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中国特“色”:随兵马俑穿越的“中国紫”“中国蓝”

2017-09-16 08:43:13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西安9月16日电(记者沈虹冰、杨一苗、蔡馨逸)在柔和的日光灯下,一尊2014年从一号坑出土、由上百块残片拼凑起来的驭手俑腰身挺拔,双臂微微前伸,双手呈抓握状……它给人过目不忘的惊艳不是惟妙惟肖的造型和头部的缺损,而是衣袖上大片艳丽的紫和袖口处那一抹纯净的蓝。

兵马俑身上的紫色、蓝色被称为“中国紫”“中国蓝”,也称“汉紫”“汉蓝”,是一种工艺复杂、完全由人工合成的颜料。它出现于秦王朝之前,在西周至两汉的一千多年里,为陶器、壁画、墓葬增添华彩,之后又神秘地消失了。

在中国古代早期,颜料多取自矿物质和植物,完全由人工合成的颜料因其製作方法复杂而弥足珍贵。由中外文物保护工作者共同对秦兵马俑彩绘进行的详细实验分析,解密了“中国紫”“中国蓝”的配方及製备工艺,为中国古代颜料的製作及使用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与德国巴伐利亚州文物保护局的一项长期合作研究结果显示,秦兵马俑身上的“中国紫”“中国蓝”中存在一种在自然界中未曾发现的独特物质——硅酸铜钡。

据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保护部主任夏寅介绍,此前美国学者曾从汉代文物的蓝色、紫色颜料中分析出硅酸铜钡,兵马俑彩绘中此成分的发现将中国人工合成色彩的历史又提前了。

陶质彩绘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主任周铁表示,通过查阅考古文献、实地调查取样,并用现代仪器分析这些物质的物理、化学特征发现,“中国紫”和“中国蓝”是由中国古代先民发明创造、并在“实验室”成功製造的颜料。

“硅酸铜钡的製备条件较为苛刻。”夏寅说,需要将青石绿、重晶石、硫酸钡、石英等多种物质混合在一起,在1000摄氏度左右的高温下进行反应。正因为如此,‘中国紫’在科技条件不发达的2000多年前是一种极为珍贵的颜料。新近的考古发现也不断证实,只有等级很高的皇室和贵族的墓葬中,才会使用到紫色。

考古工作者们的进一步研究成果确定了这两种物质製造使用的年代範围和地域轮廓,并首次发现紫色颜料中均含有“中国蓝”,为进一步厘清其製造技术和演变脉络奠定了基础。

夏寅对这一古代科技文明的产物怀有巨大的兴趣,他曾对中国11个省区的千余件彩绘文物样品进行分析。他发现,“中国紫”和“中国蓝”的使用从西週一直延续到两汉,尤以战国晚期和两汉时期为盛,其使用的地域包括陜西、河南、甘肃、江苏以及山东。

对于它的消失,夏寅推测,可能是因为这种颜料的製备技术掌握在高级国家机关手中,随着国家政权的颠覆,国家机关被摧毁,两汉之后中国进入了一个漫长的分裂割据时期,长期的战乱导致这种先进的製备工艺失传。

“中国紫”作为古代颜料中极为珍贵的一种,在秦兵马俑的彩绘使用中却较为普遍。学者认为,这进一步印证了第一个统一中国的皇帝秦始皇陵墓陪葬坑的等级。

兵马俑的第一代考古学者袁仲一对各类不同俑的服色进行了系统研究,紫色是被多次使用的颜料。

其中,一号兵马俑坑战车上的一尊将军俑身穿粉紫色长襦,其胫部缚著的护腿也是粉紫色。二号坑的一尊步兵高级军吏俑,其外重长襦为深紫色。袁仲一认为,武士俑的衣着没有统一服色,而是各随所好、颜色艳丽,在众多颜色中以粉绿、朱红、粉紫、天蓝四种颜色占的数量最多,为主要服色。

袁仲一说:“兵马俑服装五颜六色,没有统一的规定和明显区别。其色调明快,崇尚靡丽之风,这种风格一直延续到汉初。这一审美观念让我们触摸到两千多年前中国人的情感与心灵,他们对生活的追求丰富多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