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科技 » 互聯網 » 正文

跨境電商新政剛滿月,創業公司已經開始吃不消了

2016-05-13 16:58:37  来源:鈦媒體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據鈦媒體報道,從創投的“台風口”,到新政策的“暴風口”,跨境電商在一個月內遭遇了過山車。

兩個星期前,一家主做跨境業務的電商平台的相關負責人員李響(化名)找到我。他向記者透漏:“我們(自營為主的跨境電商平台)可能都撐不過一個月,就得裁員轉型了。”

這聽起來有些危言聳聽,以至於我感覺到並不可信。然而,經過向各個電商平台、保稅倉和物流公司求證後。得到的回復為:情況基本屬實,跨境電商即將迎來行業大規模“熔斷”的悲催局面。

從熱火朝天,到凜冬將至,變化是如此劇烈。而起因,是相關部門聯合發布的跨境新政。

新政之下,每一個人都很沮喪。

就連一位一貫個性張揚的朋友,也變得低調起來。他在拿到上一輪融資的時候曾“炮轟”過多家媒體,就在幾個月前,他還渾身充滿著攻擊性,“投資人都說我有點兒狂”。現在,雖然他所處的海外直郵業務暫時沒受到太大的影響,但他還是有點兒擔心,“這個行業的未來不太確定了。”

根據李響的說法,按照4月8日出台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政策(以下簡稱“新政”)的商品發運要求——發運的商品,必須按照一般貿易要求提供通關單,化妝品、保健品等商品還須在食藥總局注冊備案,已導致95%以上的保稅備貨商品無法進口。

目前的跨境電商,只能依靠現有庫存維持銷售。一般,為了避免庫存積壓,電商平台會把庫存控制在一個月內。這也意味著,跨境電商將在5月中旬開始出現大規模斷貨。

一項緊急出台的政策

“從來沒見過這麼著急出台的政策。新稅改革前夜公布白名單,前台後端好多數據都要進行修改,此前進行的備貨也可能會產生較大損失。”李響說,由於新政出台時間太過緊急,沒有給各個電商平台留出過渡期,對跨境電商現有模式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跨境電商新政,傳言了很久。但從與電商平台溝通到出台,前後只有兩個月的時間。

2016年2月開始,包括蜜芽、小紅書、聚美優品等在內的多家跨境電商國際貿易部門相繼接到了海關方面的初步溝通,確認將從4月開始對跨境電商征稅。

3月24日,相關三部委發布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新稅制。4月7日晚,距離“新政”出台前幾個小時,財政部在官方網站上掛出了《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清單》(正面清單)。這一批正面清單包括了1142個8位稅號商品,涵蓋了部分食品飲料、服裝鞋帽、家用電器以及部分化妝品、紙尿褲、兒童玩具、保溫杯等商品。

4月8日,財政部發布消息稱,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按照貨物征稅的同時,單次交易限值由行郵稅政策中的1000元提高至2000元,同時將設置個人年度交易限值為20000元。

無效和無奈的應對

一開始,人們關注的是稅率,討論的重點也是,當跨境電商價格上漲,消費者們還會那麼熱衷與購買海外產品嗎?

為了應對價格的影響,近兩年來開始主做海外化妝品業務的聚美優品,還專門成立了應對小組,討論漲價部分是由電商平台承擔,還是與消費者按比例分擔。

然而,伴隨著第一批清單出來,電商平台發現很多品類不讓賣了。

第一批清單中,多款熱銷的產品,包括液態奶、生鮮、保健品等都未被包含在內。跨境電商憂心忡忡,一家化妝品電商平台的副總裁在朋友圈調侃道:2011年做電商,2016年,卒。

“不讓賣”成為當時人們討論的重點。作為政府公關負責人的李響積極和相關政府部門進行溝通,政府部門也給予了積極的回應。

一周之後,4月15日深夜,財政部、發展改革委、商務部等13個部門共同發布了第二批正面清單,此次新增了151個稅號產品,並對此前備注模糊的“醫療器械相關產品”、“保健食品相關產品”以及“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相關產品”進行了解釋。根據李響的說話,相關部門統計了2015年跨境電商涉及的品類,於是補全了第二份清單。

第二批正面清單出台後,那位副總裁刪去了之前的那條朋友圈,對新政開始抱有樂觀的態度,等待著政府進一步調整。

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過於樂觀了。第二批正面清單出台後,政策調整似乎暫時停止了。李響與相關部門進行溝通,對方的回復是:輿論反應的問題不都解決了嗎?

