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中國聚焦)北京衚同裏的“農夫”

2017-05-08 21:07:45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5月8日電 題:北京衚同裏的“農夫”
張悅鑫 任沁沁
在繁華的北京城裏,本想著只過悠閒“城市農夫”生活的張貴春,最近有些忙碌,來向他諮詢屋頂花園建設經驗的人多起來了。
北京市正在整治和改造一些衚同,一部分加蓋的違建拆除後將建成屋頂花園。
位於珠市口東南角西草市東街畔的自家屋頂,張貴春搭起80多平方米的菜園子,一條“L”形石頭路貫穿其中。
一個月前,他剛在石頭路兩邊磚頭圍成的“菜地”裏播撒下瓜果蔬菜種子。現在,藤蔓已經順著架子爬到了最上面。“過不了幾天,太陽越來越熱了,它們就會搭起涼棚為我遮陰。”張貴春把這些瓜果當成自己的孩子。戴著草帽、穿著白背心、濃眉大眼的他說話總是笑著。
伴隨中國經濟蓬勃向上,首都北京城市建設日新月異。鋼筋混凝土的叢林中,如何在有限的區域內增大綠化面積,使城市立體式綠化,是近年來環境治理的創新熱點。
屋頂是都市中尚待開墾的“處女地”。中國有大量的屋頂素面朝天,未被有效利用。人們夢想在屋頂有限空間內開闢一方園地,將田園搬入城市,在樓頂締造良田。
張貴春的菜園子原來就是一處大雜院中的“垃圾倉庫”。“我就是玩兒。”本著這種心態,張貴春把一個容納30多人、臟亂差的大雜院,變成了很多城市人嚮往的菜園子。
原來的他每天在屋裏過著單調的生活,很少與外界接觸。2012年的熱播《舌尖上的中國》,讓張貴春和他的屋頂菜園火了一把。
那之後,這裡成了一個聚集地,街坊四鄰時不時來喝茶、聊天。鄰居們口口相傳,又吸引了很多前來參觀的人。平日裏他還組織社區民眾,分享自己在屋頂種植的經驗。
張貴春和他的屋頂菜園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如今他已是北京屋頂綠化協會常務理事。
綠化觀念從娃娃抓起。北京屋頂綠化協會幫助史家小學在教學樓的屋頂種植了花卉,在張貴春的指導下種出了蔬菜、玉米等農產品。農業大學還組織學生來到現場學習,他負責講解。
屋頂綠化可以顯著緩解都市熱島效應,在北京這樣的大都市,可以利用的屋頂數量龐大。經測算北京市屋頂總面積約2億平方米,相當於277個故宮,如果屋頂綠化達到10%,就是2000萬平方米,相當於近10個天壇公園。而目前全北京僅完成屋頂綠化近200萬平方米。
北京一直在嘗試採用新技術進行屋頂綠化。2005年起,北京市政府開始推廣屋頂綠化,此項工作還曾被寫進市政府與各區縣簽訂的園林綠化責任狀裏。
除了北京,中國實施屋頂綠化的城市還有上海、杭州等地,上海新虹橋中心大廈商業裙樓上的2300平方米花園式屋頂綠化,既具現代化園林面貌,又富含古典園林之美;杭州將在“十三五”期間新增30萬平方米的屋頂綠化面積。
中國屋頂綠化大規模發展有什么障礙?北京屋頂綠化協會首任會長譚天鷹說:“屋頂綠化不是園林系統一家可以建設、鞏固下來的事。關鍵是房屋涉及的各產權單位,是否願意拿出屋頂來做這件事。”
此外,中國屋頂綠化面臨的問題之一是屋頂承重,因為樓房在建設之初並沒有把屋頂結構和承重花園的能力結合進來,存在安全隱患。
“用很少的土,就能結出果實。”張貴春的秘方解決了這個問題。他用了四年時間,結合所學中藥專業知識,配出一套如何在少量土壤情況下長出果實的秘方,效果奇好。
可惜因為成本太高,沒辦法運用到市場上。一小把中藥的成本是20元,如果運用到大面積的屋頂菜園,資金就是很大的問題。
張貴春一直在和專業人士研究,到各地學習如何降低成本。他想把自己的秘方進一步完善並推廣,這樣可以解決很大的資金和技術問題。“我一個小小的市民能為國家做的,就是這點小小的貢獻。”
建成了大屋頂菜園的他,住在大雜院中一個十平方米的小屋子裏,只放得下一張床、一台電視機和只夠裝得下他不多的幾件衣服的衣櫃。
“我這輩子有我的菜園子,夠了。”張貴春沒有大的理想,只想老老實實做一個農夫。
但屋頂菜園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態度,正在被更多的城市居民看見、認同。
菜園最深處放著一把藤椅、一張桌子。每天起床,張貴春坐在椅子上,沏上一壺茉莉花茶,聽聽廣播,偶爾松松土。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們來訪時,就一塊聊天,打牌下棋,像許久未見的老朋友,無需客套,菜園子就是彼此最好的媒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