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中国西部护林员:三十余年如一日坚守祁连山余脉

2017-08-13 11:01:37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兰州8月13日电(记者程楠)32年有多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在林子里转一天,时间慢的就好像过了一辈子;护林32年,就好像发生在昨天。”54岁的王有银说。
护林员王有银工作的地方在哈思山林场,这裡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地处中国西部腹地甘肃省靖远县西北。黄河自乌金峡进入靖远,绕哈思山向东流去。
记者随王有银来到哈思山深处,漫山遍野种植的油松、云杉随风摇摆,不时有湍急的“水流声”从山中传来,“那不是黄河,是松涛声。”王有银说,除了看护森林,多年来,他和同事们每年都会持续种树,为哈思山增加绿色。
“过去,为了建房或者卖钱,住在哈思山附近的农民常常盗伐森林。”家住附近的二合村村民石存清说,从2001年之后,国家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和封山禁牧政策,大多数村民都搬离了哈思山,盗伐现象绝迹,他自己也成了一名护林员。
王有银告诉记者,每天早上8点多吃罢早饭,他和石存清等同事就带上干粮各自出发巡山。他负责6000亩山林,基本上步行4天可以完成一次巡视。山地陡峭难行,王有银每小时只能走3至4公里。这样的山路,他走了32年。粗算下来,可绕赤道3圈多。
“一个人巡山,走在林子里很寂寞,有时候还会害怕。”王有银说,除了工作条件艰苦,自己最亏欠的还是妻子和孩子。1998年,林场防虫任务重,自家田里的麦子也熟了。他选择留守在森林防虫,等忙完林场的活儿回到家时,地里的麦子全都干了。
那几天,王有银不敢懈怠,用喷雾器打溼了麦子再来抢收。一场雨之后,他发现地里又长出了青苗,“散落在地下的麦粒比收获的多,遇到雨水就长成了青苗,再也没法收割了。”王有银说著,泪水止不住在眼里打转。
“种树是个啥营生?能挣来钱?”面对妻子的抱怨,王有银没有反驳,没过几天,又回到林场继续工作。如今,除了单位缴纳的养老和医疗保险,王有银每月有近2000元收入,妻子在家务农,他的一双儿女也各自组建了家庭。
在林场院子里,有一棵王有银上世纪90年代初种下的云杉,当时的小树苗如今已有10多米高。“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去看看这云杉,拍拍它,就跟自己的老朋友一样。”
王有银和同事们多年来的辛勤工作,换来了哈思山的万亩青山。哈思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站长陶小龙告诉记者,由于保护得当和连年植绿,哈思山的林线下降了50米至200米不等,木材年净生长量3373立方米,“从2005年至今,累计造林超过15000亩。”
如今,渐绿的大山成了野生动物的乐园。记者看到,成群的岩羊、野鸡在林区内觅食,见到人也毫不躲避。“今年,我务玉米,点了两次种子都没种成,都被野鸡吃掉了。”石存清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