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科技 » 互聯網 » 正文

19年!亞馬遜終於把邊緣業務做成搖錢樹

2016-08-01 16:39:16  来源:愛範兒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亞馬遜並不是不賺錢,而是把原本賺到的錢又花在了研發上,當很多美國企業都在努力回購股份、削減成本,滿足季度收益預期時,傑夫·貝索斯和馬克·紮克伯格卻有著更長遠的構想。

8_副本.png
傑夫·貝索斯。圖片來自:Mary‘s Space

在處理投資者關係上,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堪稱是一個傳說。盡管在貝索斯的持續領導下,亞馬遜一直以來都沒有特別吸引人的盈利情況,甚至公開表示自己 “不追求盈利”。

不過不特別追求盈利不代表不能盈利,2016財年第二季度,亞馬遜淨利潤8.57億美元,比去年同期9200萬美元增長了831%,也比上一季度的5.13億美元增長了67%。

一面是不算亮眼的利潤,另一面卻是亞馬遜(AMZN)居高不下的股價。截止至上一交易日收盤,亞馬遜股價高達752.61美元。這一股價比 Alphabet(GOOG)的745.91美元略勝一籌,蘋果(AAPL)、微軟(MSFT)更是難以望其項背。如此計算,亞馬遜的市盈率高達309.81,蘋果還不到它的1/10.

亞馬遜、蘋果、Google 近 10 年股價變動,綠線是蘋果股價,紅線是 Google 股價。資料圖片
亞馬遜、蘋果、Google近10年股價變動,綠線是蘋果股價,紅線是Google股價。資料圖片

在趨利避害的股市中,如此高的市盈率實在是反常。但是支持這一可怕市盈率的原因,其實就隱藏在一個非常簡單的財報數據中。

將賺到的錢倒手又花掉,這就是亞馬遜

2016財年第二季度,亞馬遜營業收入304億美元,其中211億美元為產品銷售的收入,另外 92.8 億美元來自於服務收入。這一營收並不低,比微軟和Alphabet同一季度高了近100億美元。

然而高額的營業支出則讓亞馬遜的收入所剩無幾,最典型的則是物流費用(Fulfillment)、技術和內容開發支出(Technology and content)。前者為38.7億美元,後者為38.8億美元。

亞馬遜作為一個世界性電商平臺,居高不下的物流支出並不奇怪,即使是與第三方物流公司合作,這些成本依舊需要計算到物流費用裏。

而亞馬遜之所以能夠不斷說服投資者,原因就在於另一個大額支出——高達38.8億美元的 “技術和內容開發支出”,在亞馬遜的財報裏它等同於 “研發支出(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近 6 個季度亞馬遜研發支出占比。資料圖片
近 6 個季度亞馬遜研發支出占比。資料圖片

這一季度亞馬遜研發支出占比約為12%,與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比沒有發生太大變化,證明亞馬遜對於研發的投入還是比較穩定的。這一比例究竟能有多吸引人?蘋果最新一季的研發支出25.6億美元,占比6%,也就是說,亞馬遜單季度研發支出占比、絕對值都遠高於坐擁423.58億單季營收的蘋果。

蘋果研發支出占比。資料圖片
蘋果研發支出占比。資料圖片

所以,亞馬遜並不是不賺錢,而是把原本賺到的錢又花在了研發上,彭博社專欄作家Justin Fox認為:

當很多美國企業都在努力回購股份、削減成本,滿足季度收益預期時,傑夫·貝索斯和馬克·紮克伯格卻有著更長遠的構想。

在講述夢想的同時,亞馬遜也創造了世界第一

圖片來自:GeekWire
圖片來自:GeekWire

亞馬遜雲計算業務再一次使人感到震驚。——Fortune

雲計算部門使亞馬遜在持續燒錢的同時還能保持盈利。——Bloomberg

在過去的這個季度中,亞馬遜雲計算服務Amazon Web Service(AWS)的收入占比只有9.5%,卻貢獻了高達56%的營業利潤,可見雖然雲計算服務的發展需要巨額投資與研發,但亞馬遜的努力並沒有白費,AWS已經在發展10年後成為了亞馬遜的搖錢樹。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統計,截止至2015年第四季度,亞馬遜AWS占據了全球雲計算市場31%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二的微軟雲計算收入即使比2014年增長了124%,也只吃下了9%的份額。

