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體育)倆月沒工資不算啥 有球踢就很好了——草根女足的生存困惑

2017-07-08 15:32:53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天津7月8日電 題:倆月沒工資不算啥 有球踢就很好了——草根女足的生存困惑
新華社記者鄭昕、王君寶
頭頂有高鐵駛過,身旁有致遠塔矗立,在天津市火車頭體育場展開的第十三屆全運會群眾比賽籠式足球項目可謂融匯古今。在首日的比賽中,一位挑染金髮、酷似貝克漢姆出道時造型的女選手,與其他髮型樸素的女孩對照更顯獨特。來自陜西隊的張靜踢球已經有十多年,在一群年齡小很多的隊友中,她對此次比賽看得尤重,但足球夢中的煩惱也有不少。
與名字的寓意很不相符,張靜一直是個並不安靜的女孩,特別是對足球的喜愛達到了癡迷的程度。與其他女孩不同,她說自己愛上足球並不是因為帥氣的球星或是經典的比賽,而是單純喜歡在場上奔跑爭搶的感覺。“我上中學就踢球,當時在學校哪有女孩踢球啊,但我就是喜歡,大不了就和男孩子一起踢嘛。”
1988年1月出生的張靜,如今在西安一家物業公司工作,像任何一位上班族一樣兩點一線地在城市奔波打拼,運動成了她工作之餘僅有的愛好。相比之下,這次代表陜西參加籠式足球項目的女球員中,除她之外都是1995年後生人,還不乏“00後”球員。年近三十的她,自然成了隊中的“大姐大”。
“畢竟年齡大,閱歷多一些,在隊裏面大家也都比較尊重我。”雖然話說的很謙虛,但司職前衛的她無論場上場下,都有球隊核心與精神領袖的風範。
對於這次比賽,張靜特別看重。上半年預賽時就請了一個月的假,如今集訓加上來津參賽,她又跟老闆開了張為期一個月的請假單。“相當於兩個月沒有工資和獎金,年終獎也會受到影響。”張靜低著頭說得很平淡,“但是跟來參賽相比,這些都不算什么。能參加全運會,這個經歷是用錢買不到的。”
在她看來,這次比賽之所以珍貴,不僅是能代表陜西出戰國家賽事,還有可以多打比賽的興奮。“畢竟在陜西想和同水準的女足對手們好好踢一場球,實在太難了。”說到這裡,她的雙眼突然亮了起來。
“陜西雖然民間足球很發達、草根聯賽很多,但是踢球的女孩太少了,有的話也組織不起來比賽。”張靜也道出了自己的煩惱,“全陜西算的上的民間女足隊只有我常去的那一支俱樂部,所以基本每週至少一場的比賽,我們都是和男子踢,雖然也不是一定打不贏,但是畢竟體能上對抗上差了很多,最後我們踢得沒意思,他們也踢得沒勁頭。”
據陜西省足協的李樂透露,這個名叫DGA的女足俱樂部除了本地各行各業的女球迷,還有陜西女足專業隊的退役隊員,平時聚在一起踢踢球,“但俱樂部其實一共也就20來人,規模不大組織也並不固定”。
“去年這家女足俱樂部和河南的業餘球隊打了對抗賽,終於算是真刀真槍的對決。但今年還辦不辦也不好說,畢竟拉一支隊外出各項開支就來了,女足的贊助不太好找,特別是草根球員。”他說。
上學時有足球愛好的女孩不少,但走進社會,又有幾人能將足球的夢想堅持下去?這是張靜的煩惱,她的隊友中有不少也存在同樣的困惑。陜西隊的萬璐目前在陜西理工大學上學,她從小學就開始練球,之後進入校園足球圈內知名的留壩縣中學,足球夢一直伴隨著她。“小時候想著能夠成為孫雯那樣的球星為國家效力,但是感覺今後想走職業化道路、甚至安安心心地踢球還是不太容易。”
張靜說,她們那支俱樂部的全名是“Dream Girls Alive”(足球女孩的夢想長存),當初大家集思廣益起這個名字,就是想要致敬那個在綠茵場上自由奔跑的自己。
“踢球的女孩最美麗。”撂下一句話,她踏上綠茵場開始了比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