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行走中国)湖笔之乡的“抉择”

2017-08-29 14:46:59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杭州8月29日电(记者魏董华 岳德亮)对于刚过而立之年的马万飚而言,儿时最熟悉的味道莫过于掺杂着胶水、羊毛、木料——一种专属于製作毛笔的气味。
从杭州西湖驱车向东北60多公里,就到了湖州市南浔区善琏镇,这裡是中国著名的“文房四宝”之一——笔的故乡。在这裡,大部分孩子都和马万飚一样,在充满这种气味的环境里长大。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湖笔辉煌一时。善琏镇年产湖笔可达800万支,在中国毛笔市场占有率约为20%。
当时,能在湖笔厂上班是一份荣耀。53岁的吴正义所在的善琏湖笔厂就有500多名工人同时做笔,单是刻字车间就有十多人。
“下订单都是10万支起步。用材较好的湖笔每支可以卖到4美元,每年出口就有120万元人民币的净收益。”善琏湖笔厂厂长马志良回忆说,订单多的厂里生产都来不及,下了订单都不一定能準时拿到货。
作为善琏湖笔厂历史上第十任厂长,马志良说起毛笔如数家珍:制笔有笔料、蒲墩、水盆、结头、装套、牛角镶嵌、择笔、刻字等8道大工序,还有120道小工序……
“这是个苦活儿,薪水也不高。”马志良很忧虑。
而且,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湖笔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
“厂里就剩我一个专业刻字的,而且也大多是表演性质的了。”吴正义说,现在激光刻字取代了纯手工刻字,“我从18岁就开始学习刻字,如今这项技艺正面临失传的境地”。
面对“后继无人”的问题,马志良想尽办法动员在湖州市里上班的儿子马万飚回来“接班”。
如今,这个愿望已经实现。还处于熟悉制笔工艺阶段的马万飚告诉记者,看到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为毛笔劳心劳力,缺少人手,“想想还是回来吧,传统的东西需要有人去传承”。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历经风风雨雨的湖笔,正在现代商业体系中慢慢捕捉著历史新方位。
2015年6月,浙江省公佈了该省首批37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善琏湖笔小镇”是其中为数不多以地名命名的特色小镇。
记者在镇上的湖笔街走访发现,原先传统的“前店后坊”式的笔庄从过去零散式分佈到现在集纳于一条街上,成为当地旅遊的重要景点。
此外,街上还出现不少由湖笔衍生出来的胎发笔、金婚笔等具有收藏价值的产品,这些产品作为传统湖笔产业的一种新兴衍生品,一路走俏。
永鑫笔庄老闆王蓉儿告诉记者,他们以传统湖笔製作工艺製成胎发毛笔、胎毛章等,为初生子女留作纪念,生意很好。
对于马志良来说,他的转变是“用两条腿走路”。“穿长衫”的湖笔,现在也要学着“穿西装”。
既要保留最传统的制笔技艺,也要开发新的产品。马志良口中的“新产品”就是给书法爱好者私人订制。根据客商要求和书写习惯,可以调整笔的弹性。
“这恰恰印证了老字号需要在老品牌的基础上,打破消费者以往形成的形象包袱,重新寻求新的市场切口。”和湖笔打了三十多年交道的四德笔房老闆慎鹤云说。
就在几个月前,善琏镇接待了一批来自法国森林中学的师生。这些外国孩子听着一个个关于湖笔的故事,时而好奇,时而竖起大拇指,对湖笔文化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在慎鹤云看来,中国人的文脉是连贯的,只要有中国文化在,就有毛笔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