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行走中國)甘肅雙胞胎兄弟植樹四十載 黃土垣變身“綠土地”

2017-08-25 14:52:48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蘭州8月25日電(記者張玉潔)半個粉撲撲的桃子沉沉地挂在枝頭。“沒有的那半個是蜜蜂吃掉的。”68歲的許志強扯住枝條,摘下桃子遞了過來,“你嘗嘗,這個桃子保準甜。”
嗯,真甜。
放眼望去,四週花木蔥蘢:桃樹、雲杉、側柏、牡丹,甚至棕櫚、無花果……要不是親自來,很難想像,這座植物園竟然是在瘠薄的黃土高原!
中國有地球上面積最大的黃土區。64萬平方千米的黃土高原橫跨甘肅、陜西、山西、青海等7個省區,是水土流失最嚴重和生態環境最脆弱的地區之一。
許志強和雙胞胎哥哥許志剛生活的甘肅省定西市通渭縣榜羅鎮,就是典型的黃土高原景象。從小,他們抬頭低頭是蒼涼黃色,家跟前的這片山坡只有獨獨一棵杏樹。
乾旱的黃土地上,人們最渴望水。上世紀90年代,為了高效用水,甘肅農民發明瞭“陶罐滲灌法”——把土陶罐埋入田中,再往罐子里加水,四週點種玉米,水就能通過陶罐壁滲入土中滋潤作物。
可雨水真來了,卻很可能變成災難。許志剛說,黃土涵水能力差,家前面的這條溝裏,一場稍大的雨就能演變成小洪水。
“不栽樹只會越來越窮,有樹才是好地方。”抱著這個想法,從小就愛種花種樹的兩兄弟開始了一場大業。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他們開始在家前的山坡上種樹。幾十年間,一棵一棵植下的花木已連片成蔭,總面積達到三五百畝。
“農曆二月開迎春花,三月有碧桃、海棠、連翹,四月是牡丹、丁香花、櫻花……除了農曆十一月、臘月和正月,其他季節全有花。”許志強眼睛小小的,笑起來全是明亮的喜悅。
開始種樹那時,日子過得艱苦。肚子都不怎麼吃得飽,卻要花錢種樹,別人很難理解。“老婆反對,種樹不敢說實話。賣掉了100斤糧食,謊報70斤。3塊錢買的苗子,就說幾毛錢買的。買來的苗子,先藏起來,等過兩天她不注意了再種下。”許志剛說。
除了跟媳婦“鬥智鬥勇”,更得同自然“鬥法”。剛開始周圍沒有環境,樹苗栽下去,一棵都不活。“死了再種,非種活不行。”許志強說,三分栽、七分管。莊稼除一兩次草就可以了,給樹除草5次都除不完。“刺根的根系像篩子一樣發達,天玄花的種子就像蒲公英,風一吹到處生根發芽,不除就和樹搶水搶營養。”
種的樹越多,兩兄弟越明白植物各有各的習性。前些日子,定西市林業局給兩兄弟送來了一些航空育種的植物。“它們都上過太空,具體叫啥不知道,要怎麼養還得再摸索摸索。”許志剛蹲在苗子旁細細端詳。
兩兄弟伺候著樹木,樹木也回饋著他們。幾十年下來,樹越種越好活,曾經的黃土坡綠意融融。“我們家這條溝裏,小氣候都不一樣,溼度大。今年下過5場大雨,這裡的雨都比別的地方大。樹多了,也不水土流失了。”許志剛說。
對兩兄弟來說,這片綠色給予他們的遠不止於此。“下地幹活幹乏了,回來看著綠綠的樹葉就高興。這兒能看到飛鳥和風景,沒束縛沒阻擋,過的是神仙一樣的生活。”許志剛說。
從父親手裏接過荒坡,給子女們留下整山的綠色,許志強說,這是他給孩子們最好的交代。“以後想把屋後面的山也種上。全部是樹,全部是花,才能讓人滿意。”
除了有像兩兄弟這樣熱愛植樹的人外,政府也大力開展退耕還林、天然林保護等工程。通渭縣林果中心林果辦主任常自強介紹,從2000年到2016年,通渭縣共退耕還林36萬畝。群眾植樹意願也越來越強,近兩年來,通渭累計完成義務植樹400多萬株,參加義務植樹的人達到300萬人次。
在曾經“苦瘠甲於天下”的甘肅省隴中地區,黃土垣上的“綠土地”正變得越來越多。(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