關鍵問題是“一般貿易”

“征稅、清單都不是關鍵問題,關鍵問題是,按照一般貿易進口要求,我們的貨根本進不了關。”李響說,公司的倉庫庫存一般控制在一個月內,所以到5月中旬,公司就要面臨大規模斷貨了。

近兩年來,基於政策和人口紅利,跨境電商進入了井噴式發展,蜜芽、洋碼頭、小紅書等跨境電商在近兩年都完成多輪融資,相繼踏入獨角獸俱樂部。而天貓、京東、聚美優品等電商巨頭也在積極布局全球購業務。

據海關統計, 2015 年,7 個試點城市跨境電商合計進口 155 億元人民幣,是 2014 年的 14.5 倍。而2015年中國消費者在境外消費1.2萬億元,與2014年相比增長了43%。按照計劃,跨境電商將成為中國財政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

在新政實施前,李響曾於相關部門進行溝通,詢問是否會影響到政策的進口,對方的答復是“沒有問題”。然而,實際操作卻與計劃發生了重大的偏差。

李響表示,對於跨境電商而言,真正的危機隱藏在對 4 月 8 日後發運商品的監管要求中。

按照新政規定,4月8 日以後發運的商品,必須按照一般貿易要求提供通關單,化妝品、保健品等商品還須在食藥總局注冊備案,導致大量的保稅備貨商品無法進口。

拿不到的“通關單”

作為關鍵的“通關單”,也就是入境貨物通關單,是指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授權的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依法對列入《檢驗檢疫法檢目錄》,以及雖未列入《檢驗檢疫法檢目錄》但國家有關法律、行政法規明確由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實施檢驗檢疫的進境貨物及特殊物品等簽發的進口貨物收貨人或其代理人已辦理報驗手續的證明文書。

涉及法檢的貨物(監管條件下監管代碼為A的),需要向國檢部門報檢,填報《入境貨物報檢單》。以化妝品為例需要提供:原產地證、合同、發票、裝箱單、提(運)單、進口化妝品標簽檢驗相關資料(化妝品中文標簽樣張和外文原標簽及翻譯件及化妝品成分配比等)、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進口化妝品衛生許可批件(備案證書)、報檢委托書等十多項外貿單證。

完成報檢後,國檢部門出具通關單(無紙化通關後,出具的是通關單號),再向海關進行報關。在QP(海關通關系統)錄制報關單的時候,涉及法檢的貨物如果沒有通關單,會退單(申報不通過)。

2015年版本《檢驗檢疫法檢目錄》中,進境需要法檢的類目有4562個,而跨境進口電商兩批清單1293個類目中,99%以上需要法檢,出具通關單。

李響指出,跨境電商在實際通關中會遭遇的兩個比較大的困難。

首先,原來跨境電商入境,也有提交通關單,但是基本提供隨附單據都以裝箱清單,合同,發票,提單等單據為主。而一般貿易中各類目需要提交的隨附單據,由於目前跨境電商一個重要的進貨途徑是“掃貨”模式,也就是直接在海外的商場、店鋪內,以當地消費者的價格進行大量購買,對於掃貨模式獲得的商品,很難提供原產地證明等外賣單證。

“如果,我們能夠拿到一般貿易通關單,那我們直接就從事一般貿易,而不做跨境電商了啊。”李響說,根據相關的政策,一般貿易進口的商品多是按照重量收稅,但是跨境電商涉及的貨品,則需要按照數量和單價收稅,遠高於一般貿易的稅收。

