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國際·天下人物)三星“太子”李在鎔:韓式財閥繼承者的悲劇縮影

2017-08-25 17:17:25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首爾8月25日電(天下人物)三星“太子”李在鎔:韓式財閥繼承者的悲劇縮影
新華社記者姚琪琳 耿學鵬
韓國法院25日作出一審判決,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因行賄等罪名被判處5年監禁。雖然其律師表示將上訴,但李在鎔可能將成為三星成立79年來第一名被判實刑的掌門人。
23歲入職三星,而後留學日本和美國,33歲加入三星管理層,作為財閥第三代的李在鎔有著普通韓國人難以企及的華麗履歷。
2014年其父親、三星電子會長李健熙患心梗昏迷不醒之後,時年46歲的李在鎔作為繼承者接過三星的權杖。過去三年間,李在鎔在接班之路上看似風光無限,但尚未坐穩大位,便因捲入韓國時任總統樸槿惠“親信干政”事件而陷入困境,甚至還被判刑。
韓國財閥中鬧出醜聞而被判刑者甚眾,他們的違法行為多與家族企業的繼承有關。李在鎔也沒能逃脫這樣的宿命,“繼承者”的身份早已為他人生的大起大落埋下伏筆。
(小標題)含著“金湯匙”出生
李在鎔出生於1968年,父親是韓國首富、韓國最大企業三星集團的第二代掌門人李健熙,母親是韓國《中央日報》會長的女兒洪羅喜。得益於母親的天生麗質,李在鎔和三個妹妹都“顏值”超高,像極了韓劇《繼承者們》中的豪門子弟。
作為家裏的獨子,李在鎔從小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早早就被作為接班人精心培養。而天資聰穎的他也沒有辜負家族的期望,順利考入韓國頂級學府首爾大學。
1991年,當時還未大學畢業的李在鎔就進入了三星。隨後,在父親李健熙的安排下,他先赴日本留學,獲得了慶應義塾大學的MBA學位,後又在美國哈佛商學院留學五年,讀完了博士課程。
2001年,留學歸國的李在鎔回歸三星。在之後的十幾年裏,他行事低調,總是跟隨在父親的身後虛心學習,鮮少在媒體上曝光。有人評價說,與父親李健熙的“帝王範兒”不同,李在鎔性格溫和,平易近人,有著不錯的公眾形象。有媒體甚至捕捉到李在鎔獨自出門不帶隨從的樣子。身為韓國頂級財閥家族的重要成員,身邊卻沒有成群的保鏢,這讓韓國人看到了李在鎔的與眾不同。
讓外界津津樂道的還有李在鎔的豪門婚禮。1998年,李在鎔與當時韓國排名第一的食品公司大象集團總裁的千金林世玲在韓國舉行了一場世紀婚禮。這場兩大財閥的聯姻,幾乎吸引了韓國半個政商圈權貴參加。
然而好景不長。2009年,林世玲向法院提出離婚訴訟,要求的“分手費”高達千億韓元。這場世紀婚姻最終黯然落幕,令人唏噓。
(小標題)從幕後走向臺前
一直以來,李健熙被譽為三星的精神領袖。正是在他的領導下,三星得以發展成為一家真正的頂級跨國公司。
在父親影子下,李在鎔儘管在2012年就已被任命為三星電子副會長,但卻鮮有亮眼的業績。真正將李在鎔推向臺前的,還是父親李健熙的病倒。2014年5月,72歲的李健熙突發心肌梗塞入院治療,此後一直昏迷至今。作為唯一的男性繼承者,李在鎔當仁不讓,正式成為三星集團的實際控制人。
2014年以後,三星電子連續多個季度出現利潤下滑。李在鎔直面挑戰,試圖為一直高度依賴智能手機業務的三星尋找新的增長動力和盈利來源。他通過大手筆的企業並購,大膽清理非核心經營領域,並將三星的未來方向瞄準醫藥、生物和IT的融合領域。有業內人士點評稱,接班三年來,李在鎔勵精圖治,表現可圈可點。
