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科技 » 大趨勢 » 正文

学习工匠精神,国人还差那么一点点

2016-11-22 20:01:48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图片1.jpg

【亚太日报 虞超】“工匠精神”一直很火,很多人争先恐后的大谈这个热词,然而对于其中的内涵究竟了解几分,却无人知晓。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其实不难发现,“工匠精神”诞生自一个和中华颇有渊源的国度——日本。

“工匠精神” 的诞生地——京都

图片2.jpg

在日本定都东京之前,京都一直是这个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京都人比较保守,因此在这里你会看到很多拥有百年历史却不愿轻易扩大规模的中小型企业”,京都府上海事务所所长富冈一十见女士介绍说,“不过正因如此,这些百年老店才更好的诠释了‘工匠精神’”。

京都位于日本的关原以西,又称“关西地方”。在这里,有数千家创业200年以上的企业,其中最古老的要数诞生于1438年的“金刚组”。“金刚组”是一家建筑公司,但与众不同的是,这家公司负责修建寺庙。

在日本,修建寺庙的匠人们被称为“宫大工”,他们的技法通常是以徒弟制度传承下来的,但如果因此就单纯的认为宫大工都是使用传统技法的工匠,那就大错特错了。据富冈女士介绍,宫大工更善于不断学习和发掘新的技术和工艺,并将其运用于传统建筑的修复和保护工作中。

图片3.jpg

将现代技艺与传统建筑有机结合的宫大工

“在京都,很多新技术都诞生自传统企业或传统工艺”,富冈女士说。比如京瓷原本是生产精密瓷器的企业,却在半导体行业颇有建树;任天堂的游戏总能在业界掀起一阵旋风,却没人能猜到最初它的产品是花扎(一种日本传统牌具)和麻将;特别是日本引以为傲的生命科学技术,它的诞生竟然源自清酒酿造业。

图片4.jpg

谁能想到三大游戏帝国之一的任天堂,最初是做牌具的?

什么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是一种精益求精的态度,这并非一日之功”,富冈女士说,“更不可能是凭借一己之力就能做到”。她指出,工匠精神的培养,对一个人使用的工具、工作的环境,精神状态甚至指导的师傅都有着相当严格的要求。“例如在我们京都非常有名的清水烧(一种陶瓷制品),一个学徒需要学习三年的时间才能初步掌握这门技术,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师傅也许一句话都不会和学徒说,学徒需要细致入微的观察师傅的每一个动作,神情甚至呼吸都要尽可能和师傅保持一致。”

图片5.jpg

清水烧

“在日本,工匠们都会把自己的产品像对待孩子般精心呵护,他们认为,产品都是有灵魂的,因此一定要倾注自己的心血。”富冈女士解释道。而在这种心态下制造出来的产品,其品质自然有保障。但于此同时,工匠们也非常喜欢把“我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个”当成自己的座右铭,恰恰是这种不断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精神,使得“日本制造”成为国际市场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关于工匠精神的典型,富冈女士并没有列举任何有代表性的知名企业,而是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在京都,有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面包老店,曾经做出京都第一根法国长棍面包。当初,那位面包师为了学习如何制作法式面包,特意去学习了法国历史,尤其是法式点心的发展史,然后再特意远赴欧洲的美食之都法兰西,进修了三年,系统学习法国的面包烘焙理论知识和烘焙技术。学成之后,他也没有急着回到家乡,而是在东京继续学习和磨练自己的技艺,当他再度回到京都的时候,完美的口感使得“京都第一”的法式长棍面包名至实归。

“工匠精神”的学习需要自上而下

在现代社会,工匠精神诞生的前提条件是爱岗敬业,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制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企业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平等,对企业也更有归属感,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为企业做出贡献。“在日本企业主看来,每个员工都是不可替代的,都是这个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富冈女士说,“甚至连残疾人员工都能得到如正常人那般平等的对待,例如日本著名的医疗器械制造商欧姆龙,其员工有70% 都是残疾人,但每个人都坚信自己不比健全人要差,在消费者拿到产品的那一刻,一定没有人会想到,这些精密的医疗仪器是出自一群心灵手巧的特殊匠人。”

图片6.jpg

欧姆龙同样是工匠精神的代表

反观中国,或许很多企业的管理者在内心深处都不曾有过诸如“每个员工都有着自己的个性,每个人都是不可替代的”这种想法,在他们看来,员工不过是零部件,不能用了,随时更换。用人单位虽然在签订合同时会说诸如“我们不是雇佣关系,而是合作共赢”之类的话,但实际上被雇佣者和企业之间并没有太强的粘性,无法对企业产生深厚的感情,更难以热爱自己的职业——充其量,只是谋生的手段罢了。在一家企业,如果自上而下充斥着这样的想法,那么“工匠精神”也便无从说起。

“中国制造的产品质量很好,制造工艺也不差,真正缺乏的是一种精神,”富冈女士指出,要喜欢自己的工作,对自己的职业倾注足够的感情,这是学习工匠精神的基础。也许身为一个日本人,富冈女士说不出“爱岗敬业”这四个字,但几十年前那一串串令人熟悉的名字和渐渐远去的身影,让人猛然间发现,中国也曾经有许多极具工匠精神的劳动者,但现如今浮躁的社会使得他们精神的继承者变得凤毛麟角。

“中国的华南地区有许多企业渴望升级转型,很多当地领导也开始转变意识,和京都的中小型企业加强交流合作,力求对日本企业进行全方位的学习,这很让人欣慰”,富冈女士说。随着两国经贸关系的不断深入,也许不久的将来,中国可以重新拾起失去的东西。