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社會萬象)自由執業的中國醫生:行醫“江湖”

2017-02-24 21:34:48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2月24日電(記者袁全)無論院長說多少好話,許諾多高的職位,康楷最後還是離開了工作近20年的三甲醫院。他說,辭職是為了自由和尊嚴。
45歲的康楷曾是重慶一家公立三甲醫院的婦產科主任,卻用“醫奴”形容自己:幾乎24小時待在病房,每週只有半天時間休息。
作為科室領導,他還要應付一年上百次的各種檢查和大小會議,處理形形色色的醫療糾紛。他還曾親歷兩次“醫鬧”。
後來,在輾轉幾家公立醫院後,他選擇做一名自由執業的醫生。2016年3月,他聯合全國百位婦產科大夫,成立了中國第一家婦產科醫生集團——“沃醫”,寓意“醫生的沃土”。
在中國,越來越多像康楷這樣的醫生不甘束縛,離開公立醫院,選擇到體制之外的民營醫療機構執業,或者創業。
“我就像一條離開池塘的小魚,遊向更廣闊的江河湖海。”康楷如此形容自己。
(小標題)“江湖”行醫
康楷認為,醫生自由執業是緩解當下中國“看病難”的一劑“良方”。
衛生部門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80%的醫療資源集中在大城市,而其中30%又在大醫院。巨量病人涌入,也加劇了城市人口和交通負擔。
康楷在公立醫院門診一天最多看過80位病人,和每個患者的交流時間只有2、3分鐘。“最多5分鐘,否則別想下班。”
有的大夫甚至抱怨連喝水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像被釘在椅子上一整天”。
在中國,長期以來醫生是從屬於醫院的“單位人”。1999年中國《執業醫師法》出臺,“定點行醫”成為鐵律。醫生的薪酬、職稱晉陞、養老保險等都捆綁所屬醫院。
在康楷看來,醫生流動是幫助患者就近得到高品質診療的最佳方式。他說,儘管私立醫院的就診費用高,卻沒有大醫院的喧鬧擁擠,醫生有充足的時間與病人溝通。更重要的是,市場環境下,醫生可以憑一技之長陽光體面地獲得收入。
中國醫生常被詬病通過給病人多開藥或者增加檢查項目的方式增加收入。康楷在公立醫院的掛號費只有15元,其中分給他的部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在私立醫院,他的門診費是450元,他可以分得200元,餘下的歸醫院和醫生集團。“大夫在私立醫院是不會再去多開藥的。”
有人指責高價醫療只為富人服務。但自由執業的醫生們認為,私立醫院幫助病人節省的是時間成本。
大學老師陳虹去年在一傢俬立醫院分娩,費用是公立醫院的十幾倍,但她表示,時間大大節省,不會排隊兩小時,也不用考慮手術紅包等“隱形”消費。
(小標題)走不出來
國家也在陸續為醫生“鬆綁”。
2009年《國務院關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正式出臺,提出“研究探索註冊醫師多點執業”。2016年10月出臺的《“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提出,積極探索醫師自由執業、醫師個體與醫療機構簽約服務或組建醫生集團。
但願意走出體制的醫生並不多。截至2016年,北京約3000名醫師申請多點執業,佔醫師總數的不足5%。江蘇自2010年推行多點執業政策以來,提出申請的不足千人。
最強烈的反對聲音來自公立醫院。醫生“出走”,讓公立醫院的人才資源優勢受到衝擊。很多準備“出走”的醫生,後來又被大醫院拉了回去。
讓醫生們顧慮重重的還有病源,畢竟大醫院積累的病例是私立醫院難以企及的。“認廟不認人”是中國普遍的就醫習慣。知名公立醫院的金字招牌對患者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上海知名血管外科醫生張強曾說:“離開體制前,有200多臺手術等我做,但我辭職後,只有5位病人願意來找我。”
曾就職於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的龔曉明,兩年前自由執業。他把公立醫院比作上世紀80年代的國營賓館——即使服務態度不好,也不愁沒人來光顧。成長於大醫院的大夫們,一旦走出體制,就會面臨激烈的競爭。
“所以體制外的醫生往往會加倍對病人好”,康楷說,“因為病人就是衣食父母。”
(小標題)建立品牌
在龔曉明看來,“解放”醫生,首先要讓醫生跳過醫院,培育自己的口碑。
“醫療是服務行業,患者就是用戶。醫生要靠優質的‘服務’打動‘用戶’,運用‘網際網路思維’。”
2012年,他發表在微博上一篇《宮頸糜爛不是病》的科普文章一夜之間就擁有上萬的閱讀量和數千條評論。他迅速成長為擁有數十萬粉絲的微博達人,並開設微信公號,普及疾病知識。這兩年,他又活躍在網絡問診平臺。他說門診的很多患者都是通過網絡“慕名而來”。
除了醫生主動出擊,私立醫院也要花時間建立品牌。葉子隆13年前就離開北京同仁醫院創建眼科診所。十多年來他一直帶領醫生們到藏區義診,為貧困患者免費做手術。
“以前(公立)醫院是等病人,現在(私立醫院)是找病人。”
但目前,中國的私立醫院仍然良莠不齊,缺乏監管,且大多被貼上“收費高”“貴族化”的標簽,患者對私立醫院的信任感不強。
與此同時,公立醫院也在改變。近日,一些省份的試點醫院出臺政策,通過提高診療費用,破除“以藥養醫”等頑疾,提高醫務人員待遇。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醫生段濤曾在自己的微信公號上建議,公立醫院要為大夫松綁,少開會,減少不必要的行政檢查,取消醫生的職稱晉陞,鼓勵創新。“總之,要把時間還給醫生,把醫生還給病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