其次,一般貿易周期備案周期太長,以保健品為例,目前在食藥監總局備案查詢的不過700多個,而新品申請時間長達1-2年,顯然不利於講究時效競爭的電商模式。而為了降低庫存風險,以往跨境電商采購通常使用多批次少量的采購方式,但現在,保健品每個SKU備案費用在50萬-100萬之間,讓電商平台感到力不從心。

保稅區已經在裁員

各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以下簡稱綜試區)的統計顯示,從 4 月 8 日新政實施到4月15日,進口單量遭受到第一波銳減,鄭州、深圳、寧波、杭州等綜試區進口單量分別比新政前下降70%、61%、62%、65%。4 月 15 日之後,隨著海關總署允許4月8日前發運的商品按原有通關程序進口,各綜試區進口單量有所回升,鄭州、深圳、寧波、杭州等綜試區進口單量分別回到新政前的 55%、 62%、65%、71%。

“進口單量雖然遠未恢復到新政前水平,但進口稅收開始有大幅提升,使有關部門誤認為新政負面影響正在消除。”李響說,進口單量回升是基於跨境電商銷售庫存商品,一些電商擔心政策變化,甚至出台促銷措施,抓緊清理庫存。而由於各地海關、質檢嚴格執行新規,4 月 8 日以後發運的商品,除紙尿褲、枕頭、水杯、奶瓶等少數非法檢商品還能進口外,超過 95%以上的商品已經不能進口,大量貨櫃開始積壓在碼頭、空港。

進口減少,直接影響了各個保稅區,部分綜試區開始裁員。以鄭州綜試區為例,區內電商企業一線員工從新政前的最高 6000 人急劇減少到 700 人左右,大企業包裝線從 4 條減少到 1 條,小企業基本停工待業,配套的快遞、倉儲、運輸工人處於半歇業狀態。

兒據新華社援引杭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消息稱,跨境電商新政策實施一個月,整個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進口郵包138.12萬件,日均出貨4.6萬件,環比下降57%,受到的衝擊較大。

希望有一年的緩衝期,好轉型

電商平台、保稅區、倉配等跨進電商的各個環節都感受到了生死存亡的壓力。這個壓力也讓這些平時在各個環節互相競爭的對手們聯合起來,4月中旬,以聚美優品、蜜芽寶貝、小紅書等為代表的跨境電商平台,以鄭州保稅區為代表的保稅區,菜鳥物流都派出了高層甚至是創始人參加在香格裡拉召開了一次閉門會議。

各個從業者的態度不一,一些人主張更激進的與部位溝通,也有一些人的態度相對保守。李響說,“我們都很快發現吃不消了。”

情勢仍不明朗,各電商平台也在尋求轉型自救。

直郵是一條出路。但據稱境外倉的租金也開始上漲,香港(保稅)倉的已經漲價30%~50%。而直郵包裹的靠包檢驗率也大幅增加,影響了直郵的速度。還有一部分一些跨境電商平台開始嘗試轉型走高端旅游的路線。

但對於這些已經過了獨角獸級別的巨頭而言,短時間就要完成轉型談何容易。

“這麼大的公司,不是說轉型就能轉的,我們需要時間。”李響說,如果目前的規定仍沒有改變,他能想到的結局就是現有的保稅區和跨境電商平台大規模裁員。至於消費者的跨境購物需求,要麼是代購的老路,要麼是像亞馬遜這樣的平台會形成壟斷。

“相關部委應該明確跨境電商B2C平台在行業內到底扮演的角色,我們都希望能至少給我們一年的緩衝期。”一家在新政前剛剛獲得C輪融資的跨境電商平台的相關負責人林琳(化名)也說。據說,這家電商因為新政的影響,估值在一個月內就已經腰斬,投資人也感到無奈。

不過,人們仍對政策調整仍抱有一絲希望,希望政策還能繼續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