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港澳臺)我在故宮實習——記四位香港年輕人的“別樣假期”

2017-08-16 14:54:28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16日電(記者趙博)在故宮實習的這些日子,梁碧珊總是喜歡提前半小時來上班。趁著閒暇走進禦花園,靜靜聆聽古老園子裏生生不息的蟲鳴鳥叫,細細品味每塊青磚之上留下的歷史印痕。當遊人裹織著白日喧囂又一次漫卷這方天地,她已經悄悄回到辦公室開始一天的忙碌。
這個20歲的香港嶺南大學歷史系學生是幸運的。得益於特區政府與廣東省聯合推出的“青年內地實習資助計劃”,她與其他14名文史專業香港學子獲得全額資助,在7月中旬來到北京,走進擁有近600年曆史、居住過明清兩朝24位皇帝的紫禁城,開展為期6周的實習。
梁碧珊被分配到古建部。“以前我比較關注故宮文物,書畫瓷器、奇珍異寶……如今,對這座中國現存最大最完整的古建築群有了全新認知。”她說,紫禁城裏的每一座宮殿、每一處亭臺樓閣乃至每一段雕梁畫棟,寫滿了歷史密碼。以彩繪為例,建築時期不同、主人等級不同,筆法工藝都大不相同,“越研究越著迷”。
她還趕上了養心殿百年大修。跟著帶教老師爬進美輪美奐的八角渾金蟠龍藻井,一寸一寸測量內部的彩繪紋飾,“這麼寶貴的機會,做夢都想不到!”
22歲的香港浸會大學歷史教育係男生林軒在宣傳科實習。“這是個可以跑遍紫禁城每個角落的好差事。”他說,不久前接到陪同一個紀錄片攝製組拍攝文物修復的任務,心裏簡直樂開了花,“在距離不到20釐米的地方親眼見證一卷字畫被妙手回春,比坐在電腦屏幕前看《我在故宮修文物》精彩多了!”
嶺大中文系女生陳伊琳則常常沉浸在“把寶貝捧在手心”的幸福裏。“我在攝影科實習,主要工作就是輔助老師為宮裏的文物拍照。”她笑著說,同伴都羨慕自己是團裏“國寶摸得最多的人”。其實去考古工地拍攝更值得回味,“很少人知道故宮裏還在進行新的考古作業,那是一種‘在歷史中發掘歷史’的成就感”。
根據個人意願和部門需求,故宮博物院將15名香港實習生安排在展覽策劃、藏品整理、公眾教育、公關宣傳等不同崗位,並配有專門的帶教老師。在不斷撲面而來的工作驚喜中,這群充滿朝氣的年輕人很快適應了“早八晚五”的作息節奏,也在前三殿後三宮以及東西六宮的來回穿梭間,逐漸找到身為“故宮人”的自豪與快樂。
“故宮好比一本大書。從前的我們僅僅觸摸到封面、扉頁和目錄,也可能走馬觀花般匆匆瀏覽個別書頁。這一次,我們有幸走進不同章節,從中感受中華歷史文化的浩瀚精深。”擔任實習團團長的嶺大中文系男生許輝萍說。
這個23歲的“香港仔”剛剛大學畢業,擇業方向是文博機構,“最大的心願就是到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工作”。許輝萍所憧憬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位於西九文化區,計劃於2022年開幕。
近年來,故宮博物院的重要藏品多次赴港展出,包括“國之重寶——故宮博物院藏晉唐宋元書畫展”“頤養謝塵喧——乾隆皇帝的秘密花園”展覽,“國採朝章——清代宮廷服飾”展覽、“宮囍——清帝大婚慶典”展覽等。今年恰逢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將養心殿一比一“搬”到香港的“八代帝居——故宮養心殿文物展”再度成為香江文化盛事。
“無論是這些重量級展覽還是從小學習的文史知識,都讓我對故宮一點也不陌生。這次走進紫禁城親身實習體驗,讓我學到了更多課本上所沒有的知識,也讓我對推廣中華文化有了更真切的體會和更堅定的決心。”許輝萍說。
即將升入大五的林軒說,回到香港後會報名成為博物館的義務講解員。“通過在故宮的實習經歷,我學會了如何講述文物背後的故事。”他說,“就像在藏品和大眾之間搭起一座溝通的橋梁,更好地將中華歷史文化傳播出去。”
隨著實習臨近尾聲,這些香港年輕人面對“離宮”顯得戀戀不捨。“我會永遠記得每個清晨在禦花園裏感受到的那份寧靜。”梁碧珊說,這是作為遊客無法觸及的感覺,是身為“故宮人”的獨家記憶。
“我還有好多問題想向老師請教,想為更多國寶拍攝存檔,想等等看考古工地上到底有什么新發現……”陳伊琳說,更想告訴實習計劃的“後來人”,不要吝嗇提問機會、不要錮於既有想法,好好享受這次奇妙的“故宮之旅”,努力收穫多些、再多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