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科技 » 互聯網 » 正文

Facebook想讓印度人免費上網 他們卻懷疑它別有用心

2015-10-27 12:19:48  来源:界面新聞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印度,孟買——如果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希望實現自己的願景,把互聯網帶給40億尚未聯網的人們,那麼,Facebook公司的這位首席執行官首先需要提高他的計劃對舒爾布•可汗(Shoaib Khan)這些推銷員的吸引力。

可汗的香水和手機店位於孟買這座城市許多貧民窟中的一個,商店後面最近展示了一個巨大的藍色橫幅廣告,宣傳扎克伯格一個叫做Internet.org的項目。店前顯著的位置還張掛著另外一個廣告,宣傳的則是印度第二大電信運營商Reliance Communications在印度提供的免費互聯網服務套餐。

但當一位記者詢問可汗對Internet.org的體驗時,他卻連這個項目是什麼都一無所知。向他解釋過這個項目之後,他很快就否決了它。

“Reliance的連接非常不好。”可汗一邊說,一邊搖著頭,“我真的只能靠推銷才能把它賣給顧客。”

Facebook今年2月就把Internet.org這個項目帶到了印度,但它的坎坷經歷表明,要實現全球皆可聯網的宏偉目標,光有良好的意圖和熟練的技術還不夠。

目前打擊扎克伯格項目的有許多問題,可汗這些手機推銷員心裡的懷疑和Facebook印度合作伙伴實力的疲弱只是其中的兩個。

Internet.org項目的免費服務包括新聞、健康及工作信息,以及純文字版的Facebook。它已經經過了刻意的簡化,最大限度地降低數據的使用量和電話公司的成本。Facebook稱,主要的目的是向人們展示,互聯網到底是什麼。但許多印度人希望獲得更多的東西。他們抱怨說,這個項目口頭上是為了他人的利益,實際上卻恰恰相反,只是一個手段,就是想讓他們上Facebook,然後注冊使用Reliance提供的收費流量計劃。

互聯網活動人士也攻擊Facebook只是挑選最好的合作伙伴進入自己壁壘森嚴的後花園,而不是干脆提供少量免費接入整個互聯網的服務。他們擔心的問題引起了印度政府的共鳴,後者目前正在考慮制訂新的規定,管理類似的免費服務。

幾經請求,扎克伯克依然拒絕討論Internet.org項目。但他依然對自己的征戰充滿熱情。他上個月在聯合國發言說:“我們需要把互聯網接入服務當成是實現人權和人類潛能的一個因素來對待。”

Internet.org項目上個月已經重新包裝為Free Basics品牌,目前已經進入從印度尼西亞到巴拿馬的25個國家。Facebook在這個項目的其他方面也投入了大量資金,包括把廉價的Wi-Fi帶到偏遠的村莊以及通過高空無人機提供互聯網服務的一系列實驗。

扎克伯格同時還下定了決心,要贏得印度公眾的心。上個月,他和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Facebook位於硅谷的總部舉行了一場通過流媒體直播的對話。本周,扎克伯格將訪問新德裡,回答Facebook印度1.3億用戶們的部分提問。

根據記者8月份走訪達拉維的情況來看,未來任務的艱巨性顯而易見。達拉維是孟買100萬貧困人口的家。

在那裡,幾塊廣告牌在宣傳Freenet項目,也就是Reliance版本的Internet.org項目。但在居民區那些狹窄的巷子裡,未經處理的污水和穿著拖鞋的腳步互不相讓,看不出什麼跡像表明有人注意到了Internet.org項目。在一間茶葉店和上十位手機用戶聊過之後發現,沒人聽說過Freenet,也沒人聽說過Internet.org項目。但許多人都抱怨,比起市場的領導者Airtel公司和沃達豐(Vodafone)來,Reliance公司的數據網絡速度太慢,客戶服務太糟糕。

隔壁一家為了向美國互聯網公司雅虎致敬而取名為雅虎移動(Yahoo Mobilewala)的手機店店主叫裡茲萬•可汗(Rizwan Khan),提供所有主要運營商的服務。他店裡庫存的Reliance手機卡每個都裝在一個藍色的Freenet信封裡,上面寫著“免費上Facebook”。不過,它們都擺在展示櫃裡,已經蒙上了灰塵。

