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行走中国)洪水围村不进村——探究千年古村的防汛之道

2017-06-28 14:11:52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南昌6月28日电题:洪水围村不进村——探究千年古村的防汛之道
新华社记者高皓亮
“我嫁过来40多年,很少见到村里进洪水。”村外西河水暴涨,洪水一度逼近沧溪古村村口,但终未能进村。村内绕流的水沟内,发源于后山的溪水潺潺流淌,61岁的陈时兰每天就著溪水洗菜。
溪水流出村口汇入西河。靠着茶叶贸易,这个隶属江西景德镇市浮梁县勒功乡的古村曾经盛极一时,房屋鳞次栉比,商铺林立,小巷纵横交错。在古村有个说法,沿着巷子走很可能会迷路,但只要顺着水流方向,就一定能走出去。
最新一轮强降雨还在持续,长江流域多个省份发生洪涝灾害,部分地方暴雨引发山洪及泥石流等地质灾害,有的地方已造成人员伤亡。然而,皖赣交界处的一些古村,却始终洪水围村不进村、村内积水不进屋。
沧溪古村居民朱姓占到90%以上,根据族谱记载,自宋代初期(公元960年—968年)建村以来,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在世代居住于古村的朱军全来看,这个千年古村逢洪水而不涝,主要归功于村庄内发达的排水系统。
漫步古村小巷,石头砌就的水沟,依著村庄地形由高向低,水流借着自然落差奔流而下,及至房屋拐角处,又设置90度转角平移,流速就此放缓。转角上覆青石板,并凿有方孔,大的足可成人手臂探下捞取杂物,小的也能插下竹竿藉以疏通。
“古村巷巷相通,沟沟相连。”朱军全说,即便是村民居住的房屋内,也和屋外的排水沟系相连。在一座清朝时期大茶商的徽派老屋内,雨水顺屋顶的天井落下,堂内有暗沟联通屋外水沟。房屋的主人一般在天井下的暗堂放养黄鳝、泥鳅或者乌龟等,动物穿梭暗沟,辅助疏通水道。
浮梁县江村乡另外一座建于东汉光武年间的严台古村,同样经受住了这次洪水的考验。站在古村后山俯瞰,村庄坐落在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谷中,东为谷底,西为谷口,口小里大,形如燕巢,清澈的严溪自北向南流过村口,抵山甩首向西而去。
整个村庄的佈局宛若一片树叶,青石板铺就的主街道为主茎,小巷成支脉辐射两边。村庄整体坐北朝南,但各家房屋朝向不一,均依山就势,顺应自然地貌起伏而建。古村76岁的江双安老人认为,这一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佈局理念,是古村历经洪水而不涝的关键。
10多年前,在县城工作的江双安退休,他没有留在城里养老,而是选择回到祖上世代居住生活的古村之中,做起了古村的研究。江双安研究发现,古村先祖的建设理念中,对水不只是防範,还因势利导,用水来保护古村。
近30多年来,古村的一些古宅破损倒塌。江双安说,这和古村村尾的一口收风塘的荒废有一定的关系。
古村民居多砖木结构,每逢秋季到来,北风呼啸,古村空气干燥,适于白蚁繁衍,白蚁毁木导致房屋倒塌。“村尾收风塘起作用的原理就在于,塘边遍植大树,树阻北风折向水面,风挟水气吹向村庄,调节空气溼度,减少白蚁繁殖。”江双安站立的原收风塘不远处,一口新的水塘已经启用。
选址独到、巧妙佈局……在朱军全、江双安等古村村民看来,古村不涝,这些都很重要,但更离不开古村始终坚守的天人合一、和谐平衡的生存理念。后山的树木植被不可砍伐破坏,以免带来滑坡泥石流之害,流出村口的水不可直接排入河流,要在村口的水塘中自然净化之后方可排出。
“古村的人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古村的山山水水自然会帮我们抵御灾害。”江双安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