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科技 » 创客圈 » 正文

Chris Anderson眼中全球科技的未來

2014-09-28 18:15:41  来源:虎嗅網 【返回列表】

Chris Anderson,《長尾》、《免費》和《創客》這三本枕邊三部曲便足以讓其名留科技歷史,在其帶領下《WIRED》成為媒體之星,讓人們看到世界的未來。這位大師級人物又是西方科技思想家中最為瞭解中國國情的,其曾旅居中國,現所從事的無人機事業的競爭對手、供應鏈工廠均在中國,對百度、阿裡、華為和大疆等中國公司如數家珍。在百度百家的The B.I.G TALK中,Chris領銜與百度余凱博士等技術大牛圍繞“開放式創新”進行了大量腦力激蕩,給人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莫過於Chris對於趨勢的獨到見解。
 
一、未來一百年太平洋有兩大中心
 
“我們感覺到,太平洋的這兩個中心會是未來一百年的核心,我很榮幸可以成為其中一部分。”,多次跨越太平洋在中國和美國兩地奔波的Anderson絲毫不掩飾對中國未來的看好。在不少人看來,西方人對正在崛起的巨型經濟體中國有著一種“盲目崇拜”,尤其是阿裡世紀IPO這樣的事情發生之後。不過,Anderson不是這樣的盲目崇拜著。
 
97年的中國互聯網史前時代Chris便開始在中國生活,觀察中國,彼時華為剛創辦一年,百度和阿裡均還未上線。儘管華為沒有也不樂意上市,但其已經與思科具備平起平坐在全球基礎通信市場對壘的實力,華為的成功正是伴隨著的PC互聯網的繁盛以及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在華為、思科所提供的基礎設施之上,大量的互聯網巨頭誕生,其中大部分又都與“長尾理論”和“免費模式”息息相關:百度解決人們的長尾需求連接,阿裡幫助用戶尋找長尾商品,同時對賣家又是免費+增值模式,騰訊商業模式同樣深得“免費”模式之奧妙。
 
互聯網是過去式,讓Chris更看好中國在於“硬件復興”浪潮中國的優勢更加明顯。“世界工廠”中國擁有最齊全的供應鏈、成本最低的元器件以及海量勤奮聰明的人才,在互聯網正在從資訊流下沉到現實世界之時,一切“原子”都在“比特化”的過程中,上述“中國優勢”更會體現得淋漓盡致。Chris並不認為中國的優勢只是人口紅利,印度、東南亞、墨西哥等國家的製造業也在崛起但無法複製中國的優勢,中國是製造之王,電子數碼尤為如此,這也是為什麼深圳成為世界硬件創業者天堂的原因,不少海外創業者均在深圳設立分部或直接來中國創業。
 
二、開放式創新讓世界未來更美好
 
不論是Chris,還是百度余凱,均一致認為我們依然身處偉大時代,一切都還可以用激動人心來形容。世界每天都在變化,每個個體、每個創業團隊都有機會快速崛起,顛覆巨頭。
 
Chris在闡述“長尾”理論時則表示,長尾並不是讓爆款不再存在,而是改變巨頭壟斷的過去——不是巨頭佔據所有管道和品牌,而是給予人們更多選擇,每個人都不一樣,都有個性化的需求。從他親睞Android手機也可以看出其對“多樣性”的重視,因為Android讓每個人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尺寸,這是碎片化帶來的好處,倘若一個人想要用大屏IPhone手機只得等待iPhone6 Plus。人們擁有更多自由的選擇,世界就會更好。在面對中國深圳工廠可以在10天之內將Chris的產品複製並且做到一半價格的“山寨”行為,Chris站在商人立場會不喜歡,但退一步又可認為這是對其產品的“讚美”,以及讓用戶擁有更多物美價廉的選擇進而讓事情更好。
 
這是Anderson的“open”思維,他確實是開放式生態和開源的堅定支持者。就像大自然一樣,開放式生態必然會更加繁榮豐富,在Anderson所提出的開放式創新構想中,未來不再是公司與公司、產品與產品對壘,而是生態與生態。在開放式的社會化協作之中,小團隊利用開源軟件、開發板、3D列印等工具快速低成本低門檻構建產品,通過眾籌等平臺驗證之後在批量生產,有機會與Apple等硬件巨頭決一雌雄。Nest和Dropcam被Google收購、Beats被Apple招入麾下,均是硬件小團隊的勝利。
 
Anderson認為未來的雇傭關係也是開放式的,一個人不一定為一個公司打工,但他可以與其他人一起協作起來做某件感興趣的事情,就像開源軟件社區一樣。有可能一個人白天在大公司上班,晚上在家創造某樣產品,做真正的創客。余凱的經驗與這一理論不謀而合:百度在招聘一些特別想要的技術大牛時,發現不少人已經不再看是否有更多的薪水或者平臺,而是更關注興趣,如果不能做感興趣的事情,他們寧願去創業團隊放手一搏,因此百度現在除了給與優厚的待遇外,更重視提供大平臺以及滿足興趣訴求。
 
未來,分工協作是開放的、社會組織是開放的、生態系統是開放的,一切都是OPEN的,OPEN讓世界更美好。Android讓更多設備包括汽車、電視都能智能化進而讓世界豐富多彩,更加美好,Apple卻只是讓自己的用戶和Apple變得更好。
 
三、長尾和免費在未來不會失效
 
如果世界未來是開放式和多樣性,那麼“長尾”效應自然會奏效。
 
在硬件領域,創客運動就是製造業的長尾。過去,要麼批量生產,要麼沒有產品,現在新的產品生產模式則可創造小的利基市場進而創造長尾。所謂利基市場是指巨頭所忽略的細分和小眾市場,企業進入後專注並構建壁壘。每一個利基市場不大,但多個小的加起來就會十分巨大,形成長尾效應。
 
有人說,智能硬件的未來是少部分人生產某種東西給少部分人消費,爆款可能會有,但動輒出貨量數千萬台的產品可能性微乎其微。美國Quirky創意電商網站的火爆更是成為這一說辭的證據,這是一個創意社區和細分創意產品電商網站,其已獲得近1億美金融資。硬件的長尾效應最終會讓分享經濟和眾籌模式更加火爆,每個人都可以創造、參與和獲取。
 
中國不乏“硬件免費或零利潤鋪用戶、後向收費賺錢”的鼓吹者,但在硬件實踐中卻鮮有成功案例。Chris認為,硬件同樣可以套用免費模式——但不是照搬軟件的免費玩法:先鋪量在靠廣告增值變現的簡單模式。
 
硬件免費大概是這樣的:先免費提供軟件、設計、技術,人們去嘗試、去創建自己的版本(基於人人是創客、創造門檻低的邏輯)。其中一些人最終成為我們的客戶產生購買,可以放棄知識產權來創造一個更大的市場,將其中10%或者20%的市場的使用者變成客戶,雖然比例不高但倘若市場被創造很大,最終還是會是一個大市場。
 
就是說,硬件未來免費是切實可行的,但不是大規模生產一批硬件贈送給使用者,而是讓使用者基於免費提供的軟件、設計和技術去自行創造。看樣子這要實現還得假以時日,因為人人是創客的時代還遠未到來,比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爆發速度都慢了不少,但未來就難說了。
 
在Chris眼中,未來100年的中心在中國和美國,社會是開放式的協作、人們擁有多樣性的選擇,長尾效應不會失效,利基市場是創業者顛覆巨頭的機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