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中國發展醞釀世界機遇:俄羅斯人中國“圓夢”

2017-05-13 14:24:39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5月13日電(記者溫馨 熱尼婭)中國巨大的市場規模使其成為創業的新風口,受到鼓舞的不只是中國人,還有不少嗅覺敏銳兼具實力的外國人。各行各業在華外國從業者的人生軌跡都在悄然發生變化。
俄羅斯姑娘阿羅娜是第一批來華開辦健身房的外國教練,12年來一直致力於研究和實踐將普拉提運動引進到中國的健身領域和運動康復中。她的學員中既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年紀最小的學員只有5歲,最大的87歲。
身姿輕盈,體態挺拔,穿著一身瑜伽服的阿羅娜向記者講述起她在中國的從業故事。1988年從布拉戈維申斯克體校畢業後,阿羅娜第一次來到中國。在長春學習了兩年漢語後,她來到北京,就職於中國一家健身俱樂部。2003年,由於中國發生了“非典”疫情,絕大多數的健身房關閉,阿羅娜決定前往馬耳他學習英語。
“返回中國前,朋友介紹我去上海學習普拉提。17歲時因為墜下摩托車導致背部脊柱受傷後,傷痛一直伴隨著我。但自從開始學習普拉提,大概一年半的時間內,疼痛感神奇般地消失了。”阿羅娜回憶道。考取了亞洲體適能教練證書和北極星普拉提教練證書後,阿羅娜於2005年在北京開辦了自己的普拉提生活館。
一走進她的普拉提生活館,就感受到了別樣的溫馨:在20多平方米的團體課教室裏,瑜伽墊上的小朋友在媽媽的幫助下,伴著音樂練習著呼吸和伸展。孩子們笑聲清脆,親子間其樂融融。
阿羅娜的工作室每週開設兩節這樣的普拉提親子課。一位學員媽媽告訴記者,孩子在發育期最易出現不良姿勢,練普拉提不僅能幫助孩子塑造挺拔的體態,還能增進親子間的情感。
阿羅娜說:“隨著中國開放程度的不斷提升,來中國工作的外國人也越來越多,他們把許多西方的運動理念帶到中國,對學員在健身期間的飲食進行合理搭配,為中國人設置有針對性的課程。”在她看來,體育休閒日益成為中國人生活的一種狀態,其市場也越來越受到關注。
《經濟學人》雜誌發佈的統計數據表明,中國人參與體育鍛鍊的熱情日益高漲,有三分之一的中國人養成了經常鍛鍊的習慣。在此背景下,健身中心、體育健身培訓等細分市場吸引了大量資金。
阿羅娜感慨地說:“北京這座城市越來越國際化,我可以在這裡做我喜歡的事情。發展中的北京非常有活力,活力中又蘊藏著大量機遇。”
同樣在中國圓了自己教練夢的薩沙來自世界上最冷的城市之一——俄羅斯雅庫茨克。2008年,薩沙在家人的支持下來到中國讀大學,但畢業後她並沒有很快找到合適的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北京一家滑冰場滑冰的薩沙被2001年四大洲花樣滑冰比賽冠軍李成江發現,邀請她到自己的滑冰俱樂部工作。
直到現在想起來,薩沙還是不無興奮:“儘管從六歲起就開始學習花樣滑冰,也在中學時成為過奧運會的後備力量,但我從來沒想過花樣滑冰會變成我的事業。”
薩沙現在有50名學生,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花樣滑冰雖然美麗,但也是一項考驗平衡力、受挫能力和意志力的運動。看到自己的學生一天天變得更強,我感到非常欣慰。我想教給他們的不僅僅是運動,更是如何戰勝自己。”薩沙說。
正因為在中國的教練經歷,薩沙去年夏天參加了俄羅斯花樣滑冰奧運冠軍葉甫根尼·普魯申科的教練阿列克謝·米申在北京舉辦的集訓班。“中國給了我美好的經歷,我很感激生命中能有這樣的機遇。”薩沙感慨道,“中國已經成為世界花樣滑冰的強國,冰雪運動也正逐步成為深受中國人喜愛的運動。2022年北京冬奧會提高了中國百姓對於冰雪運動的喜愛,我相信中國的冰雪運動會迎來新的發展。”
在中國,薩沙不僅收穫了事業,也收穫了自己的愛情。去年四月,她與俄羅斯小夥亞歷克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亞歷克斯是一名髮型師,2012年,27歲的他帶著對髮型設計的獨特見解來到中國,展開在中國的職業“冒險”。
對亞歷克斯而言,中國是一個新鮮的國度;對於中國市場而言,他也是個新鮮的面孔。在語言和文化背景的差異下,亞歷克斯最初在中國的創業並不那麼遊刃有餘——融資遇阻、信息缺失等都成為了他必須克服的難關。
逐漸地,亞歷克斯發現中國人對於髮型的要求與歐洲人大不相同,因為發質和頭型的不同,為中國人剪頭髮時也不能完全照搬西方的手法。在與客人不斷溝通交流的過程中,這位“通情達理”的俄羅斯理髮師有了越來越多的固定客戶,他在中國的事業也漸漸步入了正軌。
他坦言:“五年間,北京發生了太多的變化,而變化中的機遇,是我選擇留在這裡的最大理由。中國的地理位置非常好,是四處出遊的中心點。在中國,我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國的同行朋友,每個地方都有其獨特之處,我看到了不同的發質、頭型,認識了不同的事物、文化與習慣,這些給了我很大的靈感和啟發。”“當然,也因為我遇到了薩沙。”亞歷克斯笑著說。
亞歷克斯的下一步規劃是在中國開辦自己的培訓中心,為世界各國的髮型師提供交流切磋的平臺,讓東西方髮型師在這裡“碰撞”出不一樣的火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