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愛風花雪月也愛故宮長城——“90後”網紅女攝影師成長心路

2017-09-09 20:35:35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9月9日電(任沁沁 朱家瑩)日前,一組有關“雨後故宮,鏡面紫禁城”的照片在新浪微博火了。3300多條評論,2萬多個讚,讓這組照片拍攝者,“90後”小妞劉雯被更多人得知。
在攝影圈裏她已小有名氣。這個熱愛畫畫、彈過古箏、玩過HIP-HOP樂團,本科專業文化史的“鬼馬精靈”,在大四之前還從未想過自己會跟攝影扯上關係。
2009年,愛美的她,被網際網路上一些“大神”拍攝的照片打動了。她開始琢磨怎麼拍照,“與其讓大神把鏡頭對準自己,不如自己成為大神”。
那時候,她還不知道“單反”,也不懂什么光圈、焦距、景深變化,只會用卡片機拍照。經過反復試驗,劉雯的攝影技術不斷提升。
女生的天性使然,劉雯對明亮溫暖的畫面情有獨鍾,也喜歡富有光感的照片,在拍照時特別注意捕捉光影,久而久之積累了不少逆光拍攝的小經驗。
“想讓畫面有光感,拍攝時機的選擇十分重要,日出、日落時光線柔和溫暖,恰是拍攝逆光的絕佳機會。”她說,可以使用大光圈讓光均勻地灑在風景當中、人物周圍,為畫面暈染上一層暖色;也可以縮小光圈,讓陽光形成燦爛星芒。
為了拍攝出更好的照片,她背起行囊四處遊蕩,出門吃完飯看到落日,小鳥落在爬山虎上,不同色彩的光映在墻上,藍色的顏料滴入水中……這些普通的風景都進入她的視線,透過鏡頭變成動人圖片。
後來,劉雯的卡片機換成了單反相機。攝影讓生活變得更有趣,也讓她成為一個“對一切都充滿興趣”的人。
40攝氏度的夏天正午時分,她會跑出去觀察每一朵花上的小小昆蟲,雙眼凝神觀察到幾乎中暑;一滴露珠能讓她對著拍一下午;各種好看的貓,叫她欲罷不能;而湖水或雨後積水拍攝倒影再反轉,形成的有趣世界則讓她癡迷——這也是雨後故宮照片創意的緣起。
為了拍到雨中故宮沒有人的畫面,這個瘦弱的姑娘在瓢潑大雨中等了足足五個半小時。“蹲在那裏,每等到一撥人過去的時候就趕緊按快門,或是等陣雨稍微停一點就趕緊衝出去拍幾分鐘。”她說,故宮的排水系統那麼好,如果不是正在下雨,而等到雨完全停了再去,根本拍不到那麼好的積水。
“走過越多地方,看過越多風景,越能悟到中華文化之美。”在行走過許多國家之後,劉雯告訴自己,回歸眼前,拍好最能代表中國之美的景色——譬如,莊嚴厚重的紫禁城、綿延萬里的長城。
劉雯從女性的視角拍攝故宮,更為畫面增添了幾分細節之美,她用鏡頭掀開了故宮的另一層面紗。
她記錄了春天故宮裏的杏花疏影,夏天透過葉脈灑落宮墻的隱隱微光,秋天的黃葉綴紅墻,冬天大雪紛飛裏的禪凈。
她還在故宮對著午門拍出以北極星為圓心的同心圓星軌;在角樓耗時40分鐘連續曝光獲得“角樓的星空”。
劉雯不怕吃苦,每次旅行都會把多只鏡頭背齊,20多斤的器材每天背在身上“暴走”12小時,上山下河翻山越嶺,抓住了許多別人捕捉不到的瞬間,還練出了發達的肱二頭肌。
她曾用4天時間蹲守南京一個寺廟,拍出“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的動人畫面。
冬日的喀納斯零下45攝氏度,她把所有的厚衣服都穿在身上。兩天,在極寒的低溫裏拍了6個小時。“很冷,腳凍得幾乎沒有知覺,三腳架完全凍成了一個大冰塊。”她回憶。
隨後,一組“白日神仙灣”的照片再次被關注、熱議。霧氣在樹枝上凝結成淞,樹被染成雪白,整個世界只剩下藍白。有網友說“這是最美的雪景”。
劉雯肯拼,為了拍照“摸爬滾打”。在斯裏蘭卡拍海釣,為了獲得更好的角度,她爬到了尖利的石堆裏等待水花四濺的一瞬。因石頭太過溼滑,拍完後一不小心滑倒,摔瘸了一個月,留下了一道狹長的疤。
為了好照片,她不怕重復的勞作。在鹽湖的5天時間裏,每天幾乎都是同樣的節奏:下午三四點出門,拍攝藍天白雲直到日落;太陽落山後躲回車裏,靜待月亮在淩晨1點落下,開始一晚上的拍攝,拍到四五點鐘星星稀稀拉拉看不見了,再回車裏取暖,等待清晨7點的日出。
夜晚鹽湖只有5攝氏度,身兼模特的她,穿著一條單裙挨著四面湧來的冷風。光著腳泡在零度的湖水裏,每拍幾張就要踩著硌腳的鹽巴走到三腳架處看看效果,不行再回去重來。“一邊冷得不停顫抖話都說不利索,一邊又要努力控制住自己儘量別抖得太厲害,以免在畫面中虛掉。”
長城的拍攝同樣辛苦。為了還原千年前古人觀星的畫面,劉雯背著幾十斤重的器材道具,在長城上露宿兩天,在銀河拱橋下摸黑爬上爬下,穿過一座座烽火臺,整整兩個通宵不眠拍攝。
“回憶這些經歷,疲憊感已被時間沖淡,剩下的只有星空下的震撼和滿滿成就感。”她說。
如今,她的微博“劉順兒妞”有了17萬粉絲,各種邀約蜂擁而至,劉雯反而變得安靜了。她覺得,如果把愛好變成工作,它可能會成為負擔,甚至變得“討厭”;重復場景的拍攝也會讓她陷入瓶頸,丟掉靈感。
“我更希望拍照是我簡簡單單的愛好,不想它由純粹的喜歡變味,雖然窮一點。”她笑道,這大概算是處女座“精神潔癖”的一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