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特稿:故宮攜手世界 保護文化多樣性

2017-10-10 10:05:3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10月10日電(記者劉偉 安陽 屈婷)生於北京的攝影師呂陽,是“故宮迷”。過去10年,35歲的他幾乎每週都去故宮拍照。他不僅對故宮的建築和展品如數家珍,還經常志願為外國遊客講解故宮歷史和文物,他說自己是一個連接過去和現在的故宮有緣人。

在呂陽的影響下,他5歲的女兒似乎也迷上了故宮,喜歡故宮博物院開發的遊戲,喜歡聽呂陽講故宮的故事。

近600歲的故宮近年來活躍起來,成為了全民網紅。呂陽說:“中國經濟的發展讓老百姓富裕了,但現代化生活卻讓很多人疏遠了傳統文化。而故宮的創意讓傳統文化開始親近大眾。”

(小標題) 磨破了20雙鞋

這一“網紅”的推手是自稱“看門人”的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2012年接手故宮以來,他便身體力行地拉近故宮與大眾的距離。

上任五個月,單霽翔就走遍了故宮9000多間古建築房屋,磨破了20雙布鞋。這位前國家文物局局長對這座文化遺產寶庫瞭如指掌,能準確報出當時文物的總數量--1807558件(套)。

故宮是世界最大的木結構宮殿建築群,也是世界收藏中國文物最多、來訪觀眾最多的博物館。“這些都是最重要的嗎?!”單霽翔說,“如果你的館舍宏大,但70%的範圍卻豎著‘觀眾止步’的牌子,如果你的藏品多,但99%的並沒有展出,如果說你的觀眾多,但觀眾進來卻目不斜視地往前走,並沒有看任何展覽,這就不是觀眾真正喜歡的博物館。”

單霽翔認為,如果文化資源不能為人們的現實生活貢獻什么,就必須做出改變。

5年前,故宮的開放面積僅佔紫禁城的30%,去年,這一數字達到了76%。故宮午門雁翅樓2800平方米的建築,曾經作為庫房而大門緊鎖,現在成了迎接世界各國珍貴文物的展廳。

今年以來,故宮在雁翅樓舉辦了來自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寶藏展,來自法國的18世紀珍寶展,來自海上絲綢之路的文物展。

“故宮建立了20個觀景平臺,人們可以登高具體地看古建築的構造,看上面的彩繪。故宮還開放了城墻,人們沿著城墻走過去,可以俯瞰紫禁城,還能在角樓裏欣賞25分鐘的VR片子,了解怎樣不用一根釘子,僅靠上萬塊木頭就能把三重檐、七十二條脊的建築造好。”單霽翔說。

單霽翔稱,博物館的一項重要使命是讓文化資源盡可能多地轉化為人們的知識財富,讓文化遺產資源“活起來”,融入廣大民眾的現實生活。

去年播出的3集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重點記錄了故宮書畫、青銅器、宮廷鐘錶、木器、宮廷織繡等領域的稀世珍奇文物的修復過程,展現了修復者的生活故事,獲得了廣泛好評。

“修復大師們氣定神閒,把一件件看似破舊的珍寶修復完善,這種工匠精神其實是在我們中華民族的骨子裏的。”呂陽說。

(小標題)故宮經驗走向世界

63歲的單霽翔走訪過不少文明古國,他逐漸認識到,世界各種文明,無論產生於哪個國家、哪個民族,都是當地民眾世世代代的文化傳承,都應該受到尊重。

“保護世界文物遺產、傳承多樣性的文化人人有責,然而不少璀璨文明也遭受著各種各樣的威脅。”單霽翔說。

2015年,單霽翔去阿富汗,一到飛機上就被要求穿上防彈衣。進入阿富汗後,他也始終未能實現參觀古遺址的願望。

單霽翔意識到,文明古國之間可以舉辦古國文明保護與發展學術研討會,討論當今國際環境下文化遺產保護存在的問題,推動古國文明在當今人類發展中發揮持久作用。

2016年和2017年,故宮連續兩年舉辦“太和·世界古代文明保護”論壇,參與國從8個上升到21個,與會代表就“古代文明遺產的傳承和價值”等議題展開討論,以應對非法挖掘販賣、自然災害、戰爭、恐怖主義等對文物及文化遺產的破壞行為。

“極端組織ISIS持續摧毀有重要文化意義的伊拉克遺址,連阿爾-哈德巴的宣禮塔和阿爾-努裏的大清真寺也不能倖免。當地文化以及伊拉克城市的文化多樣性岌岌可危。”伊拉克文化、旅遊和文物部部長福亞德·盧旺茲在2017年9月的太和論壇上說。

單霽翔在論壇上表示,北京故宮文物保護基金會設立了太和論壇基金,可為在文化遺產保護方面遇到困難的國家,比如震後的墨西哥、受戰爭和恐怖主義侵襲的伊拉克、敘利亞等國家提供支持。

墨西哥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執行委員、考古學家奧瑞弗感謝故宮的支持,也為故宮修復文物的技術所折服。奧瑞弗說:“我每次訪問中國都收穫頗豐,墨西哥也有類似的文物醫院,但相關技術、儀器和專業人才數量都與中國相差甚遠。墨中兩國應在這一領域開展更多交流與合作。”

(小標題)文化多樣性保護

“故宮為世界各國搭建了一個交流機制,30年前你很難想像各路文保專家在皇宮大殿裏坐而論道。這樣的交流在全球化的今天十分必要。”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執行委員會成員,以色列建築師、建築保護專家喬拉·索拉說。

單霽翔說,每當看到悠久燦爛的文化遺產與“用過就扔”的快餐文化同處一地,就深刻感受到進行古國文明保護和尊重文化多樣性的緊迫性,也說明讓每一個文明古國都有權利保護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性。

索拉認為,世界各民族長期形成的多姿多彩、千差萬別的文化要是變成單一的文化,就會很危險,“存在文明的衝突很正常,那恰恰代表了不同民族、文化的特色”。

全球化背景下保護文化多樣性的壓力愈發凸顯,各國不斷探索保護和傳承本國文化的方式。帕潘特拉土著藝術中心是墨西哥首個為傳承當地土著人文化而成立的藝術中心,中心下設16所家庭學堂,由老一輩托托納克人向年輕人傳授語言、烹飪、舞蹈、音樂、醫藥、紡織等傳統技藝。

2012年,這個中心因其為保護托托納克文化所做貢獻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最佳保護實踐”。奧瑞弗說,故宮使用新媒體手段貼近受眾的做法很有新意,值得學習。

“故宮搭建的這個論壇交流平臺是超越國家、邊界、民族、種族的。”索拉指著自己的參會證件說,“看,沒有國籍,大家是為了世界文化的傳承而來。”這個證件上,除了參會者的姓名和職業,沒有官階官啣。

9月19日,2017年太和論壇開幕的前夜,故宮暢音閣這座百年戲樓經過提升改造後重新開館,與會嘉賓充分感受了中國國粹的魅力。“這是對傳統文化的傳承,讓觀眾從百年戲臺上聽到了歷史的聲音。”索拉說。

聽說暢音閣要向公眾開放,上演歷史劇目,呂陽說:“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去看戲,用相機記錄這歷史的時刻。”(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