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一帶一路·合作共贏)通訊:千年絲路今猶在,換了人間

2017-05-07 12:14:2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5月7日電通訊:千年絲路今猶在,換了人間
新華社記者
從東到西,從古到今,各種文明在不同時空境遇裏相遇、碰撞、分化、融合。漫漫絲路,正是古代溝通世界文明的一條重要通道。
千年絲路今猶在,換了人間。如今,“一帶一路”上的創業者正用他們的智慧和膽識不斷翻新絲路舊貌,共築美好新世界。
(小標題)無需紅塵妃子笑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一千多年前,為讓愛妃吃到新鮮荔枝,唐玄宗命專使日夜兼程送來嶺南的荔枝。千里奔波,苦不堪言,不少官差和馬匹甚至因此送命。
如今,產自萬里之外南美洲的優質鮮果,憑藉暢通的貿易渠道可以毫不費勁地“飛入尋常百姓家”。
每年11月到次年2月,中國消費者都可以吃到個大汁多、色深味甜的智利櫻桃。智利大型櫻桃生產企業魯卡拉伊公司貿易經理裏卡多·比亞爾對此甚是驕傲。
為了保證擺到中國消費者面前的櫻桃依然保持鮮脆的口感,智利的櫻桃生產商和貿易商做了很多努力,剛上市的智利櫻桃甚至會搭“水果專機”來到中國。
如今,中國已成為智利櫻桃出口的最大市場。根據智利水果出口商協會的數據,在上一個櫻桃出口季,智利櫻桃總產量的80%以上銷往中國。
比亞爾說,他非常期待中國和智利能儘早開通直航,讓智利櫻桃的“中國之旅”更經濟、更迅捷。
波蘭是歐洲的水果之鄉,世界第三大蘋果生產國。2014年歐美和俄羅斯圍繞烏克蘭危機展開的制裁戰使得波蘭水果業瞬間進入寒冬,蘋果出口跌至低谷。
“好在2013年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2014年我們啟動了一項主攻中國市場的波蘭蘋果三年推廣計劃,這讓波蘭果農又重新看到了希望。”波蘭果農協會負責人米羅斯瓦夫·巴利謝夫斯基告訴記者。
他說:“絲綢之路上兩個古老的國家因為小小的蘋果展開新的緣分與機遇,真是令人十分感慨。”
如今,在中國電商平臺上已經可以購買到新鮮的波蘭蘋果。對於波蘭水果在中國市場的前景,巴利謝夫斯基滿懷期待:“未來,我們還計劃把草莓、藍莓等其他波蘭優質水果帶到中國。”
(小標題)美美與共 天下大同
“星牽滄海雲帆聳,浪係天涯紐帶長。”
當年鄭和下西洋,給沿途國家帶去陶瓷與絲綢,也帶回了香料、珠寶與藥材,實現了中外商品、技術和文明的交流。
如今,中國絲路創業者們遠赴海外,帶著資金與技術,在當地紮根融合,推動產業聯通。
從秘魯首都利馬驅車,沿汎美公路南下,便能找到中國第一家在拉美投資實體產業的大型企業——首鋼秘魯鐵礦股份有限公司(首鋼秘鐵)。
1992年12月,首鋼總公司以競標方式取得秘魯鐵礦公司98.4%的股份及其所屬670.7平方公里礦權區內礦產資源的永久性開採權、勘探權和經營權,成立首鋼秘鐵公司進行經營。
經過20多年的建設,如今礦區所在的馬爾科納已從一個小漁村發展成為功能齊全、設施完備的小城。
首鋼秘鐵總經理孔愛民說,20多年來,首鋼先後投入近15億美元用於秘鐵公司的設備更新、技術改造、環境治理、生活區改善和擴建項目。公司產量從1992年的不足300萬噸增加到2015年的1112萬噸。
除了在海外投資建廠,很多走出國門的中國企業還通過與當地企業“聯姻”,實現強強聯合,優勢互補。
浙江日發精密機械股份有限公司(日發精機公司)是一家主營高端精密機床製造的企業,年銷售額超過10億元人民幣。在成功開拓中國市場後,公司將目光投向遭遇經濟危機衝擊的意大利企業。2014年和2015年,公司先後收購了意大利MCM和高嘉兩家公司。這兩家公司都是世界領先的機床製造商,它們的客戶名單上,既有空中客車、波音等著名飛機製造商,也有通用電氣、西門子等國際工業巨頭。
董事長王本善認為,提高技術、促進發展和開拓更大市場,既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題中之意,也是中意兩國企業的共同訴求。
高嘉公司所在的科爾納雷多市副市長瑪利亞·卡特裏娜·沃諾說,中國企業帶來了市場和資金,幫助意大利企業擺脫了困境,為城市帶來了稅收和就業,這是一場雙贏的“聯姻”。
(小標題)西行絲路變通途
哈薩克斯坦曾是古絲路上的重要一環。而如今,“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正賦予這片地區越來越多的時代內涵。
分別位於中國境內、哈薩克斯坦境內和橫跨兩國的三個霍爾果斯,一個是中國最年輕的邊境口岸城市,一個是哈薩克斯坦全力打造的經濟特區,還有一個是中國同周邊國家的首個跨境貿易區。眼下,這裡正經歷著由古絲路驛站向絲綢之路經濟帶重要節點的歷史嬗變。
2014年12月,位於哈薩克斯坦境內的霍爾果斯-東大門經濟特區陸港正式投入使用,這是哈境內最重要的物流中心。據特區投資主管扎斯蘭介紹,一些外資企業已陸續在特區落戶。隨著人口增加,配套的學校、醫院也正在建設之中,未來這裡將出現一座嶄新的城鎮。很多哈薩克斯坦年輕人看重特區的發展潛力和活力,甚至放棄都市生活來到這裡工作。
在哈薩克斯坦跑運輸的司機尤拉眼裏,最忙碌的那個霍爾果斯是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它橫跨兩國,佔地面積5.28平方公里,由專門通道將兩國區域連為一體,實行全封閉管理,運營模式全球罕見。來此採購中國商品的中亞客商絡繹不絕。在合作中心義烏國際商貿城經銷床上用品的張偉介紹,他的客戶大多來自哈薩克斯坦,也有來自吉爾吉斯斯坦、白俄羅斯等國的商人。
位於中國境內的霍爾果斯市目前已成為中國向西開放的重要節點。絡繹不絕的中亞和中歐班列也將霍爾果斯市與外界緊密相連。一旦哈薩克斯坦境內連接西歐和中國西部公路的“雙西公路”竣工,從中國到歐洲的貨運時間將從海運的40天縮減到陸運的10天。(執筆記者:陳瑤;參與記者:陳寅、肖春飛、趙暉、申宏、高春雨、冷彤、趙宇、陳序、羅娜、王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