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三代人用生命續寫“一個真實的故事”——追憶原扎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鶴類馴養繁育中心副主任徐建峰

2014-08-26 17:56:12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哈爾濱8月26日電題:三代人用生命續寫“一個真實的故事”——追憶原扎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鶴類馴養繁育中心副主任徐建峰

新華社記者徐興堂、張正富、李建平、程露

疲勞駕駛導致摩托失控,車主不幸身亡——這原本只是一場普通的交通事故。然而,它卻成了那首曾讓無數人感動落淚的歌曲《一個真實的故事》的延續,背後是一個家庭與丹頂鶴凄美到令人扼腕的故事。

那首歌唱的是姐姐,這次是弟弟。

2014年4月19日,丹頂鶴的繁育期剛剛開始,原黑龍江扎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鶴類馴養繁育中心副主任徐建峰由於連日救護鶴雛,過度疲勞,在駕駛摩托車返回保護區途中發生意外,不幸遇難,為養鶴事業獻出了自己年僅47歲的寶貴生命。

新華社“美麗中國”溼地行大型公益行動報道團在扎龍自然保護區採訪時,經鶴類馴養繁育中心主任郭立業介紹,了解了徐建峰的先進事跡:一家人,祖孫三代,用生命和熱情在“丹頂鶴的故鄉”續寫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小標題)與丹頂鶴的不解情緣

盛夏的扎龍溼地,蘆葦青青,野花飄香,在藍天和綠野之間,有一種“精靈”在漫步、嬉戲、翱翔,這就是中國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丹頂鶴。

在扎龍溼地,也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任勞任怨、默默無聞地撫育著丹頂鶴成長,待小鶴羽翼豐滿後,放歸自然。他們就是丹頂鶴飼養繁育人員,徐建峰就是他們的技術“帶頭人”。

徐建峰出生於一個養鶴世家。父親徐鐵林是扎龍自然保護區的鶴類保護工程師,也是扎龍鶴類馴養繁育中心的創辦人之一。姐姐徐秀娟,是中國環境保護戰線第一位因公殉職的烈士,23歲那年,在江蘇鹽城為了尋找失蹤的丹頂鶴,身陷沼澤,不幸犧牲,用青春和生命,譜寫了一曲人間大愛,那首《一個真實的故事》,至今仍被人們傳唱:“走過那片蘆葦坡,你可曾聽說,有一個女孩,她曾經來過……”

徐建峰來扎龍工作,可以說是子承父業,他循著父親和姐姐的足跡一路前行,也像父親和姐姐一樣摯愛扎龍,摯愛丹頂鶴。他在扎龍自然保護區鶴類馴養繁育中心一工作就是18年。

從小受到家人影響,徐建峰對丹頂鶴的特殊情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徐建峰還只是在保護區做臨時工作,當時保護區的防護措施還不夠完善,遊客可以近距離接觸丹頂鶴,一些遊客會用木棍挑逗丹頂鶴,這時徐建峰會蹭地一下跳出來跟遊客爭吵。“逗鶴,堅決不行!”大夥兒都明白,徐建峰是打心眼兒裏心疼和尊敬丹頂鶴。

1997年,父親徐鐵林退休,徐建峰遵從父親的意願,回到了扎龍自然保護區鶴類馴養繁育中心工作,從飼養員幹起。因為他在當兵之前在保護區做過臨時工作,再加上父親的言傳身教,他上手非常快。

後來,徐建峰在保護區鶴類馴養繁育中心的主要工作變為負責丹頂鶴的繁育和野外救護。這可是件“苦差事”,在丹頂鶴繁育期,十天半個月不回家是常事。每年4至6月份是鶴卵的孵化期,鶴巢安全不安全,鶴卵是不是受到威脅,散養鶴在溼地裏孵化情況等等,他都牽掛著。

憑藉多年的工作經驗,他能準確定位溼地腹地內的散養鶴巢的具體位置,每對丹頂鶴的產卵數量,甚至精確到每個鶴卵的破殼時間。這不是憑空說出來的,在辦公室,很少看到他的人影,他大多數的工作時間都是在溼地裏,他騎著摩托車,每天都得跑十幾公里。

(小標題)永遠不忘的職責

春夏之季是扎龍溼地最好的時節,也是野生和散養丹頂鶴繁育孵化的季節。每年這個季節,徐建峰總是忙得不可開交。雖然丹頂鶴的野外救護工作非常危險,可是只要丹頂鶴有危險,他總是衝在前面。

2007年7月的一天上午11點多,林甸縣東興鄉一個農民給保護區打來電話,說在草甸子上發現了4只丹頂鶴。撂下電話,徐建峰馬上與同事驅車奔向林甸,由於走得急,一些必要的防護用具都沒帶。到達現場後下起了大雨,三人穿著膠鞋,趟著齊腰深的水向丹頂鶴靠近。因為不熟悉地形,極易發生危險,徐建峰率先走在前面,並不停地叮囑同伴等他走過去了再跟著他後面走。

