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國際·天下人物)稻田朋美:從安倍接班人淪為“棄子”

2017-07-28 17:00:09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東京7月28日電(天下人物)稻田朋美:從安倍接班人淪為“棄子”
新華社記者王可佳
日本防衛大臣稻田朋美28日宣佈辭職。這名曾被視為首相安倍晉三接班人的極右翼政客黯然退場。
自從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中慘敗以來,選前頻頻失言影響選情的稻田成為眾矢之的,而近期持續發酵的防衛省涉嫌集體掩蓋自衛隊維和行動記錄的“瞞報門”,更將她推到風口浪尖。
作為安倍心腹,稻田此番辭職後是否會被另有重用抑或退出政壇,備受外界矚目。
(小標題)律師出身 因右翼史觀被安倍相中
稻田1959年出生於福井縣,1977年考入早稻田大學法學部。後來她成功通過司法考試,成為一名律師。
稻田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幾年後就回家相夫教子。由於其夫稻田龍示是日本右翼報刊《產經新聞》和旗下《正論》雜誌的忠實讀者,稻田也養成了同樣的閱讀習慣,本就有嚴重右翼傾向的她頓時找到精神上的共鳴,開始以讀者身份積極投稿。
除此之外,稻田還是極右翼團體“日本會議”所辦刊物的擁躉,頻頻在上面發表否認南京大屠殺、鼓吹參拜靖國神社等右翼言論。
稻田發表的文章引起了右翼團體的注意。當時日本國內正在進行對《每日新聞》有關南京大屠殺“百人斬”報道的訴訟,原告聲稱報道是子虛烏有,要求恢復兩名因此被南京軍事法庭處死的戰犯名譽。原告律師團團長高池勝彥力邀秉持同樣歷史觀的稻田一同出庭,稻田欣然應允。
稻田曾表示,自己當時對政治其實並無興趣,卻無法眼睜睜地看著日本因“謊言”而“名譽受損”。
事實上,稻田的右翼思想受其家庭影響極大。其父是日本知名的保守派政治運動家,與眾多極右翼團體往來密切。
儘管聲稱對政治沒有興趣,但右翼史觀還是將稻田推到了政治道路上,而她的“引路人”正是安倍。2005年,稻田受邀到自民黨總部進行有關“南京大屠殺‘百人斬’純屬虛構”的主題演講,被當時還是自民黨代理幹事長的安倍一眼相中,自此步入政壇。
(小標題)平步青雲 追隨安倍獲精心栽培
稻田初入政壇就被委以重任。2005年8月,小泉純一郎內閣的郵政民營化法案被議會否決,小泉為推進法案而提前解散眾議院。受安倍力邀,稻田成了小泉內閣的一名“政治刺客”,任務是在選舉中阻止反對該法案的人選當選。
當時,儘管稻田只以300餘票的微弱優勢當選眾議員,但作為臨危受命的新人,她還是贏得了“開門紅”,也為日後的政治生涯奠定了基礎。
安倍對稻田的栽培可謂處心積慮,不僅將稻田引入了自身所屬、首相輩出的自民黨內傳統派系“細田派”,更是精心為其政治生涯鋪路。即使在自民黨“下野”時期,安倍也不忘照顧這位“弟子”。2009年安倍剛一齣任日本極右翼超黨派議員組織“創生日本”會長一職,便迫不及待將稻田任命為該組織的要員。
2012年,隨著安倍再次上臺,從政資歷尚淺的稻田也一步登天。同年12月,她被任命為行政改革擔當大臣。2014年,安倍更是將稻田當成“下一代新星”重點培養,把她安排在自民黨內三大要職之一--政務調查會長的位置上。
面對安倍的悉心栽培,稻田也不忘投桃報李。2014年訪美之際,稻田不忘用臨時猛補的英文為安倍背書,稱讚安倍是“真的勇士”。此外,稻田時刻不忘展現追隨安倍的決心,她曾告訴媒體,沒有安倍首相就沒有今日從政的自己,自己與首相在思想信條上“高度同步”。
(小標題)黯然退場 政治生涯何去何從
2016年8月,安倍進行內閣改組,任命毫無安保和防務經驗的稻田為防衛大臣。安倍這一人事調整被解讀為給予稻田歷練的機會,稻田作為“安倍接班人”的地位逐漸明確。
稻田本人似乎也篤定,自己將是下一代首相的人選。她曾聲稱政治家的終極目標不外乎出任首相,不諱言扛起下一代領袖“擔子”的意願。
不過,在出任防衛大臣之後,稻田的政治生涯卻開始走下坡路。2017年以來,稻田在公開場合頻頻失言,更因“瞞報門”等醜聞成為輿論焦點。
然而,不管在野黨怎麼炮轟,安倍就是不管不顧,力保稻田。稻田的淺薄任性和安倍的包庇袒護招致越來越多人的不滿,自民黨內也開始出現質疑稻田的聲音。
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之前,稻田為自民黨候選人助選時再次失言,以自衛隊名義為候選人拉票,被批“公權私用”“破壞自衛隊政治中立立場”。她的言行也直接導致自民黨的選情亮起“紅燈”,隨後在選舉中慘敗。稻田由未來接班人淪為安倍內閣中最大的“薄弱環節”。
“瞞報門”近期不斷發酵。重壓之下,支持率大幅下滑的安倍被迫決定撤換稻田。
儘管稻田辭去防長一職,但這並非意味著她的政治生命就此終結。正如稻田自己所言,她的軍國主義思想和歷史觀與安倍驚人相似,在修憲、歷史、安保問題上都是安倍的堅定追隨者。安倍可能會給稻田在黨內安排一個可以養精蓄銳的位置,她接下來的去向將備受矚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