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體育·全民健身)題:尋找理想的健身房——城市居民健身之惑之四

2017-08-08 11:31:4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8日電 題:尋找理想的健身房——城市居民健身之惑之四
新華社記者
當今年從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的楊睿計劃留在北京工作時,他一直在為一件事犯愁,那就是畢業之後去哪裏健身。
“我從高中開始就有健身的習慣,大學里正好有健身房,所以很方便。”楊睿說,“畢業之後,去哪裏健身就是個問題。畢竟外面的商業健身房品質參差不齊,想找到一家性價比不錯的健身房需要花點功夫。”
楊睿發現,北京的健身房是一分錢一分貨,硬件、服務好的自然會貴一點,差一點的就便宜一些。“一般來說,那種器材全、比較新的健身房一年光是辦卡的年費(不算私教)就可能在五千以上。普通的那種一般也在兩千至三千元左右。至於那些大街上到處派發傳單,一千多元的建議大家就不要去了。”
告別校園,楊睿需要在北京租房子,周圍有沒有合適的健身房也是他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同時他也在考慮繼續在學校健身,一方面性價比較高,另一方面巡場教練對學生友好、熱情,不像一些商業健身房裏的教練只想著推銷課程。
“在學校的時候經常抱怨健身房對外開放,讓學生們覺得很擠。現在自己要成‘外人’了,才覺得學校健身房對外開放還是蠻好的。”楊睿說。
目前在廣東省外事辦公室工作的黃炘是一名健身發燒友。在北京上大學的時候就已經在外面的商業健身房辦卡健身。
“當時貪圖小便宜辦過一張健身卡,那個健身房在地下室,環境很差,器材總出問題,辦完卡之後的服務也和辦卡前完全不一樣。”
到廣州工作後,黃炘先是在單位的健身房練,但單位裏器材比較少,且健身的人不多,“缺少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相互鼓勵的感覺”。對於健身要求越來越高的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商業健身房。
“現在算下來,一個月在健身方面的花費大概是2000多塊。”
黃炘也表示,健身房收費貴也有貴的道理,但是一定要謹防被無良健身房“忽悠”。
“他們看到你是‘小白’,就會想方設法給你推銷課程,而不考慮你的實際情況。所以要是新手去健身房,最好找個懂的人陪你去。看到有懂行的人,那些教練也就不會再吹得天花亂墜。”黃炘說。
潘棠寧剛從美國留學回來,她曾在德國做交換生,現在準備在南京找工作。回國之後,她覺得國內的健身房在服務方面還有提高的空間。
“我在美國是去小區裏的健身房,器械挺全,環境也很好,有專人每天打掃。那邊健身的氛圍比較好,一些爺爺奶奶也會去舉舉鐵、踩踩橢圓機。
“在柏林交換的時候我去的是商業健身房,健身房從早上六點多一直開到淩晨十二點,晨練很方便,不像南京的健身房基本是九、十點才開,晚上是十點以後就不讓進了。還有一點是柏林的健身房都會有消毒液和紙巾,用完器械以後能擦乾凈,方便下一個人使用。”
潘棠寧說,她在柏林辦健身卡,學生月卡60歐元,辦年卡還會更划算;南京這邊月卡是680元。從價格上看差不多,但是條件要比國外的差很多,總的來說南京健身房的價格還是偏高。
現居倫敦的張磊來自北京,他對國內外健身房在服務方面的一些差異也有感受。來到英國後,他選擇了從家走路只要10分鐘的一家設備齊全的健身中心。過去3年來,他一直是這家健身中心的會員,一年的會費是599英鎊(約合5400元人民幣),“與國內中檔健身房年卡相當,不過肯定比國內的軟硬體好很多”。
在國內也喜歡健身的張磊說,國內和國外健身的最大區別,是英國人非常在意自己的健身環境,健身意識也特別好,大家很在意自己的形體。健身中心的設備很好,器械配備比較先進,最關鍵的是健身體驗好,很少出現搶器械的情況,高峰期洗澡也不用排隊,說明健身中心沒有超售的現象,私人教練也很規範,少有混事的。
張磊表示,國內健身環境還不夠完善。“大家都在說健身,但堅持下去、練出效果的人太少,主要還是健身房數量少的緣故。國內的生活緊張,下了班之後不管開車或者坐車去健身房,練完都要晚上10點了。倫敦的社區健身房很多,健身變得相對輕鬆。”
潘棠寧和張磊所提到的問題在國內的很多城市中都存在,不過一批新型健身房已經開始意識到提升服務水準的重要性,並在保持位置、價格“親民”的基礎上逐漸向歐美高水準健身房看齊。
曾擔任青鳥體育董事長的王鋒在健身行業從業多年,作為“光豬圈健身”品牌的創始人之一,王鋒認為中國健身行業的劇變正在發生。過去的健身房都是“大而全”,現在人們身邊“小而美”的智能化健身房正在崛起。
王鋒介紹說:“像光豬圈健身這樣的新型健身房,它的特點是不依賴預售年卡,以月卡銷售為主,降低健身者的決策成本,這本身就是對消費者最好的服務升級。同時我們把健身房建到寫字樓、社區中去,把很多網際網路的工具手段、理念方法融入進來,倡導輕量化管理、智能化服務,這種模式讓我們吸引了很多消費習慣依賴網際網路或者之前被年卡擋在健身房門外的年輕人。”
據王鋒介紹,2017上半年光豬健身圈會員年齡統計顯示,會員平均年齡30.9歲,20到40歲年齡段會員比例達到97.18%,遠超傳統健身房中同年齡段健身者的比例。
“其實我們想做的事,就是讓健身對消費者來說像喝牛奶一樣簡單,這也是市場的需要。健身行業劇變的時代已經到來。”王鋒說。
首都體育學院校長鐘秉樞也認為,百姓身邊的小型健身房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不過在他腦海中有一張更為宏大的設計圖。
“目前大部分社區裏體育部門都建設了健身路徑,如果說這是1.0時代的話,現在需要2.0版本了。健身路徑是標準化的,我們也應該順應時代需要,在社區建設標準化的健身房。健身路徑適合老年人鍛鍊使用,健身房則更受年輕人歡迎。”鐘秉樞說。
“如果新建的健身房都有可穿戴設備和互聯互通的雲技術設備,就可以用網際網路+的形式把一個個健身房連接起來,進而與開具運動處方的研究中心連接起來,把過去相對落後單一的健身房有機地整合在一起,這樣就能更好地發揮政府的體育公共服務職能。”(執筆記者肖亞卓、王子江、吳俊寬,參與記者孫亮全、劉金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