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社會萬象)煙囪存廢之爭折射中國首都歷史遺產保護變遷

2017-09-01 18:24:47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9月1日電(記者袁全 王飛)在距離天安門不到5公里的北京市西二環,有座高180米的大煙囪。雖廢棄多年,但關於它存廢的爭論延續至今。按最新披露的改造方案,它或將被改成8米高的觀光平臺,從此“泯然眾樓”。
煙囪改造項目的負責人王武表示,最新中標方案來自清華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團隊,已在7月遞交城市規劃部門。一旦獲批,就準備開工。
(小標題)“壓倒性破壞”
大煙囪位於北京市西二環蓮花池東路,中國華電集團下屬的北京第二熱電廠老廠區內。為減少空氣污染,熱電廠已於2009年關閉並搬遷至郊外。2016年,舊廠房被開發為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贊成拆除的專家認為,煙囪“站錯了位置”,破壞了周圍的文物歷史風貌和首都中心城區的天際線。
與大煙囪相距不足百米就是有約900年曆史的天寧寺塔。塔高57.8米,建於遼代,位於天寧寺內。寺廟毀於元末戰亂,後於明朝重建。寺院以古塔和菊花聞名,每年吸引眾多信徒和遊客拜訪。
改造計劃的首席設計師霍春龍認為,煙囪的高度比天寧寺塔超出3倍還要多。“按照現在的文物保護法,距離文物建築1公里範圍內都不得有過高的設施,更不用說是在100米之內了。”
上世紀80年代,北京市劃定了天寧寺的文物保護範圍和建築控制地帶。按要求,煙囪和廠房所在的區域內建築高度不得超過30米。文物保護法也明文規定:“對破壞文物保護單位歷史風貌的建築物、構築物,必要時應予以拆遷。”
南京大學公共事務與政策研究所執行所長姚遠認為,影響歷史風貌的建築物、構築物隨著經濟轉型發展失去了原有功能,拆除是貫徹文物保護法的體現,也為恢復文物周邊的歷史風貌提供新機遇。
建於1976年的北京第二熱電廠,曾為北京前三門大街地區多家重點單位供電供熱,其中包括中南海和人民大會堂。為減少損耗,就近選址西便門天寧寺附近。
“當時這一帶居民較少,搬遷成本低,就是一片荒蕪的玉米地。”參與工廠建設的副總工程師、60歲的申蘭海告訴記者,當時人們對文物環境保護的意識不強。
(小標題)“工業遺產”
新中國成立初期,林立的煙囪曾被認為是現代化的標誌。上世紀80年代,北京城區已有大大小小1萬4千多個工業煙囪,空氣污染十分嚴重。直到1983年,中央政府要求北京建設成為全國“政治、文化中心”,“不再發展重工業”。
因此,一些學者認為,煙囪應該保留,作為北京城發展的歷史見證。
中國住建部歷史名城專家委員會委員趙中樞認為,煙囪和古塔已共存40年,互不排斥,兩座建築一起成為新的歷史遺跡。“如果能在景觀上做一些改善,我認為煙囪不用拆除。”
但並不是所有專家都認同煙囪的“工業遺產”身份。北京地理學會副會長朱祖希認為,煙囪只有40年曆史,且無特殊價值和特色。
43歲的陳瀅在熱電廠工作了20年。她說,這是北京第一家配備燃油鍋爐的熱電廠,在當時不僅高效,而且也是環保的代表。“煙囪被建造得如此之高,就是為了讓煙塵飄遠,減少對居民的污染。”
在她眼中,這座煙囪不僅保存了城市記憶,也記錄了她的青春奮鬥。
以前每年冬天,她和同事每隔兩小時就要爬到36米高的鍋爐房檢查機器。雖然辛苦,但她卻很自豪,因為自己的工作保證了首都的溫暖和光明。
“這是北京城區被保留下來為數不多的工業煙囪。為什么不能留下一個煙囪來紀念城市工業發展的歷史?”陳瀅說。
事實上,很多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建築物都因廢棄而難逃被拆除的命運。
北京兒童醫院被業界譽為新中國現代建築的優秀範本,其35米高的煙囪設計最為巧妙——裏層是煙囪,外面裝飾為水塔。但煙囪最終在2008年被拆除。
北京焦化廠曾擁有中國自主研製的第一台煉焦爐,2006年停產後,其廠房入選《北京優秀近現代建築保護名錄》,計劃被改造為工業遺址公園。但去年有專家發現,6根本應“強制保留”的大煙囪只剩下2根。
(小標題)新用途
“我們認為將其拆除到8米高的改造方案,是讓煙囪煥發了新生——既讓大家記住這段輝煌的工業歷史,也保護了天寧寺以及距離更遠的白雲觀。”霍春龍說。
專家們的爭議,讓決策者想到徵集民間智慧。2016年3月,熱電廠和西城區政府組織了一次大煙囪改造方案的徵集活動,設計開發煙囪全新功能和用途,將其打造成地標性建築。兩個月內共收集到51個設計方案。
令王武印象深刻的一個方案,是在煙囪頂部懸挂一面巨大的LED屏,用來播放公益廣告或實時空氣品質。“這個方案既引人注目,又環保,且造價不高。”王武說。
陳瀅希望改造後的煙囪能夠“輕鬆、活潑”,“少一點工業化”。她曾和同事開玩笑,建議煙囪上開發跳傘或者蹦極項目。
儘管北京市規劃部門還沒有做出最後決定,但關於煙囪去留的問題已出現在西城區初中地理畢業會考的試卷上。沒有標準答案,合理即得分。
北京建築大學建築學院副院長馬英認為,煙囪去留的爭議,是文物保護進步的表現,也顯示了決策者對城市建設更加謹慎的態度。“城市規劃不僅是自上而下的決策過程,還需要自下而上的監督和建言。”
他還舉例巴黎蒙巴納斯大樓,這座超過200米高的建築在竣工後,因對巴黎的天際線構成了極大破壞而備受詬病,但卻作為“反面教材”,一直保留至今。
“我們為何不留下一座煙囪,讓爭論持續,去警示我們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呢?”馬英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