當時天空陰雲密布,電閃雷鳴,有兩次“通天雷”就在距離他們幾百米的地方炸響,這沒有阻止他們。就這樣,等他們把4只丹頂鶴全部帶到安全地帶後,已經是半夜11點多,十幾個小時,他們滴水未進。領導心疼他們,對此次救護行動提出了反對意見,“太危險了,為救這4只丹頂鶴,你們出了危險怎麼辦!”而徐建峰卻不以為然。

2013年的7月,8只新孵化的小丹頂鶴“鬧毛病”了,徐建峰整天都守候在小鶴旁邊,看它們的神態,聽它們的聲音,睡覺也睡不踏實,一宿總要起來看幾次。就這樣,半個月時間過去了,小鶴終於恢復了健康,他滿臉的愁雲才散開,才想起自己該回家看看了。

2014年4月18日,這是徐建峰最後一次進入扎龍腹地觀察散養丹頂鶴的繁育情況。中午時分,他發現了一隻散養丹頂鶴的鶴雛和一枚鶴卵,為了確保鶴雛的成活,徐建峰將鶴雛和鶴卵救回了繁育中心。這一天,他一直在溼地裏工作,傍晚才稍事休息。

19日淩晨,徐建峰不放心鶴雛和鶴卵,又回到繁育中心進行看護,確定鶴雛和鶴卵安然無恙後才返回。途中由於連日疲勞,在齊扎公路約20公里處,摩托車失控掉入東側路基下的水溝,不幸遇難。徐建峰離開了他深愛的家人,選擇了與丹頂鶴和扎龍永遠相伴。

“單位再小的事兒,也是大事兒。家裏再大的事兒,都是小事兒。”這是徐建峰同事郭立業對他的評價。

時隔4個多月時間,談起徐建峰,郭立業還是泣不成聲:“一起共事3年,建峰從來沒跟我紅過臉。他在工作上沒有絲毫含糊,在工作中我們是好同志,在生活中,我們就是好哥們兒。”

“建峰走了,是我們扎龍自然保護區的一個巨大損失。無論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他都是我們的楷模,他對工作的執著和熱愛,值得我們永遠傳承”。

(小標題)愛在扎龍延續

在徐建峰的遺物中,有幾本工作日記。1997年以來,他幾乎每天都要記錄下自己的工作,從未間斷。丹頂鶴的飼養、繁育、防疫、救治等各個方面,只要是他遇到了,都會記下來。他的這些工作日記如今已成為保護丹頂鶴非常珍貴的資料。

多年來,徐建峰和他的同事積極開展丹頂鶴野外散養、籠養、繁殖等研究,為野化丹頂鶴打下了堅實基礎。截至目前,扎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已成功人工繁育丹頂鶴800多只,丹頂鶴繁育和育雛成活率90%以上,保護區內丹頂鶴數量達到500餘只,約佔全世界丹頂鶴總數的四分之一。

因為徐建峰的勤懇工作和人格魅力,他受到了扎龍保護區人們的普遍讚譽,多次獲得齊齊哈爾市政府嘉獎。2012年,他榮獲黑龍江省溼地保護先進個人榮譽稱號;2013年,被扎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榮記個人三等功;2013年,被齊齊哈爾市授予市勞動模範。

為了繼承父親未完成的事業,徐建峰的女兒已經於7月份從東北農業大學轉到東北林業大學,學習野生動物保護專業,將來要像父親一樣肩負起保護丹頂鶴的重任,將愛延續。一家人,祖孫三代,都將自己的青春和熱血獻給扎龍和丹頂鶴。

“美麗中國”溼地行大型公益行動記者在沙龍溼地繁育中心見到了徐建峰生前救護的最後一隻丹頂鶴,在飼養員夏燕輝的精心照料下,小鶴的羽翼已經豐滿,可以翱翔天空了。小鶴的救命恩人已經長眠於溼地,但是他留下的保護溼地、保護珍禽的執著精神,化作永恒的愛,在“丹頂鶴的故鄉”傳承。

採訪途中,記者幾乎在每個溼地都遇到了像徐建峰那樣癡情於溼地資源保護的人,傾聽了一個個感人肺腑的故事:興凱湖畔,趙志春在與他的東方白鸛“情人”“喀秋莎”親密約會;新青溼地,李衛東躲在“塔頭甸子”裏,拿著相機苦等自己的白頭鶴“朋友”;永翠河岸,陳剛冒著寒冷鑿冰捕魚,為中華秋沙鴨準備美味……

正是這些溼地“癡人”,正慢慢影響和喚醒著公眾保護溼地、熱愛自然的意識。(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