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國際)通訊:願鮮花盛開得更持久——追憶“飛虎隊”老兵的光輝歲月

2017-09-04 14:54:10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芝加哥9月3日電通訊:願鮮花盛開得更持久——追憶“飛虎隊”老兵的光輝歲月
新華社記者徐靜 苗壯 汪平
美國芝加哥市西北約60公里的一個公墓,蓋爾·庫珀·鮑加特納-布朗在父親的墓前擺上鮮花。丈夫比爾·布朗給花瓶裏添加一些水,希望鮮花盛開得更持久一些。
墓碑上刻著:約瑟夫·庫珀,1920-2006。約瑟夫是一名“飛虎隊”老兵,曾在中國作戰。
蓋爾從記事起就知道“飛虎隊”。“父親總在談論,這是他生命的一部分……父親曾經告訴我,成為一名‘飛虎隊’隊員是他一生中最自豪的時光。”
陳納德將軍指揮的“飛虎隊”在中國家喻戶曉。二戰期間,“飛虎隊”與中國軍民一同抗擊日本侵略者,書寫下一段中美並肩作戰的輝煌歷史。
1941年12月,21歲的芝加哥青年約瑟夫·庫珀在日本偷襲珍珠港兩天后參軍,在美國本土的軍事基地接受技工培訓和飛行訓練,隨後在加利福尼亞州登上“赫米蒂奇”號航空母艦前往印度孟買。
在孟買,庫珀和夥伴們知道最終目的地是中國,即將飛越被稱為死亡航線的“駝峰航線”。7名戰友乘坐的另一架飛機永遠沒有到達昆明——飛機在濃霧中撞山,機上人員全部遇難。
庫珀九死一生。庫珀是機械師和工程師,從沒想過當炮手。一天深夜,一架日本轟炸機打開炸彈艙門時無意中露出燈亮。庫珀和夥伴們立即撲向高射炮,向轟炸機開火。
“他抓住一門炮,追隨燈光盡最大努力瞄準,”蓋爾回憶說,“那架日本轟炸機沒能投下一枚炸彈,被擊中後掉了下來。”
庫珀4年軍旅生涯的最後兩年是在中國度過的。他和戰友建立了許多基地,日軍卻窮兇極惡地一路尾隨。“父親(在中國)大部分時間在桂林,並趕在日本人攻擊之前離開了。父親和戰友摧毀了整個基地,包括所有設備,炸毀了機場跑道,不想把這一切留給日本人。”蓋爾告訴記者。
庫珀1945年12月回到美國,第一次見到了戰爭期間一直通信的姑娘,她後來成為蓋爾的母親。在蓋爾眼中,父親生活中吃苦耐勞。“他自己做傢具,其中一些我至今仍保留著。”“沒有父親修不了的東西。人們需要修理東西時總是找他,父親總是有辦法。”
庫珀給女兒講過許多戰爭故事,回憶中國人民對“飛虎隊”的接納和熱情。中國人視他們為英雄,主動為他們做飯、洗衣服。
“父親談論的大部分內容是中國。他喜歡一起工作過的(中國)人,總是談起他們,”蓋爾說,“每當說起他們的時候,父親就會笑,目光閃爍。”
蓋爾認為父親在中國的經歷對他產生了巨大影響。“當父親回來後,中國已經融入他的一生,融入他同我母親的交往方式、撫養和教育子女的方式。”
“飛虎隊”老兵們通過信件、電子郵件保持著非常密切的聯繫,每3至4年聚會一次。1991年,老兵們決定在中國聚會。這是庫珀自二戰結束後首次回到中國。
聚會的內容豐富多彩,有慶功會、晚宴和旅遊。“父親過得非常愉快。回到幾十年前曾去過的地方,他不敢相信原來的一切都變了。”蓋爾說。
在美國,每當庫珀戴著有“飛虎隊”標誌的棒球帽,穿著“飛虎隊”襯衫和夾克衫出門,總有中國人笑容滿面地問候:“您是‘飛虎隊’隊員,您是英雄。”
“他臉上露出的喜悅將我的心都融化了。”蓋爾說。
“飛虎隊”是庫珀一生難以割捨的情懷。蓋爾清晰地記得父親參觀飛機展覽時遇到一架戰爭中曾經修理過的B-25轟炸機的情景。當時86歲的庫珀拄著拐杖,在女兒女婿的幫助下艱難地坐了上去。
“比爾先進去,試圖將父親拉上去,我站在父親後面,防止他後仰,”蓋爾說,“他上飛機前轉過頭,眼睛放光地看著我說,‘上次這麼做時可輕鬆多了’。”
蓋爾夫婦不久將移居美國亞利桑那州。站在庫珀的安息之地,夫妻倆感嘆以後不能每年回來看望父親。中國駐芝加哥總領館外交官沈祺文的一句話讓蓋爾感動落淚:中國總領館每年都會到庫珀墓前獻花。
安息吧,中國的老朋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