然而進入2016年後,三星新推出的蓋樂世NOTE7手機上市後不久便出現電池爆炸問題,令三星陷入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機。儘管三星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殘局,但公司內卻沒有一位高層人士出面對此負責。《赫芬頓郵報》韓國版評論說,這與李健熙時代三星對品質問題的處理形成鮮明對比。上世紀90年代,為了提高三星手機品質,李健熙曾當著2000多員工的面燒掉15萬部品質不良的手機,震驚韓國。正是以這樣的決心狠抓品質,三星電子才得以迅速崛起,搶佔多個世界第一的寶座。顯然,與父親相比,李在鎔的領導魄力還不夠。
(小標題)為接班鑄下大錯
外界曾一度期待,深受西方現代企業管理理念熏陶的李在鎔,或將革除父親時代慣有的政商勾結、秘密資金、內幕交易等財閥弊病,引領三星走上更健康的成長軌道。但父親的突然倒下使得李在鎔要在倉促之間完成接班“大計”,他不僅沒能與舊式財閥弊病一刀兩斷,反而為了接班不惜“鋌而走險”。
2015年5月,在巨大的爭議聲中,李在鎔主導強推三星集團旗下的三星物產和第一毛織合併,成立了新的三星物產,而他自己則以16.5%的持股比例成為新三星物產的第一大股東。新三星物產不僅直接持有三星電子4.06%的股份,還通過持有三星生命而間接控制著三星電子7.6%的股份。鋻於新公司在三星集團股權控制結構中的重要地位,可以認為,這次合併對李在鎔的接班起到決定性作用。
然而這場關鍵的合併卻持續遭到非議。外界一直質疑三星刻意低估三星物產的價值,以犧牲其他股東利益的方式達成合併目的。2016年底樸槿惠“親信干政”事件曝光後,三星涉嫌向樸槿惠“親信”崔順實行賄430億韓元(約合3800萬美元),以換取三星物產的大股東——韓國政府控制的國民年金批准這一合併交易的事實浮出水面。李在鎔為此受到檢方傳喚訊問,並最終於今年2月被批准逮捕。
在此後的庭審中,三星配備了強大的律師陣容,信誓旦旦要為李在鎔“討回公道”,但最終也沒能阻止一審法院的有罪判決。在不久前的最後一次庭審中,當檢方提出要求判他12年監禁時,一向表現自信沉穩的李在鎔忍不住當場落淚,哭訴錯在自己。
(小標題)韓式繼承者的困境
有媒體評論說,如果不是三星的繼承者,李在鎔或許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商人或者有口皆碑的學者。然而,當他背負了整個家族的責任時,李在鎔似乎難以擺脫財閥家族的宿命。
從某種意義上講,李在鎔的悲劇,正是韓式財閥繼承者困境的一個縮影。不菲的繼承稅和贈與稅是橫亙在財閥繼承者面前的“一座大山”。根據韓國法律,超過一定金額的繼承與贈與均需納稅,而這必然將使家族所持有的股份被日益稀釋。近年來,財閥家族為以“較小代價”實現經營權的交接,往往採取非常規方式,內幕交易、低價收購、偷稅逃稅等不法現象屢見不鮮,越來越招致輿論和民眾的不滿。
2003年的SK國際財務欺詐案,2006年的現代Glovis醜聞,還有2008年導致李健熙被判緩刑的三星特檢案,其根源都是為了保住家族經營權和為下一代接手鋪路。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李在鎔“鋌而走險”,也是為了避免繳納可能高達6萬億韓元(約合53億美元)的遺產稅,儘快實現對三星的控制。為此,他最終選擇進行非法交易,向總統親信行賄,侵害公眾和股東利益,企圖繼續通過持有少數股份便輕而易舉地實現對一個龐大財閥帝國的控制。
李在鎔被推上審判臺,對他個人來說,是人生中的一劫,但對三星以及其他韓國財閥來說,或許是個難得的契機。
有越來越多的聲音認為,財閥家族僅持有少數股份,卻通過複雜的股權結構實現對龐大企業集團無孔不入的控制和對企業領導職務世襲罔替式的佔有,這種管理模式已嚴重落後於時代,也違背民主原則和商業精神。
未來,韓國財閥改進公司治理、增強透明度乃是大勢所趨,而繼承者們的接班之路也必將越來越坎坷。
而在“後李在鎔”時代,三星將何去何從?是像市場預測的那樣仍由李在鎔在獄中遙控指揮,還是由其妹李富真接班掌舵,抑或是從此走上由職業經理人管理的道路,還需拭目以待。(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