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情人節還是女人節?帶你“穿越”到古代七夕去看一看

2017-08-27 18:55:09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27日電(記者俞菀)七夕節到底是情人節還是女人節?過節主要是吃東西還是縫東西?讓我們跟著文史典籍和民俗專家,來一場“穿越”之旅吧!
(小標題)漢時望銀河 牛郎織女鵲橋會
七夕節,在漢代的夜空,抬頭可見縱貫南北的一條大銀河。銀河兩岸各有一顆閃亮的星遙遙相望,正是牽牛星和織女星。
漢代女子們七夕節的主要祈願對象便是“織女”神。據《西京雜記》描述,女子們在農曆七月七日這一天,會上開襟樓,穿七孔針;臨百子池,作於闐樂。加上牛郎織女的神話傳說,這一天女子所結的五色縷,有了“羈絆之愛”的意思。
其實,有關牛郎織女的神話,最早可追溯到《詩經·大東》。《詩經》裏的牽牛、織女大體還只是天上的星座,又說他們從事著駕車、織布的勞作,有了初步擬人特徵。
到了漢代,形成了流傳至今的神話故事原型:牛郎織女私自相愛,忤逆神旨而雙雙受罰,隔河相望不能聚首。因此,從漢代開始,七夕節有了悽婉的情感底色。
有意思的是,古代七夕節又稱“首秋節”,初秋時節常能看到喜鵲成群飛過。善良而智慧的中國古代勞動人民,可憐牛郎織女這曠日持久的“異地戀”,便在民間流傳的故事文本中,加入了“喜鵲搭橋”助兩人相會的情節。
(小標題)盛唐宮廷 乞巧樓上宮娥忙
若是“穿越”到七夕節那夜的盛唐宮廷,可見朝野上下一同舉行隆重的乞巧儀式。
據《開元天寶遺事》記載,那時候宮裏有專門的“乞巧樓”,以錦緞鋪設,高百尺,上可勝數人,陳以瓜果酒炙,設坐具。人們可以在樓上祭祀牽牛、織女雙星。嬪妃們在月光下,以五色線穿九孔針,成功獲得“乞巧”技能加持。
雖然唐代以肥為美,但靈巧的指上功夫依然是衡量女子才能的重要指標。上海師範大學民俗學研究者周思楊說,嬪妃們用“九孔針”替代前朝的“七孔針”,可見對“巧”的渴望和“巧”的標準已是大大提升。
全唐詩《宮詞百首》中說,“闌珊星斗綴珠光,七夕宮嬪乞巧忙。總上穿針樓上去,競看銀漢灑瓊漿”,正是描繪了宮廷女子在七夕夜乞巧、仰望銀河的習俗。同時,唐代宮廷引領的奢華文化使得節日氣氛變得愈發濃烈起來,“動清商之曲,宴樂達旦,士民之家皆效之”。
浙江省民間藝術研究會會長吳露生說,唐代七夕風俗對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如把蜘蛛放在小盒子裏“卜巧”,以所結蛛網“圓正”為自己“得巧”的暗示。從審美標準來說,這體現了人們對“巧”的更高要求和更深理解。
(小標題)宋元街市 人如潮涌馬如龍
如果“穿越”到了宋元時期,就會發現七夕節乞巧已成為舉國上下非常隆重的節日活動,還有了專門買賣乞巧物品的市場——“乞巧市”。節日慶典臨近,集市上人如潮涌、車水馬龍。
宋《醉翁談錄》載:“七夕,潘樓前買賣乞巧物。自七月一日,車馬嗔咽,至七夕前三日,車馬不通行,相次壅遏,不復得出,至夜方散。”
集市攤位上賣的,除了標誌性的七孔針、五色線,還有各種香燭、水果和零食。值得一提的是,隨著朝代更替,七夕乞的形式和內涵變得越來越豐富——“曝曬經書衣裳,設酒脯食果,散香氛於筵上”,乞巧、乞富、乞壽、乞愛、乞子……
在“乞巧市”上,可以買到一種名為“磨喝樂”的人偶,多用蠟或土泥製成,是女子們七夕“乞子”的必備神器。據悉,“磨喝樂”是梵文音譯,佛教中國化之後,這種人偶也由蛇首人身,演化為可愛的嬰童形象。“七夕俗以蠟作嬰兒形,浮水中以為戲,為婦人宜子之祥,謂之化生”。
(小標題)清朝江浙閩 心靈手巧娃娃抓起
現在讓我們來到“穿越”之旅的最後一站,清朝乾隆時期。此時江、浙、閩一帶七夕生活習俗,在國外也有了一定影響力。據日本文獻《清俗紀聞》載:“七月七日稱為巧日,在露臺放置桌子,以點心鮮果七種、針七根、線七條向牽牛織女二星上供。幼女等於夜半拜星,並用線穿入上供之針,稱為穿針乞巧。”
此時幼女也加入了乞巧的行列,並且在半夜專門設置乞巧儀式,果然是心靈手巧要從娃娃抓起。還有一種說法是,七夕以十四週歲的年輕女子為主要節日人群,此時她們正值婚嫁的年齡。
看來,說七夕是情人節,不如說是古代女人節更貼切。在古代中國,一年中大約只有七夕節的晚上,能在“戶外”看到那麼多未婚和新婚的女子。這些女子誠心乞求巧藝和智慧,當然,也祈求忠貞、美滿的愛情。
吳露生說,民俗總是在傳統的根脈中、意識的流變中不斷注入時代性,不斷獲得精神內涵的豐富。歸根到底,傳承的是一種美好的人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