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特寫:大別山深處的“水庫孤島”醫生和他的“海島衛生站”

2017-10-06 21:07:22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合肥10月6日電(記者馬姝瑞、劉美子)位於大別山深處的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響洪甸水庫,山水相連,河汊縱橫。在1400多平方公里的庫區深處,有一個被稱為“海島”的孤島——麻埠鎮齊山村海島村民組。東島岸邊,常年停靠著一個船屋,外面挂著“麻埠鎮齊山村海島衛生站”的牌子。

39歲的餘家軍是這個船屋的主人,也是齊山村唯一的村醫。

這裡原本是大別山深處的一個秀美山村,上世紀50年代修建響洪甸水庫,山村變成了東西兩座孤島,島上的村民出行全靠行船。

餘家軍1999年從六安衛校畢業後,回到齊山村,和妻子吳起嬌把家安到了船上,取名“海島衛生站”。此後的18年,他劃著一條小木船來往於兩島之間,為村民們看病,這條木船也被村民們親切地稱為“水上120”。

齊山村海島村民組共有居民55戶,200多口人。近些年,年輕人大都外出打工,島上還有100多名留守老人、婦女和兒童。

“以前沒有衛生站的時候,看個感冒都要往鎮裏衛生院跑,來回要走幾十里山路,劃兩三個小時的船,如果遇上急病往往會被耽擱。”餘家軍回憶說。

村民詹廣福在這裡土生土長,他最大的感觸就是“看病難”,直到有了“海島衛生站”。

詹廣福的兒子詹龍祥說,自己多年來和妻子在外打工,2007年的一天,年邁的母親在家不慎摔倒,頭破血流,鄰居趕緊給餘家軍打電話。餘家軍立刻趕來救治,在老人身邊足足照顧了7個多小時,直到詹龍祥從外地趕回來。此後4年裏,餘家軍每週都會去詹龍祥家給他的父母檢查身體,直至詹母去世。

對於每一個村民的病情,餘家軍都爛熟於心,誰有何種病史,他隨口就能說出。2013年,餘家軍去給島上婦女翟玉雲開降壓藥,翟玉雲偶然的一個動作異常引起了餘家軍的注意,他懷疑翟玉雲可能還有其他病症,於是立即聯繫六安市的醫院,將其送去檢查,一查竟然是腦膠質瘤,翟玉雲及時得到了手術治療。

2009年8月,“海島衛生站”挂上“金寨縣新型農村合作醫療村級門診定點單位”的牌匾。縣裏考慮到衛生站的實際困難,免費為他們配備了開展新農合定點所必需的衛生站門診網絡終端設備。從此,村民就能就近進行新農合報銷。

2016年,中國多部委聯合發佈了《關於推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的指導意見》,很快,金寨縣也出臺了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工作實施方案。與餘家軍簽約家庭醫生服務的共有172人。家庭醫生一年提供六次上門服務,包括量血壓、測血糖、心率、尿液等項目。

看到島上其他年輕人陸續遷出小島,吳起嬌笑著說:“不是沒有機會出去,但是他放不下島上的鄉親,舍不下船上的衛生站。”

幾年前,在揚州做生意的內弟打來電話希望餘家軍夫妻倆去廠裏幫忙,開出一個月5000元的工資。知道這個消息後,村民們都跑來挽留餘家軍,餘家軍最終選擇留下,繼續堅守。

他說,現在村級公共衛生服務面越來越寬,村醫的任務越來越重。但是村醫面臨著待遇低、風險大、人才斷層等問題,以金寨縣為例,共有村醫878人,其中40歲到60歲的佔一半左右。

對未來,餘家軍仍有著更多的期望。“希望國家能通過考試等途徑,解決鄉村醫生的身份問題,把村醫的執業風險降到最低,同時提高村醫的待遇,確保基層醫療、公共衛生服務不斷檔。”他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