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中国聚焦)中国铁腕整治漓江生态环境留住“山水甲天下”

2017-08-22 19:45:29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南宁8月22日电题:中国铁腕整治漓江生态环境留住“山水甲天下”
新华社记者何伟、唐荣桂
47岁的马孙洁一家住在漓江之畔。一年多前,他家附近多家疯狂采挖的采石场让他每天都提心吊胆。在中国政府铁腕整治下,漓江沿岸20多家采石场如今被全面取缔,“中国山水名片”漓江回归宁静。
“采石场2002年开始开采,一天到晚用炸药炸山,‘咣’的一声,连板凳都震得蹦起来,墙壁裂了很多缝。灰尘大得很,风一刮满屋都是。”马孙洁所在的广西桂林市灵川县大圩镇马家村曾有9家采石场。回忆起采石挖山,他依然心有余悸。
桂林山水以“山青、水秀、洞奇、石美”享誉世界,素有“桂林山水甲天下”之称。沿江的喀斯特地貌已被纳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但疯狂采石却扰乱了漓江的“诗情画意”,有的河床被挖得满目疮痍,城区污水直排污染了漓江水质……
记者去年3月驱车沿着漓江,从桂林市区到阳朔县走了100多公里,沿岸炸山采石的场景让人触目惊心。在马家村,采石机器轰鸣作响,运输车辆进进出出,空气中尘土飞扬,秀美的喀斯特山体被凿出一块块难看的“伤疤”。
疯狂采挖的背后是钜额暴利。例如阳朔县一家采石场,国土部门允许的年开采量为15万吨,但实际年开采量却达54万吨左右,按每吨石材利润30元来算,一年就可赚1600多万元。
“漓江流域山体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土层稀薄、植被生长难,一旦破坏很难恢复。”桂林理工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郭纯青说,疯狂采石带来的污染源很可能经过开采口和溶洞进入漓江,危及漓江整个生态系统。
当地政府日益意识到,破坏生态就是砸自己的饭碗,因此对采石、污水直排等破坏漓江环境的行为,以铁腕的措施进行治理。
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挂牌督办下,灵川县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关停了马家村采石场,并投入1.9亿元进行生态复绿。记者近日再次来到马家村,看到原来的采石场平地上种上了狗牙草等草类,陡峭的山体上种植了一排排植物,铺设了水管。
七星区佳兴采石场曾被露天开挖多年,山的西侧、北侧受到不同程度破坏。“采石场几年的税收约100万元,生态修复却花了近1000万元,而且破坏了生态环境,真是得不偿失!”七星区副区长易理冬说。
桂林市国土资源局官员表示,漓江风景名胜区範围内18家采石场和灵川县3家采石场均已关停,并进行生态复绿。截至8月中旬,已投入资金约2.58亿元,完成生态修复面积136万平方米。桂林已全面禁止所有采石场新开作业面、新开山头。
广西壮族自治区环境保护厅有关负责人说,因在漓江风景名胜区规划範围内违规建设采石场问题,桂林市相关部门共37人被问责,包括县处级官员15人。
中国政府在保护漓江生态上持续发力,寄望于漓江山常青、水常绿。桂林漓江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主任柳茵介绍,为防止采石场“死灰复燃”,执法人员利用无人机航拍等定期巡查采石场,一旦发现有异常情况,立即督促相关县区整治。今年1至7月,共开展非法采石挖砂巡查319次。
“都说桂林的水好,但令人难以想像的是,桂林城区还有臭水沟。”桂林市漓江城市段排污综合治理项目负责人樊伊宁指著訾洲河说,“訾洲河是漓江支流,‘訾洲烟雨’是桂林老八景之一,前些年由于生活污水直排,竟成了臭水沟。2015年起,桂林投入约4.67亿元对漓江城市段排污和市区黑臭水体进行治理,訾洲河重新变得清澈。”
关停采石场极大影响了“靠山吃山”的村民。马家村田地少,采石场曾是230户村民的重要收入来源,每年可为村里带来70万元的租金,还可以安排很多人就业。
针对这一问题,廖家村党支部书记马连满说,村里已经和企业签订合同,村民用土地入股,由企业开发原来的采石场,种植花草、发展观光农业,门票收入的30%分给村民。“但旅遊业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真正做起来还需要时间。”
“政府可设立漓江生态环境保护专项基金,再通过发达地区对口帮扶等方式,对漓江上游和沿岸地区进行生态补偿。按照‘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向受益者收取补偿费。”郭纯青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