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從聯大演講看特朗普“有原則的現實主義”外交

2017-09-22 17:08:33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9月22日電(國際觀察)從聯大演講看特朗普“有原則的現實主義”外交

新華社記者柳絲

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在第72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發表時長42分鐘的“首秀”演講,引起輿論高度關注。此次演講被認為是他面向國際社會進行的一次美國外交政策宣介。

分析人士指出,儘管一場演講並不能說明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已完全成形,但從中不難了解其外交原則、方向和目標的概貌,即淡化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突出強調美國利益、以結果為導向的“有原則的現實主義”外交。

(小標題)“有原則的現實主義”

繼8月頒布美國阿富汗新政時提出“有原則的現實主義”後,特朗普此次移步聯大這個全球性場合,公開闡釋這一概念。

特朗普認為,這種現實主義是基於世界各國的“共同目標、利益和價值觀”。他說,現實主義能夠驅使美國放下“自我滿足”的心態,主動應對一切挑戰和危險,從而為人民創造和平與繁榮。

中國社科院美國問題專家刁大明說,特朗普這一演講堪稱“外交版本的國情咨文”,既是講給國際社會聽的,也是講給國內聽的。他認為,“有原則的現實主義”是特朗普“美國優先”論與美國傳統外交邏輯的結合。

刁大明指出,特朗普執政8個月來,在外交事務上持續“被塑造”。包括退役軍人等具有一定經驗和專業度的核心團隊成員正在不斷減少他外交政策中的所謂“孤立”傾向,將其逐步拉回到美國傳統外交路線上來。但另一方面,特朗普仍然強調“美國優先”。減少孤立與“美國優先”兩相折中,形成了特朗普的外交路線,也就是將美國外交從以往的“以實力換領導力”,轉換為“以實力換利益,同時兼顧維持領導力”。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問題專家孫成昊認為,與奧巴馬和小布什的外交政策相比,特朗普提出的“有原則的現實主義”是在表明,美國仍需從現實主義出發處理國際事務,但要採取更為謹慎克制的方式。

孫成昊說,此前國際上對特朗普執政後美國外交何去何從並不清楚,現在他的這個提法雖然仍未確定一個成形的戰略,但“至少讓大家覺得美國外交還是遵循現實主義道路,是有主義的”。

(小標題)21次提“主權”

特朗普在演講中以各種方式21次提到“主權”這個詞。他在演講中說,世界需要“強大的主權國家來引領合作”。此話一方面表示作為“強大”國家的美國還是要領導世界,另一方面又強調美國也是“主權國家”,有自己的利益。正是基於這一邏輯,他在演講中宣稱“美國不能單方面付出”,要求其他國家分擔責任。

《洛杉磯時報》在報道中說,特朗普不斷突出“主權”,認為“世界命運應通過主權國家實現各自最佳利益來決定,而非通過國際機構”,這表現出一種“大國民族主義”。《華盛頓郵報》則認為,這意味著,特朗普強調美國和美國人自身的利益,而並不“為世界其他國家操心”。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強調“主權”,就是在強調“美國利益”和“美國優先”,這與他競選時的主張以及宣誓就職時的演講一脈相承。

刁大明認為,特朗普希望借助聯合國來維持美國的領導地位,通過聯合國機制實現“美國優先”,但首先是要保證美國“不能吃虧”。

孫成昊說,聯合國本來應該是盡可能團結各國的場合,但特朗普輕視多邊主義,這可能會讓美國在聯合國這類多邊機制組織中的號召力和影響力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優先”並非偶然和個例,而是反映了民族主義在世界範圍內抬頭這一趨勢性問題。孫成昊說:“面對這個問題,美國不僅沒有提出解決方案,反而成了問題的一部分。”

(小標題)斷言“外交大轉向”為時尚早

對於特朗普此次聯大“首秀”是否代表他的外交政策已成形,代表美國外交的大轉向,美國媒體的意見並不一致。

一些美國媒體認為,這是美國外交政策的一個重要節點。《洛杉磯時報》分析說,特朗普的外交思路與此前兩任政府大為不同,既不同於奧巴馬時期的強調人權,主張限制美國軍事力量,重視國際組織,也拋棄了小布什政府的干涉主義。

但也有媒體認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還未真正成形。《華盛頓郵報》等媒體指出,特朗普執政以來在外交方面前後政策並不一致。

孫成昊說,目前看來,特朗普的一些政策在戰略層面是矛盾的,比如他強調淡化意識形態,但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卻又進行意識形態攻擊。

在特朗普的聯大演講中也能發現前後不一致之處。他一開始多次強調“以相互尊重為基礎”,“尊重各國人民利益和各主權國家權利”,但隨後又指名道姓將幾個國家列為“威脅”,甚至揚言將其“摧毀”。

孫成昊認為,出現這樣的矛盾,一個重要原因是,特朗普在執政第一年將更多精力用於國內改革;另一個原因是,特朗普內閣人員頻繁流動,外交部門人員配置不夠,影響了外交整體戰略的形成。因此,現在斷言美國外交政策已發生大轉向仍為時尚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