侶,有背著書包的學生,零星幾張中年面孔,還有一位挺著大肚子的孕婦。
六名衣著休閒的表演者,拿著話筒輪番上場。他們絕大多數用“綽號”介紹自己,比如“西江月”“令狐衝”“梆梆頭君”。每個人表演時間只有5、6分鐘,平均兩三句話就能講出一個“段子”,台下的觀眾不時爆出笑聲。
很多人認為脫口秀表演者都得是伶牙俐齒、受過培訓的專業人才,但其實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律師、教師、健身教練、科學家,甚至還有“說話不太利索”的研究生、不善言辭的程序員,以及還在學中文的日本留學生。
建築系畢業的“西江月”曾創辦過裝修公司。2004年,他偶然在網上看到美國脫口秀表演者Chris Rock的視頻。儘管當時還要靠字幕才能看懂,但這種表演形式還是讓他躍躍欲試。
他的首次演出在一家小酒吧,只有五名觀眾,而且僅有兩人“禮貌性地笑了笑”。幾乎所有表演者都經歷過這個尷尬的過程。這甚至成為他們日後的“段子”:
“台下只有一個觀眾的時候,尷尬的不是演員,而是觀眾自己。比如有一次只來了一位女觀眾,她想起身去上廁所,她特別不好意思地看著我,我也看著她,然後她說,‘要不我先把手機押這兒?’”
他沒有放棄。俱樂部時常把表演者召集在一起討論、排練;有的人找來專業的表演教材;還有人隨時拿著小本,遇到有意思的事就記下來,生怕錯過什么“糗事”。
有一次,“西江月”想調侃騎電動車的人,“他們的速度感覺就像是在開動車”。為了說得生動,他甚至騎著摩托車在路上跟了一段。最後人家告訴他,“有沒有路不重要,心中有路才最重要。”這句玩笑話也成了他堅持脫口秀事業的信念。
功夫不負有心人。六年時間,北京脫口秀俱樂部的觀眾慢慢多了起來。舞臺從酒吧、咖啡館也搬到了劇場,票價從三十元漲到了一百元。表演者們還把脫口秀帶進了校園、社區,還給消防戰士做過公益表演。演出從“北上廣深”,擴大到二、三線城市。很多“粉絲”也成了表演者,有的還組建了俱樂部。

(小標題)喜劇裏的Rock
很多人認為,脫口秀在中國“熱”起來的標誌,是2011年黃西受邀在美國白宮新聞記者年會上的表演。他的視頻在中國社交網絡瘋狂轉發。有人稱這個相貌平平、身材瘦小的中國留學生,是“脫口秀界的姚明”。
曾有中國媒體說,他改變了外國人對中國人的刻板印象——不善社交,不懂幽默,不敢發聲。
“西江月”認為脫口秀的迷人之處,在於它背後的“演講精神”,即表演者可以自由表達觀點。能讓觀眾發笑的“段子”,恰恰是因為表演者“不走常規”,“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
Tony周是圈子中少有的能用中英文表演脫口秀的高手。他形容脫口秀是“喜劇裏的Rock”,因為它帶有批判色彩,具有現實意義。
90後女脫口秀表演者“小五”喜歡脫口秀的原因是“用語言和思想把觀眾逗樂”。
很多表演者都在用自嘲、諷刺式的“高級幽默”打動觀眾。愛傑西主打的笑點是中外文化的誤解。他是美國猶太人,但他在中國一到聖誕節,就收到周圍人“聖誕快樂”的祝福,可他從來不過“聖誕”這個基督徒才慶祝的節日。
“小五”喜歡講親身經歷的“囧事”。她有一次給“滴滴司機”評分,結果手一滑只打了四顆星,漏掉一顆。司機央求,於是她又重新登陸APP,結果又只打了一顆星。
“輕鬆,辛辣,真實。”一位80後觀眾說,“雖然很多段子有杜撰成分,但都有身邊人和事的影子。”
脫口秀的興起,也是一面觀察中國社會發展變化的鏡子。它的觀眾主要是從高校畢業的年輕人,高學歷、高收入,還有不少是“海歸”。“中國人的眼界越來越國際化了,而且物質生活充實後,人們就有了更多的精神追求。”Tony周說。
脫口秀也成為很多人精神上減壓的方式。北京脫口秀俱樂部的表演者以“北漂”、單身為主。他們生活孤獨,壓力大。幾分鐘的表演,讓他們的情緒也得到釋放。
青島人“歡樂”在北京一家IT企業打拼。他沒戶口,沒房沒車,也沒女朋友。但觀眾的笑聲讓他收穫強烈的滿足感。那一刻,他很幸福。

(小標題)曾經水土不服
“脫口秀”逐漸受到年輕人的追捧,但來到中國後也曾“水土不服”。
曾有一位來自河南的觀眾,衝到臺上和脫口秀表演者發生爭執——就因為後者開了幾句河南人的玩笑。
Tony周發現歐美國家的表演者與觀眾互動頻繁,演員有時候的“包袱”就是拿觀眾打趣。“但中國觀眾或許不太習慣這種玩笑。”他說,在相聲裏邊,演員一般捧著觀眾、貶低自己,因為觀眾是衣食父母,但在脫口秀裏,觀眾和表演者的關係是平等的。
直到現在,Tony周也不願把Talk Show翻譯成“單口相聲”,因為“幾乎在中文裏沒有一個對應的詞能解釋”。
“我們這群人就像是在中國開‘國際玩笑’。”他說。
黃西回國發展後也曾感嘆:“大部分國內觀眾喜歡直接的笑料,但老外更喜歡微妙一點的東西,讓你琢磨後才笑。”
喜劇在中國呈現流行之勢:多家電視臺在黃金時段推出喜劇節目,喜劇電影往往收穫高票房,到劇場看喜劇表演成為白領休閒的方式,而“中國喜劇院”也在北京開張了。脫口秀的出現,也是這一潮流的表現。
社交媒體和網絡視頻,讓中國人看到了越來越多海外的脫口秀節目。網民像“追美劇”一樣期待看到它們。中國電視脫口秀也由此應運而生。
“西江月”也嘗試去做自己的節目。但他不想放棄舞臺,因為那裏更傳統和正式。
“舞臺表演也是修行。”這是他十幾年脫口秀表演獲得的感悟,“以前患得患失,總愛計較。脫口秀讓我變得心態平和。順其自然,開心就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