圖片來自:Synergy Research Group圖片來自:Synergy Research Group

不過,又有誰能想到,如今這樣一個能夠靠高額利潤滿足亞馬遜巨額投資的業務,當年竟然只是方便開發者查詢商品信息,提高企業工作效率的內部工具。亞馬遜雲服務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可以說是亞馬遜的幸運,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AWS部門制定的巧妙營銷和發展策略。

首先,AWS的發展完全貼合了亞馬遜電商平臺的開發需求。在正式對外推廣之前,AWS的存在是將原本分散的服務器資源集中在一起統一管理,並為這些資源開發通用的接口。有了這些接口,任何一個項目團隊都能很方便地調用服務器資源,免去了不少溝通和適配的複雜流程。這樣的經曆為AWS構建了非常紮實的基礎。

其次,AWS以非常接地氣的方式積累了寶貴的用戶。在接受好奇心日報采訪時,AWS 首席技術布道師傑夫·巴爾透露,當整個AWS團隊只有7個人的時候,他就已經通過官方博客、技術研討會等渠道與開發者直接接觸,推廣AWS。這種推廣方式的優勢在於可以建立更加深入的信任關係,也可以讓AWS的發展適應開發者的需要,而不是讓開發者被動地適應一個新的雲計算平臺。所以在理解一線開發者的需求上,AWS有著天然的優勢。

圖片來自:The Next Web
圖片來自:The Next Web

最後則是與創業公司保持良好的關係。沒有人知道一家剛剛獲得天使投資的創業公司是否會成為下一個Google,但無論這些公司是否會繼續生存下去,他們只要使用AWS的服務,就要給亞馬遜交錢。如果這些公司最終成長壯大,由於他們已經適應了AWS提供的服務,數據也都保存在AWS服務器上,那他們能做的就只是繼續擴大在AWS上的花費,給亞馬遜貢獻更多的收入。當然,這筆支出怎麼說也比從零開始打造自己的服務器更便宜。

Instagram、Airbnb、Spotify、Netflix都是AWS背後的客戶。

如果光會描繪一個美好的未來,亞馬遜恐怕難以走到今天這一步。而雲服務的存在,則像是為投資者注入了一劑強心針,讓他們心甘情願地投資亞馬遜,不著眼於短期的財務數據。

一張畫了19年的大餅,造就了西雅圖的一代傳奇

1997年,傑夫·貝索斯發布了自己的第一封股東信。然而這第一封股東信看起來就是一個 “生死狀”,其中有這樣一句極具個性的聲明:

我們的投資決策將會著眼於長期的市場領導地位,而非短期盈利能力和華爾街回應。

……

與其謹慎行事,我們會大膽投資,前提是這筆投資可以讓我們有更大的機會獲得市場領導地位。有些投資會得到回報,其他的則會打水漂。我們將會從這些投資經曆中獲得寶貴的經驗。

在2016年初發布的股東信裏,貝索斯和往常一樣,再次對投資者進行了“洗腦”:

我認為亞馬遜非常重要的一個特點是失敗。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最適合體驗失敗的地方是亞馬遜(我們已經有了很豐富的經驗!),但失敗和創新是如影隨形的。想要變革,你需要有足夠的經驗,但如果你事先已經知道了一個能夠成功的方法,那就不算是經驗了。很多大的公司喜歡 “創新” 這個概念,卻不願意直面不可避免的失敗。

如今19年過去了,亞馬遜的體量、業績和業務形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貝索斯的態度仍然始終如一。雖然再次強調了自己不懼失敗的大無畏精神,但有了AWS強勁業績的支撐以及難以動搖的領導地位,貝索斯對 “失敗” 的偏好和一如既往地輕視投資者收益、短期利益反倒是給予了市場更強的信心。

1994年創辦於一座小車庫,挺過了互聯網泡沫,又幸免於08年金融危機,還能在堅持不追求盈利的時候獲得奇跡般的超高市盈率,讓向來短視的投資者相信遙遠的未來。有了殺手級服務的亞馬遜還能繼續在這樣的道路上 “任性” 多少年?(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