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體育)題:中國花滑的“花樣年華”

2017-04-05 11:08:18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4月5日電 題:中國花滑的“花樣年華”
新華社記者張寒、李嘉
一年後站在平昌冬奧會的冰面上,隋文靜、韓聰和金博洋們或許會這樣憶起赫爾辛基——原來從第一腳踏上那塊“成功率”高到嚇人的神奇冰場,中國花樣滑冰的新篇章已經開始著筆。
3月30日,本賽季傷癒復出的隋文靜/韓聰力克一眾歐美勁敵、首獲世界冠軍,令中國雙人滑時隔七年重登世錦賽最高領獎臺;而拆對重組的於小雨和張昊則維持水準、名列第四,幫助中國隊拿滿三對平昌冬奧會雙人滑名額。
一天之後,因閆涵傷退而孤軍奮戰的19歲小將金博洋自由滑發揮完美,總分晉級“300分俱樂部”,連續第二年奪得世錦賽季軍,並成功為中國男子單人滑鎖定兩個冬奧會參賽席位;女單、冰舞雖無選手躋身前十,但中國花滑隊同樣各獲得一張奧運入場券。
一金一銅、7個奧運名額,赫爾辛基果然是中國花滑的福地。18年前,申雪/趙宏博正是在這裡收穫了中國雙人滑的第一塊世錦賽獎牌,開啟了中國花滑以雙人滑為突破口的發展新里程。
18世紀中期起源於英國的花樣滑冰在歐美地區有著長達150多年的開展歷史,世界大賽的領獎臺長期為歐美人所壟斷也就不足為奇——1908年的倫敦奧運會上,兼具體育運動的力量與技巧和舞蹈動作的藝術與美感的“冰上芭蕾”已經作為奧運項目現身夏奧會,1924年法國夏蒙尼舉辦首屆冬奧會時它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正式比賽項目之一。
而中國花樣滑冰征戰世界舞臺的歷史並不算長,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開展,到90年代中期陳露獲得第一個世界冠軍,再到7年前申雪/趙宏博實現中國花滑奧運金牌零的突破,這項運動在中國經歷了從無到有、由弱到強的奮鬥歷程。
1980年在德國多特蒙德舉行的世錦賽是中國運動員參加的首個花滑國際比賽,現任中國花滑隊總教練、當年22歲的姚濱和比他小9歲的欒波出戰雙人滑,成績倒數第一;同年2月,第十三屆冬奧會在美國的普萊西德湖舉行,中國首次派代表團參加,28名運動員中便包括花滑選手;雙人滑的奧運首秀則是在四年後的南斯拉伕薩拉熱窩冬奧會上,在1983年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上獲得雙人滑第三名的欒波/姚濱以他們略顯笨拙的表演,為十餘年後中國雙人滑的真正起步與騰飛埋下伏筆。
世界的目光真正聚焦於中國花滑,則是在上世紀90年代。1994年,陳露在挪威利勒哈默爾冬奧會上奪得女單銅牌,第二年在英國伯明翰世錦賽上傲然登頂。從世界比賽初試鶯啼排名最末,到五星紅旗第一次升起在冬奧會的花滑賽場,再到中國選手第一次站上花滑世錦賽的最高領獎臺,我們用了短短15年的時間。
事實上,中國花滑的整個90年代都貼滿陳露的標簽。1992年法國阿爾貝維爾冬奧會上,此前連續三屆均無選手進入前十名的中國花滑隊收穫了當時的歷史最好成績——陳露在女子單人滑比賽中名列第六。那一屆冬奧會是中國冬季項目發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女子速度滑冰選手葉喬波先後在500米和1000米中獲得銀牌,為中國實現了冬奧會獎牌“零的突破”,現任中國短道隊主教練的李琰也在女子短道速滑500米比賽中摘得銀牌。
到90年代末期,中國花滑在國際舞臺上不再只有陳露的獨舞。1998年長野冬奧會上,陳露贏得一枚奧運銅牌的同時,姚濱的弟子——年輕的申雪和趙宏博也一鳴驚人,為連續兩屆沒有獲得雙人滑參賽資格的中國隊拿到第五的名次。1999年開始,這對優秀的雙人滑組合挑起中國花樣滑冰的重擔,相繼取得世界大獎賽總決賽冠軍、世界錦標賽亞軍。
2002年,當楊揚獨得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和1000米兩枚金牌、為中國捅破冬奧會奪金的那張“窗戶紙”時,中國花滑隊的冬奧會名單中也首次出現了三對雙人滑。亮出“拋四週”險招的申雪和趙宏博雖未能成功衝金,但在歐美選手壟斷的這個項目中拼下一枚銅牌改寫了中國雙人滑的歷史。
2006年初春,已收穫2002年長野和2003年華盛頓兩屆世錦賽金牌的申雪和趙宏博原本應在巔峰狀態,卻險些無法站上都靈冬奧會的冰面。當重傷復出的趙宏博出現在冬奧會的賽場上,觀眾給予了中國組合雷鳴般的掌聲,裁判則送來他們的連續第二枚奧運銅牌。那一次,中國雙人滑留給人們的,還有張丹在嚴重摔傷後與搭檔張昊一起堅持完賽的感人故事,以及一枚別樣珍貴的銀牌。
再一個四年過去,攜手18年、攬三塊世錦賽金牌、六座大獎賽總決賽冠軍獎盃的申雪和趙宏博在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上終酬壯志,一枚金牌讓一對冰上牽手、冰上求婚、冰上完婚的美麗身影定格為傳奇。
從“突破口”到傳統優勢項目,中國雙人滑在溫哥華之後似乎有走向拋物線另一邊的趨勢。2014年索契冬奧會的冰山滑冰館見證了俄羅斯雙人滑的全面反擊,也見證了龐清/佟健的冬奧“最後之舞”。與四年前一金一銀一個第五相比,龐清/佟健的第四名和彭程/張昊的第八名成績顯得黯淡了些許。
比成績下滑更可怕的是“青黃不接”,而隋文靜/韓聰的幾番起伏直至赫爾辛基登頂似乎可以讓人們稍稍心安——中國雙人滑雖未渡過困難期,卻可望只是短暫蟄伏。
2016年,中國雙人滑大膽地將之前已固定多年的搭檔彭程/張昊、於小雨/金楊組合打散重組,經過一整個賽季和亞冬會的檢驗,效果喜人;隋文靜和韓聰這對2015和2016年兩屆世錦賽亞軍組合也在女伴雙踝手術後復出,與於小雨/張昊、彭程/金楊共同打造中國雙人滑新的“集團優勢”。
雙人滑蓄力的同時,男子單人滑逐漸成為中國花滑的新亮點。上賽季首次參加世錦賽就為中國拿到史上首枚男單獎牌的金博洋今年在赫爾辛基再次摘銅,似乎印證著擁有閆涵、金博洋、宋楠等多名年輕優秀選手的中國男單正在向上升通道進發。
站在冬奧會的順風口,起步晚、底子薄的中國花滑“未來可期”。對於年輕的隋文靜、韓聰和金博洋們來說,赫爾辛基那塊神奇冰面所見證的,既是高峰又是起點。平昌冬奧會就要來了,北京冬奧會也並不遙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