印度大部分的手機服務都是預付費。消費者一般購買一張叫做SIM卡的特別芯片,然後再充值。它一次通常含有價值一美元的數據流量或者通話時間。手機卡販子都是關鍵的活廣告,教會人們了解所有可供選擇的服務。

裡茲萬•可汗和舒爾布•可汗沒有親戚關系。他說:“新來的顧客都不會找Freenet。”雖然Reliance公司的網絡很好,但它的這個套餐沒有包含Facebook公司擁有的熱門通訊應用WhatsApp;而且,用戶需要付費才能查看Facebook信息流的圖片。他說:“如果數據要付費,把它叫做免費還有什麼意義?”

手機卡販子還傾向於主推任何可以讓他們賺到最多錢的東西。可汗指出,因為簽了一千個客戶,另外一家運營商最近給了他一筆獎勵,他選的是一輛價值45000盧比(約合700美元、4396.5元人民幣)的英雄牌摩托車。Reliance公司沒有提供任何類似的獎勵。

記者在孟買貧困區進行的20多個采訪發現,有幾個人試用過Internet.org,但只有一個人經常使用。這位用戶是一名23歲的男子,他說,他預付費賬戶裡的錢用光了的時候,就會使用免費版的Facebook Messenger應用來和朋友們聊天。

Facebook負責領導Internet.org項目的高管克裡斯•丹尼爾(Chris Daniels)說,公司主要的目的是努力接觸完全沒有碰過互聯網的新用戶。

丹尼爾上周在一次采訪中說,因為這個項目,印度大約有100萬人已經邁進了互聯網世界。他說,經歷了上網的頭30天之後,其中大約40%的人轉變成了付費數據用戶,只有5%的人繼續堅持只使用免費服務,剩下的人則都選擇了離開。

“這個項目的目的就是讓人們上網,而且,它的效果很好。”丹尼爾說,“互聯網連接是一種能夠改善人們生活的事物。它賦予人們能力,讓他們有能力來幫助自己找到工作,幫助自己改善健康狀況,幫助他們提高自己以及子女的教育程度。”

Reliance公司客戶業務首席執行官哥蒂普•辛格(Gurdeep Singh)則為自己公司網絡的質量進行了辯護,但他承認,公司還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動來提高人們對Freenet的認識,同時說服零售商們來推銷這項服務。

“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他在這家公司位於達拉維幾英裡以外的新孟買那個龐大的園區裡接受采訪的時候說,“我們正在針對數字文盲發起一場聲勢浩大的戰役。”

根據Reliance公司的研究,36%的手機卡販子都沒有可以上網的手機,這一點讓他們成了這個理念拙劣的代言人。

Freenet項目起初只限於印度七個邦,但辛格說,Reliance公司堅持推進這個項目,還計劃很快在全國範圍內提供這項服務。他說:“印度已經到了所有人都必須接入互聯網的階段。”

Facebook的策略遭遇了本地互聯網倡導者們的批評,他們把它看成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絡正在企圖變成新一代用戶的互聯網看門人。

“在開放的互聯網,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激烈反對Internet.org項目的印度新聞網站MediaNama編輯兼出版人尼克希爾•帕瓦(Nikhil Pahwa)說,“而在Internet.org上,Facebook卻舉足輕重。”

帕瓦協助組織了一場叫做“拯救互聯網”(Save the Internet)的運動,召集了100萬印度人來向監管部門施壓,叫停Internet.org項目,同時出台規定,保護互聯網的中立性。這個原則在美國和歐洲同樣是一個激烈爭論的話題,它聲稱,互聯網接入服務供應商應該給予消費者平等獲取所有內容的權利。

印度電信管理局(The Telecom Regulatory Authority of India)目前還在考慮可能的監管規定。然而,這個政府部門的主席夏爾馬(Ram Sewak Sharma)最近卻在一次采訪中表達了對Internet.org項目的懷疑。他說:“他們或許有著美好的目標,但它執行的方式確實不妥。”

丹尼爾說,Facebook一直在傾聽所有批評的聲音,而且也已經對Internet.org項目作出了許多調整,包括向其他希望在自己的平台上提供免費服務的公司開放。他說:“無論反饋來自什麼渠道,我們一直都心存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